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是什么 |作者: 沉香

  • A+
所属分类:精选散文

何石回来了,穿着红格子围裙,认真地补了最后一遍漆。

秋天,他回到家乡,为大一的女儿把专业从装饰设计改为会计。之前大家都说等我女儿毕业了,父女俩会携手装修,前途一片光明。但是他不想让他的女儿再做这份工作了。“太苦了”。

何石是这个装修团队最信任的师傅。他身材矮小,眼神清澈,笑容真诚,做工干净细致。夏天第一次粉刷墙壁的时候,由于其他工人的疏忽,楼下渗水,天花板被淹。大家都慌了,只听他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后来,我回忆起他的话,然后我尝到了我的自信。接下来,他按照工作程序有条不紊地逐一处理了——。

结果工期延长了,我们在交流中熟悉了。有时候他在工作,和我聊天的家常和平淡的话语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42岁时,他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以前媳妇一起画画,小儿子放学就回去,孩子的父母不能缺席。尽管他常年在外工作,但他从未放松对孩子的教育。他们都很明智,很有动力。他的儿子成绩优异。如果他考试不及格,他会自责和哭泣。勤奋的孩子很早就开始做事。去年,当他在家里盖房子时,他从屋顶上摔了下来,摔断了腿。当他女儿度假回来时,她哭了。如果他因为某件事生气不吃饭,三个孩子就一起跪着,直到他回到饭桌上才吃饭。一个人养活一家五口不容易。粉刷墙壁时,乳胶漆会溅到头和脸上。即便如此,他认为油漆家具比以前好得多,那种油漆更令人兴奋。他曾经咳嗽有血丝,但换工作后就正常了。

说起他身上的这条围裙,他会笑。这条围裙是他媳妇在家做饭时穿的。他们的父母在他们13或14岁的时候订婚了。他们年轻时经常见面。他们非常尴尬。他们远远地看着对方,然后走开了。媳妇大一岁,和他一样高。结婚前,有人把她介绍给县里比他有钱的人,她不喜欢。20岁时,他们结婚了。20多年来,他们很少吵架,互相让步。在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皖北油菜花盛开的乡村,不远处的两个村庄,一个憨厚的少年和一个美丽自信的女孩不期而遇,匆匆对视,避开了,喃喃自语:“哦,这是我的妻子(丈夫)。”虽然日子不好过,但心情轻松明亮。谁说这不是终极浪漫?

这是一个跨省市工作的时代。高速铁路和高速公路变得越来越方便。如果你有话要说,你可以回去。离开家乡的感觉不再那么沉重。何石说,他所在的皖北有几万人在安做装修或其他生意,有的有十个人,有八个人在安。包括这支装修队的师傅,无论月收入是2万元还是8000元,大部分人都花300元在城郊村租房,每天早起熬夜穿梭在城市的各个工地。他带着一个装修家庭来到这里。前不久,我女儿嫁到了长安区的一个镇上,结婚的时候办了一个酒席。我家人说她在家乡表现不好。在他们那里,娶一个媳妇要花几十万。我们开玩笑说他有两个女儿,将来会不会不富裕?他笑着摇摇头,说:“我不会那么做,我不能卖女儿吗?”

随着新年的临近,这个项目快结束了。何石在外地的建设还在进行,按照往年的惯例,直到春节前几天才回家团聚。多年来,他为家人盖了房子,封了院子。再工作十年,孩子们就自立了,回到了老家。我家乡的空气又好又舒服。我们也说过,等我们老了,退休了,我们就有机会看到他,看到他亲手盖的房子。他一本正经地说:“好吧!”

心中憧憬的人自带光明,就连深冬笼罩在阴霾中的天空似乎也被他们拂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