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菜面 ,投稿: 橙子

  • A+
所属分类:精选散文

在广阔的北京,只要老乡聚在一起,就绕不过去,那一定是那碗酸菜面

王先生的家乡在南水北调水库附近的泉水村。在70年代,当他缺少食物和饮料时,他有足够的鱼和虾。(王先生说的时候,一个在岛上长大的同事也有同感,点点头说鲍鱼海参够他吃了。),有一次他下水,摸了一只大乌龟,换了2.2元,带回家让婆婆买白面和五花肉,做了一个泡面。

先生,我还有很多话要说,忍忍吧。

制作酸菜最好的方法是先过一次霜。初霜过后,所有的菜都味道鲜美,菠菜不再涩,大白菜开始甜,腌菜变脆……,这似乎是一个人的生活。经历了风霜雪雨,才会收获生命的甜蜜。

最好用几毛钱一斤的腌菜。家家户户都是成捆买,成捆洗。每棵树都盘绕成一个大球,就像一个年轻女子身后的编织发髻。它是深绿色的,灵活而充满活力。它一层一层装在干净的大缸里,缸里留一半空间,倒入开水,溺水,盖上盖子,静静地呆在角落里发酵。

多少成群的细菌在大桶里默默复制繁殖,风云激荡。天气好的话,一周内腌菜会酸脆可口,天气冷的话,半个月就好了。

取出酸菜,切碎,放入锅中加热,将葱、姜、蒜、辣椒、红辣椒炒香,倒入腌制好的肉片,发出咝咝声,放入切碎的酸菜。酸菜的香味混合在清新的香味中。虽远非秋云清、琥珀明的状态,但它的芳香之气依然扑鼻而来,完美!

炒熟后,将青红椒炒热,倒入一大锅水,烧开水,将面条在锅里滚几下,撒上一些盐和葱蒜末,放入大碗中。

老乡回家吃饭,肯定是事先约定好请你吃酸菜面的。否则,平均每天通勤2小时的北京人会为了一口饭跑那么远。

大家吃饭的时候都汗流浃背,像打篮球一样。他们吃的是面条而不是感情。

我儿子上大学,周末回家。他说:“我太喜欢我们的数学老师了。就像我爸的口音,说话都是一个味——,全是酸菜面。”。

我和老公笑了,发现这个数学老师真的是邻村外出的数学家。

你同意见面吃什么?听说西五环有酸菜面。让我们在那里吃饭。

我去的那天,天上下着大雪,我吃了一半。我拉开窗帘,小屋被厚厚的一层雪覆盖着,雪花一朵朵飘落。我和数学家的妻子吃了一大碗泡面,在热天牵着手在雪地里散步。

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就像散落在世界各地的种子,但我不认识对方,但我珍惜一碗酸菜面。

婆婆不相信丹江水库流出的水能让酸菜这么好吃。有些人从老家来北京,叫人拿个桶,从深绿色清亮的酸汤里捞出酸菜。酸味诱人,像是开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辫子,春天种,冬天收。

出门前,王先生反复解释:“手上有油的时候不要碰酸菜。你一定要好好保存我的酸菜。”。

袁枚在《与园食单》里说的真好:不能用糖炒色,不能用香料炒香。说到刷白,很伤口味。

丹江水库的水,泉水村的菜,附带的地方风味,都在这碗泡面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