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子女都逃避的真相:总有一天,父母会老得像个孩子

  • A+
所属分类:随笔日志

电话打进来时,我正在订机票,准备出趟远门。我爸急促又恐慌的语调,顺着手机传来:“你咋啦?你在哪儿呢?你不是病了吧?你咋不往家打电话哩?”

佛教经典句子

我才想起来已经四五天没联系他们了。因为要赶稿子,我不得不关掉经常用的手机。父母坐在老家一栋空空的两层小楼里,依次给我打电话。在我打不通之后,他们开始考虑这件事。

一个说:“我猜出去不好。”一个人说:“我想发生了一些事情。”一个又说:“你会生病吗?”其中一个又接过话题说:“我怕她不会告诉我们什么。”

仅仅通过电话,我就可以大致想象他们之间的意识形态战争,因为他们担心我。

就像,我小时候,我妈得了肺结核,一度很严重。每次爸爸带她出去看病,我都坐在门槛上静静等待,等太阳落山,等母鸡回到窝里,等黑夜把村子包裹起来,等邻居的灯泡亮起来,不等它们回来。

在焦虑和恐惧中,我不禁想:“我妈妈是不是病得更重了?”“你在路上遇到坏人了吗?”\"自行车的轮胎瘪了?\"直到他们熟悉的声音在门外依次响起。

那时,我是一个害怕的孩子。现在,当他们老了,他们和我一样害怕。

2

国庆节那天,我带着丈夫和孩子回家。临走前,我爸像往常一样,把一袋面条、一壶油、一袋花生和一盒鸭蛋放在汽车后备箱里。

汽车开动了,孩子们一个接一个地向他们挥手告别。我们开车走了。从后视镜里,我看到妈妈追着车走了几步,爸爸跟在后面。我妈追着车走了几步,我爸跟着。

当车拐进邻村时,从车镜里我还能看到两个小影子站在村口。

那一刻,我想起小时候,妈妈去探亲,爸爸去赶集,我只好和她一起去。你不放我走,我就哭着追他们到村口,所以绰号“踢脚”。

那时候,我是那么的依恋他们。就像,他们今天很想我。

爸爸来找我体检的时候,我们去门口的餐厅吃饭。他爱吃面食,所以我给他点了一大碗特制面糊面。

他的病,在肠道里,不能吃太多。当我没有吃完面条时,我对他说:“你吃不完也没关系。不要吃它们。”他把头埋在碗里说:“我能完成它。很好吃。可惜我写不完。”

那一刻,我想起6岁那年,他带我去城里探亲。我晕车,吐得很厉害。下车后,他在路边花一毛五给我买了一碗馄饨。我也吃得很好。

那时,我还是一个从未见过世面的孩子。现在,他还没来得及看清这个世界,就已经生病变老了。

我带我爸去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一个熟人。从远处看,我们都看到了对方。我拉着爸爸的胳膊去打招呼。我爸爸赚了钱,但他跟着我。我了解他敏感的内心,害怕他不够好,让我难堪。

我向朋友介绍:“这是我爸爸。”听完,我爸赶紧伸出他那双用来干农活的大手,紧紧握住朋友的手,热情地说:“你好,你好。”

那一刻,我想起我考上大学的时候,他带我去城里戴眼镜,一路遇到熟人。他介绍大家:“我女儿,上大学,带眼镜去。”

那时,他是一个以我为荣的父亲。到目前为止,他不知道,但我一直以他为荣。

前几天我姐姐来和我住在一起。在她回家之前,我们去商场给父母买衣服。因为尺寸问题,我打电话回家问妈妈。

和妈妈商量的时候,电话里传来爸爸的声音:“别买了,衣服太多穿不下了,谁买谁就打我!”

