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苍耳 :本文作家: 赵玉明

  • A+
所属分类:爱情短文

苍耳,在我的家乡,大家都叫它“ ”。因为全身都是刺,粘在衣服上不会自动脱落,所以可以用手剥开,故名。

很多年后,当我得知这种丑陋的水果有这么一个优雅的学名———苍耳,上面长满了狰狞的小刺,在我眼里瞬间变得温柔起来。

苍耳在我家乡的田野里随处可见。我小的时候苍耳很可爱,绿叶子,紫色的枝条,一束小花,没几天就长成小苍耳了。小苍耳嫩绿色,没有细小的刺,毛茸茸的,拿在手里感觉很软,让人觉得难以忍受。太阳暖暖的,雨露湿润,苍耳开始变绿,渐渐长大,密密麻麻的小刺,却不扎手。他们满心欢喜地挤在路边,伸长脖子看世界,像女孩子的眼睛,充满惊喜和好奇。

秋天,苍耳成熟,叶子凋零,一簇簇苍耳挂在坚韧的树枝上,颜色发黄,长满苦涩的穗,形状像刺猬。外观不舒服,没有任何观赏价值,具有一定的破坏性,农民故意避免砍柴。但这些不影响苍耳的心情。他们静静地、平静地站在路边,等待一场旅行的盛宴。每当顽皮的兔子和野鸡经过,苍耳就迫不及待地把自己挂在它们的皮毛上,开始一路漂泊,默默无闻,快乐地旅行。

在哪里到站,在哪里下车,不是苍耳说了算。当这些小动物在跳来跳去的时候,挂在它们身上的苍耳一只接一只地掉在地上,它们来不及和姐妹们告别,就在不同的地方定居了。苍耳的着陆点不仅仅是一个目的地,更是一个新的起点———因为它们已经融入了地球的生活,它们快乐着,等待着再生的来临。

春天,我期待着苍耳发芽、破土、开花、结果的无数个日日夜夜。它们伸展着柔软而充满活力的叶子,孕育着新的希望和梦想。当我春天去秋来的时候,我的梦想仍然是无尽的。

我从北方漂泊到南方,十几年没见过苍耳。那天走在公园里,看见玫瑰园里有一株苍耳,黄茎黄叶,手持一簇簇苍耳,站在鲜红的玫瑰旁边。虽然是陪衬,但很淡定优雅。

我惊喜地俯下身,仔细研究起来。当我在另一个国家遇到一个老朋友时,我突然想起了那种亲切的感觉。亲爱的苍耳,你是从我的家乡,从遥远的北方,跨过千山万水来的吗?可能是粘我毛衣的那个?也许是我妹妹扔在我头上的那个?

我很想带回家,但我知道花盆不是它的家,阳台也不是。这些局促的空间只能适合它优雅地成长,却不能把它的灵魂放在追求自由上。即使是依附,在坎坷的道路上,面对不可预知的未来,也很容易开自己的花,唱自己的歌,做自己的梦,走自己的路。

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能拥有苍耳一样的坚韧和冷静?

苍耳无家可归,它的生活是不断行走的生活。或许在路边,或许在碎石里,或许在山丘里,或许在田野里,无论命运把它们放在哪里,苍耳都能生根发芽,坦然面对。每一站都是它生命中快乐的歌,快乐的驿站,梦想的见证。

人生如苍耳。当你遇到坎坷的道路时,你应该像这苍耳一样站在你的面前,依然在红玫瑰的花园里昂首挺胸。面对玫瑰的美丽和金菊的优雅,他们不卑不亢,站在自己独特的风景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