塞上楼头残月照 文/崔富军 名人故事

塞上楼头残月照 文/崔富军

文字/崔福军千里冰封,万里心结。凯居·塞尚弯月,有多少心事。说听谁的,去旧日历,和新日历领导。远天遥远的天空冷风狂只看到渺茫,残月朦胧。星星满天。有许多建筑,但小屋是孤独的。不淡,只是因为你不会思考。...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