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煌星 、网友: 今生有约

  • A+
所属分类:随笔日志

“卖杏、甜和面、麦黄杏!……”

在迈口,有一个小贩在我的车道上推着一辆车,当他看到有人来时,他兴奋地喊道。我买了一整袋。

咬下去,真的又甜又面,很过瘾。我一连吃了一打。

在水果中,比起苹果,我更喜欢杏儿。不幸的是,苹果在杏儿不会长久。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叔叔的厨房前面有一棵杏儿树。它的树枝长在屋顶上,叶子又大又圆,成熟了,变得晶莹剔透。被咬下来的时候甜如蜜。我小的时候不会爬树,就从墙角爬到奶奶家的屋檐下,跨到舅舅家炉子的屋顶上,偷着杏儿吃,从酸涩豆大小,一直到又甜又熟。我记得杏儿又嫩又好吃,还带着一口果汁,但是成熟的比较晚。村民们跑过小麦店,抬高田地后,它总是开始变软。一天,晨雨过后,天空充满阳光,一棵树的叶子晶莹剔透,若隐若现的杏子像玛瑙一样明亮。我爬上屋顶,自己拉树枝摘杏子,脚一滑,人就倒了。好在屋檐不高,树下还有一堆麦秸,有惊无险!在叔叔阿姨们的连连尖叫中,我一骨碌滚了起来,羞愧地和丫跑了。

叔叔的杏儿树给了我太多太久的回忆。初中的时候,杏树因为房子的翻转而被铐上了镣铐,为此我暗自伤心了好几天。

记忆中有一次,我妈用小麦换了两斤黄杏子,叫我拿着去姐姐家看侄子。出了村就开始数数,走一会儿,吃一个;走了一会儿,我又吃了一个。我心里说,还有,再吃一个就行了。因此,在人们进入我姐姐在柴门的家之前,杏儿只剩下几个了。最后我干脆蹲下来把那些都吃了。自然,回到家也不敢告诉妈妈。这是我因为偷食物而对妈妈撒谎的很多次之一。

恋爱的时候,我和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经常坐车回家。在迈口,我有一次送她,路过乡村集市,在小西桥买了一斤杏子,用汗衫刷了一下,然后想吃,人家只吃了一个,就给了,说不喜欢。我相信它,我吃它。很多年后,我才意识到其实她也很爱这一口,只是当时她很惭愧。结婚后,有一年我们一起回家帮助麦,路过村里的一片杏林。虽然不是“没有办法进入杏园”,但却是“马倩忧郁满枝”。我为了老婆去买,就在路口下了车,狂喜地离开了。在杏店里买杏子不像街边集市。你可以在所有的杏店里挑选。不仅价格比市场低,杏家人也会尽最大努力带着笑脸吃。在称重之前,人们已经吃了半斤。因此,我总是渴望小麦成熟,回家收割小麦。如果当时我是盼着回家收割麦子的话,不如说我更真实地记住了糖醋杏。可惜不知道为什么。几年后,当我再次路过这个村庄时,杏林被砍伐了。

麦黄杏,顾名思义,是一种黄澄澄的麦口杏。到达“长夏”后,田里的麦穗被金浪覆盖,这种杏儿也在黄澄澄展出。成熟的杏子总是五颜六色,多汁,就像一个圆型的年轻女子。有时候路过某人的树篱,风中突然出现一颗杏子,忍不住流口水,流连忘返。成熟的杏子无风而降,农民们总是在七八年后成熟的时候抓住市场。有些家庭无暇顾及小麦,杏子落地,让人心疼。作为一种水果,杏儿有很多种,比如绿皮、红皮、黄皮、水晶色、桃子等等,味道也是五味杂陈,酸、涩、香、甜、面,所以我什么都喜欢吃。和苹果相比,杏儿“寿命短”,这大概和存储有关。超市里有一种杏干,肉不多嚼不动,味道和鲜杏子差远了。我非常喜欢杏子罐头。汤粘稠,呈橙色,质地很好。可惜杏子很少,现在连那种罐头都不多见了。如今,虽然在超市可以买到杏子,但我总觉得房子里的东西没有杏园那么真实,让人咀嚼和品尝。

也许,引起我食欲的不仅仅是那几颗麦黄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