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佳 、创作: 阿晔

  • A+
所属分类:爱情短文

父亲送了桃子!

他在电话里说,“从山上去石家庄,拿给你。”

我说,“你应该和我一起去,就几天。”

父亲和所有的父母一样,吃着美味的食物,想着孩子。孩子吃不下饭,心里有一种遗憾,说了一年。看到我们吃到嘴里,才觉得舒服如释重负。

家里有桃树。

只要我还记得,我就能吃到大红嘴桃子。坐桃类似于现在的神州桃。它个头大,含糖量高,独特的土壤气候使它味道鲜美。孩子们很幸运,家里有几棵桃树。在困难时期,它可以弥补食物的短缺。桃叶是极好的野菜,可以和玉米粉混合做干粮蒸“辛苦”也可以喂猪当饲料。桃仁可以卖钱,桃核能可以当工艺品。桃子的种类很多,有樱桃、毛桃、六月红、八月白、晚桃。六月红六月熟,桃肉红似血,酸甜可口,但吃起来酸酸的,慢慢回味甘甜,红色像红色印在嘴上;八月白熟,秋后树坳晚桃熟。品种这么多,我们可以持续享受桃子的甜度,夏秋时节嘴里也没有碎果。当老师的父亲受过教育,有思想的时候,他自学果树嫁接技术。欣赏他在桃树上的艺术创作。普通桃树嫁接桃子、六月红、晚桃,使一棵普通桃树的价格提高数倍,扩大了院内好桃的数量。更有趣的是在桃树上嫁接李子。“桃和李”,果实兼具桃和李的风味。

这些桃树源于一位热爱生活的父亲。不勤劳的人没有福气。院子前后最多有几棵自然生长的毛桃树。毛桃不好吃,也没人来。我们家有许多桃树。桃子成熟时,枝干红红的桃子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也会让飞鸟注意。它们唧唧喳喳想吃桃子,黄蜂抽着嘴盯着食物!

春天,桃树把灿烂的桃花带到我们的院子里,围绕着房子,房子前面,房子后面,左边和右边,有五颜六色的桃花,香味和蜜蜂嗡嗡作响。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自然受到熏陶,我们无比热爱生命和春天。

桃子怕磕磕碰碰,细皮嫩肉,有点“娇嫩”,怕磕磕碰碰,轻轻一碰肉就不好了。在树上,桃子是明亮的。明亮的桃树离开树后,随着汽车的颠簸和碰撞,有些已经坏掉了。颜色依然鲜艳成熟,但是城里人不买不吃这些破损的。父亲开始后悔了。他带了一大盆桃子,至少有两个品种。他自己都舍不得吃,最多吃地下的东西,一直给我们留着。留着吧,我们不能回到任何人身边,最后我们必须来。无论谁来,都要吃掉或送人。看着这些“受伤的桃子”,如果不吃,就辜负了你爸爸的长途送货。对着他的脸,我洗了洗,吃了一些好桃子。星期天我去新工厂值班,我在饭盒里装了一些桃子。

桃树是一种到处生长的树。在平原长大的同事,老家也有几棵桃树。他父亲去世多年了,他很少再回家。当他看到我带来的桃子时,他知道是我老父亲送的。眼圈发红。“你有爸爸送你桃子。多好啊!回去只能看到院子里空无一人,我们家的桃树无人问津。”

看着步履蹒跚70年的父亲,想着摘树上的桃子,拎着一个大包,在清晨5点朦胧的晨曦中,坐小客车到县城,颠簸了几百里,走到了我在省城家的五楼。往返票价一百多元。我能买多少桃子?然而,他送的不仅仅是桃子,还有父亲的爱和亲情。桃子是他培育的。从开花到结果,他希望我们能回去吃,寄托了父亲的希望。

桃子和桃子不同。市场上的桃子是用钱买的。家里的桃子买不到。有了亲情和爱情,家乡和母亲河滋养着我,有了深厚的父爱,家乡的桃子难买。是亲情和乡愁,还有对父亲的真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