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点幸福 ,笔者: 幸福的囚徒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往年清明节,海安的会议市场总让我几个毛爷爷破费。虽然我觉得自己好像什么都不缺,但我去了那里,总是买很多我认为有用的东西。

海安这个会议城的历史挺悠扬的,具体细节开始的时候真的查不出来。反正我既然能走,清明的时候海安就会成为我们的磁场,在十里之外,吸引我们一个接一个的聚集在那里,利用有限的经济繁荣市场。

今年,从经济的角度出发,我决定省去这次海安之行。清明去扫墓,后来去了台州。然而,清明过去已近五一,现在这个集市变成了短命的集市,一个月后几乎无法关闭。

熬了很久,看到身边的人一个个从那里回来,聊起在市场上看到的。我终于没有忍住,觉得如果不去,可能会错过一些好的。

周末下午,你宁愿呆在家里看电视,也不愿和我一起去。我开心无忧,就借着买蚊帐的名义,把老公口袋里的钱都拿走了,一个人上路了。

在古城海安的东、西、北、南门,我们在全盛时期一个个漫步,从日出到黄昏再到薄雾,然后拖着酸痛的双腿回家,看着大包小包的胜利果实,心满意足地叹了一两句。

但是现在,从时间和兴趣上来说,我是不允许这样做的。

自从我上次去购物以来,好像已经有n年了。很多事情都可以在网上解决,所以我从来没有在网下找到过方便。当网络向四面八方延伸时,人们就不常走动了。

从东门出去。

海安还是很热闹的。即使清明已远去,也依然阻挡不了那些想在这里找到一些物美价廉的商品的人的热情。

我发现变老最大的好处就是不会一时冲动买华而不实的东西。

我曾经爱繁荣,花和植物,珍珠和装饰品,和我骨子里的华而不实。今天我可以从容地走在他们前面。

看多了,我终于意识到它们也是一种纠缠,就像我再也不会梳那些复杂的发型一样。很多时候,马尾辫的美在于它的简单。

简单是最持久的东西。

前些年,我在这里的时候,基本上能够买到叶三的衣服,让我的钱用得其所,用得其所。

但现在我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比如身高1.6米的杨,正处于大孩子的尴尬中,买衣服也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树和巴拉巴拉的衣服就没那么好穿了,即使打五折,比起那些不出名但质量过硬的衣服,我的平衡还是以孩子和季节比例增加的速度向这边倾斜。

你个子小,什么衣服都可以穿,上半身很美。那些漂亮的衣服在海安的市场上卖得像大白菜一样便宜。有时候,一百块下来,他们可以带着装满衣服的袋子回来。

当时最占便宜的是老公。他太瘦了,不用试着去哪里买衣服和裤子。他只是要求人们选择最小的尺寸。在海安,当地名牌裤子的破码产品,比如左门夫人,各种款式都可以随心所欲,有时候二三十块就能买到一条。

几百块之后,我上下有好几具尸体,但是自从我从印尼回来,在我的努力和他自己的积极配合下,我的体重直线上升,我已经完全摆脱了结婚时的96斤。在水平面上维持了十几年,怎么喂的影子都不胖,进入标准行列很光荣。因此,我不得不在海安待更多的时间,只能从一些品牌中选择购买适合他尺码的裤子。

但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幸福的。在海安,钱还是要花的。

如果可以少花钱,让生活更美好,为什么一定要花最多?

所以,逛到天黑后,我就回家把奖杯拿出来,一个个试穿。看着他们崭新的样子,我又一次体会到了能干的家庭主妇的小幸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