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落 ;投稿来源: 三大爷养的猫

  • A+
所属分类:世间百态

四月的风不大,还能把野葛成熟的嫩芽吹得满地都是。毫无顾忌,绿汁逐渐由深变浅,消失在最不安的地方。

桌子靠近窗户。当风吹动喷泉里的水时,会弄湿课本。风大的时候会把葛根的芽吹到桌子上。每个女生都喜欢这个位置,我也是。

第一次见他是因为我的语文作业,浅蓝色的眼镜,凌乱的头发。那一眼,我就像走在湖边,脚下是悬崖。我在犹豫,但我深深地陷入了。我只能看到微弱的光和荡漾的涟漪,越陷越深。我在田野里骑着自行车,只能看到黄澄澄的水稻和两边的格桑花,它们遮住了高原上的蓝天。风涌进我的眼睛,我的脸,我的衣服鼓起。我只是往前走,在湖里越陷越深。这次我掉到了湖底,没有光,只有一个看不见的深渊。

就像王子身边只有一个公主一样,不是每个灰姑娘都有王子,也不是每个女孩都是灰姑娘。她们也可能是丑女孩。三栋教学楼大部分是实验楼,没有人上课。教学楼上空高高的黄阁树,遮住了教学楼之间的直线凝视,也遮住了我的直线凝视。在教学楼的第三栋,走上最右端的楼梯,第二颗葛藤刚好遮住了我对你的直线凝视,却遮不住你与你相遇的宿命。我蹲在地上,捡起葛根芽送到嘴里。太酸了。

葛根的叶子绿了三倍。

我再也没见过他。

野葛的叶子绿了三次,我还是没见到他。

高中毕业后,我在那个深湖里看不到任何光。高原上的夏夜,星星闪烁,电话里传来他的声音,咳嗽,打火机,人字拖,没有闪烁的星星。每次咳嗽都会让我的肺有点裂。我看到一个打火机在点烟,挤进只有一张床和一张床头柜的屋顶房间,看到他弯曲的手指在床边的抽屉里找东西。湿热的空气打湿了他的内衣,他软软地躺在床上,凝视着漆黑的夜晚。

葛根的叶子绿了四次,我遇到了他。

二月,高原上温暖的春天来了。我带着电脑下班回家。有人向我走来。我抬起头,低下了头。我的头嗡嗡作响。是他。我看到他的嘴唇闭上了,他凌乱的头发保持着,我反映在他的眼睛里。

市中心很吵。我在红灯前停下来,夕阳映在我红红的脸上。这座城市第一次如此安静。

我也喜欢窗户,在那里我可以看到他的手指因为打篮球而弯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