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底怀旧 ;投稿来源: 王学艺

  • A+
所属分类:爱情短文

留恋的是和我一起长大的麦秸屋,风箱产生的烟雾,纺车划出的连绵不绝的长线,下一代再也无法理解的三叔二叔七婶八婶。

我说乡愁是基础,孩子们都笑了,因为他们这一代人冷漠,不知道那是什么。而父母面前的人,除了睡觉,都离不开它,离不开它每天默默的陪伴。

那笛也叫那鞋底,在鞋底形成之前说那笛也是准确的。现在人们只在绘画、书法、影视作品中见过,女人一手拿着脚掌,一手拿着大针,就固定下来了,却不知道一张看似完美的单幅画怎么能把纳迪表现的淋漓尽致。

基础很硬。不硬就不穿。大针上的麻绳不像线那么细,中指上的顶针排列着整齐的凹点。凹点的作用是抵抗针的底部,防止其滑落,让手指可以利用自己的力量让大针穿过鞋底。这是一个非常集中的动作,书画定格的只有这一幕。特别是针穿过鞋底拉麻绳的嘶嘶声,就像历经千辛万苦走向胜利与光明,汹涌的河水顺流而下,让人心旷神怡。

你知道吗,一个鞋底包含成千上万个这样的重复动作。

你知道鞋底是怎么做的吗?用来做鞋底的材料叫架子。首先,用梳子梳理出两三英寸长的非常光滑的碎片,看起来蓬松松散。然后把过去积攒的破布搅出来,选个晴天,打开风箱,点上火,加半壶水,搅拌半碗厚面糊。这叫面糊。

将糊状物搅拌并冷却。把旧布铺在院子里早准备好的旧门板上。把浆糊放在布上做底座,把麻坯一缕缕地粘上,然后把布铺好,把麻坯粘上。这样就把几层粘牢,晒干,做了个架子。

有切鞋底的样品。切几块,小心地用白布敷上。第一道工序是沿着底座搭一圈麻绳,鞋底和白布固定。在地基中间,绳子封得很紧,一个鞋底就这样完成了。

有趣的是,女性在取鞋底的时候有一个不经意的重复动作,就是不断地把针尖擦在头上。本来头上是有头油的,所以女人下意识的擦头上分泌的油,是为了让针在穿过厚厚的粉底时容易打滑。

夏天,村民们围坐在村子里乘凉,聊天,领基金会。冬夜,女人们用煤油灯嘘嘘。反正一年到头都会遇到人。

平时女人都是拿着麻绳来的,大拇指和无名指的肚子之间发出麻坯嘶嘶声。不一会儿就长了一块,平日里他们准备用鞋底,但是拿不到。

淘气的男孩小时候被打过。大人们生气的时候,没什么可拿的,就把鞋子脱了,扔在屁股上和鸡蛋上。鞋底疼但不伤筋骨。

做一双鞋需要很多个日日夜夜,表现出很多的努力和心血,凝聚了无数的深情和辛苦,穿在脚上感觉特别珍贵,特别有意义。这在任何情况下都是当今机械流水作业无法比拟的。

那鞋底是乡愁的缩影。但每次想起这些过往的场景,都能让人安静,让人回味,也能让人在忙碌疲惫之后停下来惆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