后来我妈给我打电话,说我爸穿上我们给他买的新衣服,到处炫耀:“我女儿买的,里面可以保暖。”

我在“哈哈”的笑声中想起小时候,爸爸在山西煤矿工作回来,给我和妹妹买了一双红色的皮鞋。我们兴奋地穿上它们向朋友炫耀,但当我回家时,我不小心掉进了粪池。

那时候我还是个爱穿新衣服的孩子。如今,我父母的口是心非就像一个孩子。

过年回家想喝妈妈做的什锦蔬菜汤。饭做好后,妈妈反复跟我解释:“太咸了,太咸了。不知道是盐加多了,还是加完了再加。我会再为你做一次。”

我盛了一碗,尝了尝。真的很咸。坐在桌前喝完之后,我对她说:“我的口味重,吃起来刚刚好。好好喝,再喝一碗。”

我妈高兴地去厨房给我盛饭,我想起小时候,农忙时节,她和我爸起五更打黄昏地下地干活。为了让他俩回来吃上热饭,够不着锅台的我,搬个小板凳学做

所有子女都逃避的真相:总有一天,父母会老得像个孩子我妈妈高兴地去厨房给我做饭。记得小时候,农忙时节,她和我爸五班起床,黄昏时分在地下干活。为了让他们回来吃热腾腾的饭菜,我够不着锅,于是我搬来一个小板凳学着做

饭,但总是做不好。

有时粥糊了,有时面咸了,有时馒头蒸了。就这样。我怕他们觉得我傻,我怕浪费。慌慌张张,他们回来了,打开锅盛了饭,边吃边夸我:“妓女长大了,饭就熟了。”

那时,我害怕做错事;如今,他们已经成为了害怕犯错的父母。

不管是冷是热,我妈都会和村里的一群老太太沿着新修的柏油路锻炼身体。不会跳广场舞的可以从东村跑到西村,再从西村跑到北村。

“等我身体好了,就不用担心你了。”她像个孩子一样答应了我。字里行间透露的是,我们害怕生病,害怕给我们带来麻烦。

她已经很虚弱了,在过去的两年里她承受了很多痛苦。去年住院的时候,我陪她在医院,问她想吃什么。她想了很久,说想吃葱花鸡蛋面。

我让餐厅的厨师给她做了一个碗:炒葱花、炒菠菜、碎鸡蛋、煮面条,倒进锅里。我知道怎么做,因为小时候,每当我生病的时候,她都会给我做这么一碗面。

那时候我还是个爱吃妈妈牌鸡蛋面的孩子。现在,我妈妈想像个孩子一样吃鸡蛋面。

做了两次手术后,爸爸逐渐康复,还在忙着种地。我们兄弟姐妹轮流做他的思想工作,都被激怒了:“农民不种地,就是不把生意做好!”

倔强的他,一生种下土地,对田地和谷物,播种和收获都有着特殊的感情。在生长缓慢、季节反复的乡土世界里,他是那个有骨气、随意驰骋的人。

我们打不过他,所以我们把大部分土地承包出去,留下两亩地让他种。他留下的土地太少了。忙了两年农活,他试了又试。毕竟他买不起粮袋,也不会开农机。他坐在门槛上感叹:“老了,我真的做不到。”

那一刻,我想起了小时候的他,身高1.8米,光着脚,背着100多公斤的粮袋,随风走着扛着到货架车上,从来不累。

当时我以为他永远不会变老。现在,他的衰老速度比我能想象的还要快。

当我再次打电话回家时,我爸爸接了电话。

在电话里,我问他:“你在干什么?它在哪里?你刚才为什么不接电话?有什么不对吗?”

我爸清了清嗓子说:“我和你妈要去市场买菜。”但在电话里,空荡荡的走廊里的回声和躲躲闪闪的语气仍然让我想起一个地方——医院。

“在医院,谁病了?”我焦急地问。“你怎么知道自己是千里眼?”我爸不好意思地笑了。

我妈妈病了,但幸运的是她很好。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和我爸已经相互勾结,用善意的谎言欺骗我。

那一刻,我想起了我读书的时候,摔断了胳膊,丢了粮票,得了肠胃炎,就这样骗了他们。

那时候,我还是个渴望长大的孩子。现在,他们和我的孩子一样大。

10

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我们是父母的孩子。

我们害怕他们离开,被抛弃,总想成为他们的骄傲,渴望他们的偏爱,被他们的饮食习惯所影响。当我们长大了很多年,遇到一种味道就忍不住想家。

后来,我的父母和孩子一样大。

他们希望我们和他们在一起,希望我们能走得远,希望得到我们的关注,又怕给我们添麻烦。他们像孩子一样蜷缩着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依然放不下自己的孩子,甚至忘记了整个世界,而记住了我们最爱的食物...

那一刻,我们终于会明白:

生命是轮回,气度是回归。

我们永远是父母的孩子,最终也会成为孩子的父母。

父母永远是我们的父母,父母也会和孩子一样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