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胡的春天全文免费阅读 我解开岳内裤好滑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那你有没有想过,以沈芸的财富背景,霍家兴为什么一定要娶她?”霍金帆突然问了一个问题,让李顿时愣住了。

霍被迷上了。“你不是不清楚霍家兴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这个女人的路线真的很奇怪,他怎么会娶她回家呢?”

相反,李被儿子的话吸引住了,但她还是觉得不对劲。“也许他是个马屁精,所以霍家兴和你一样迷失在他的脑海里。”

“别忘了她的第一次是我的。”霍用一句轻松的话反驳了李的自言自语。

李沉默了,房间里安静了一会儿。她站起来推开门,看了几下。确定不在外面后,她低声问:“霍家不缺钱不缺权,霍家兴能要什么?”

霍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小声的说,“她是木香的女儿。”

“沐翔?!”李突然提高了声音,甚至惊讶地站了起来,但慢慢地她又坐了回去,仿佛她因激动而豁然开朗,“我理解霍家兴的心态。”

“嗯。”霍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那你还想说什么?”

当李看到儿子还躺在床上时,笑着说:“我儿子一向有分寸。我知道得太清楚了,但只是提醒你,你可以和她交往,但不要让她留在北苑。那里有那么多值钱的东西,我不喜欢这个女人,她妈妈也是小偷。”

“嗯。我有点累,想睡一会儿。你让她和我一起来的。”霍金帆冷冷的交代了句,然后浅浅的闭上了眼睛。

看到霍不想再说话,李回应说,“好吧,我和她有几句话要说。”

说完,李转身迈步出了门。楼下那个叫沈芸的女人局促地坐在沙发的角落里。当她看到李向楼下走来时,她连忙站起来低声解释。“夫人,四爷好了我就自己走。别误会我。”

李踱到面前,骄傲地看着这个娇小的女人。她自然看不到这个沈芸脸上有任何魅力和妩媚的气息,但如果她不喜欢,她就不喜欢。这种感觉来自女人天生的直觉。她轻轻哼了句,“你挺关心我儿子的。”

“我没有……”

“我不会问你和我儿子的事。”李说了一句让很惊讶的话,这让她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然而,李补充道,但她感到震惊,无法回过神来。“但是我禁止你告诉他霍霍成贤是他的儿子。”

沈芸的脸瞬间变白了。她以为只有霍家兴和沈媛清楚,但李也很清楚。

但是如果李知道霍成仙是她的孙子,他为什么不承认呢?

其实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告诉霍。她想等一个成熟的时机告诉霍,霍成仙其实是他的儿子。但是现在李居然说了这样的话,这让感到不知所措。

“你觉得委屈吗?我只是自己的儿子,更别说孙子了。”李哼了一声。“你不应该生下这个孩子!你知道霍家也很复杂吗?为什么霍家现在愿意养霍成仙,就是想用它来要挟金范和我?”

沈芸低下头,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她握紧拳头轻声说:“我从来没有打算把这件事告诉四爷。你放心,霍成先是我亲生儿子,我自己会想办法要回来的。”

“我相信你是一个敏感的女人。”李好像要走了。“如果那一天到来,希望你能咬死不承认。因为我不会认出来。”

李走了,并没有为难她,但是关于霍成先的事情在的心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虽然她不知道李是怎么知道霍成仙的,但她想到李那双有力的眼睛,她就要死了。

这的确是一个自私的长者,但如果她不自私,也许她就不能成为霍灵爵的第六夫人,甚至打败其他五位。可以看出,她经历了很多考验和磨难,她比任何人都鄙视家庭关系。

我就像我自己的儿子,更不用说我的孙子沈芸了,她相信自己的话。

霍金范还躺在上面,又病又发烧。如果她是一个普通的母亲,她怎么能只关注教训,而对霍的病视而不见呢?

她把霍成先的事情隐瞒了这么久,也没必要让霍金帆知道。沈松了一口气,走回楼上。

霍金帆闭着眼睛睡觉,沈芸过去把杯子里的冷水换成了热水,又伸手在霍金帆的头上测了测温度,才放开发烧,又摸着他旁边的小凳子坐下。

李瑟娥看何裕那状态,沈芸觉得霍金帆有些可怜,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霍金帆的眼神很温柔。

她想起上次他抱着霍成先的状态,明明是父子。就算一年不看几次,霍成先也是真的和他亲热。

不幸的是,霍可能不知道他这辈子还有个儿子。

想到这里,沈芸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

她的手突然被握住,奇怪地看着霍。他微微睁开眼睛,小声说了句:“让你当保姆,却有些浪费了。明天到公司报到。我已经为你安排了一份工作。”

沈芸的眼睛突然亮了。她不相信地站了起来。“真的,真的?”

然而,她反而有点失望地松开了肩膀。“但是我没有身份证,无法进入工作岗位。”

我负责公司。我已经和财务部打招呼并交了简历。我的月薪是用现金支付的。”霍说这些话的时候有点累了。显然,他的病并没有完全治愈。

“好的,谢谢四爷。”沈芸笑容甜美。“等你好了我再汇报。”

“我没事。”霍揉了揉的太阳穴,慢慢坐了起来,然后掀开被子,倒在了地上。沈芸冲上前去帮助他。霍看了她一眼,然后淡淡地说:“你先搬出北苑,公司会安排宿舍的。尤兰达稍后会来接你,帮你办理手续。”

沈芸愣了,虽然霍金帆安排了工作,但也说明她想和霍金帆划清界限,不过这可能也和她的愿望一样,虽然好歹还有些失落,但最后还是高兴地答应了。
袁泉来接她时,身后有个跟随者,叫何飞飞,据说是一起办理入境手续的。尤兰达也小声对她说,钓了很久,终于钓回霍了。

何飞飞为了自己的面子回应道。“我得到了水前面的月亮。嗯,我擦了你的光。”

何飞飞干脆和沈一起住在宿舍,从李婆婆家搬出去了。谁让有她讨厌的李呢?

霍公司专业生产仿古工艺品,远销海外,在国内有很好的市场。沈芸过去的主要工作是当设计师,这是一个很好的现代名字。由于是古董工艺品,需要在作品上勾画一些装饰图案,需要有经验的画家来做。

而且因为何飞飞没有这个专业技能,他的工作就是策划。比如每天看最近的新闻点,外国人对中国手工艺品痴迷,如果中国出土了什么好东西,要不要复制?然后,把这些放在一起,做一个规划报告,提交给公司审核。实际执行是沈芸该部门的事情。

两人一前一后把行李搬到宿舍。何飞飞在房子周围看了很久,很惊讶。“别说霍对你真好。听说其他员工宿舍都是大同房,六个人住两室一厅。我又擦了你的光,住在一个房间一个大厅。”

这个房间和一个大厅配备了简单的家具,但一些生活费用是完整的。卧室里有两张单人床。听说尤兰达跑去做了。

沈芸还是喜欢这个地方,至少比北苑更像一个温暖的小家。

她拿出衣服挂在衣柜里,刚出狱后摸着装着各种文件的文件夹,再回忆起今天入职时财务的异样眼光,不禁皱起眉头。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办完户口和身份证,不能一辈子靠霍。也许有一天他会对她感到厌烦。

何飞飞也不急着收拾,直接躺在阮的单人床上,揉着枕头说:“哦,你不知道。今天公司说你的空降设计师有背景有背景。”

“你为什么不说你在这个计划中有背景?”沈芸奇怪地皱起了眉头。

“怎么会是我?”何飞飞托着腮帮子,“你是临时设计师,给公司财务开了个先例,所以我的小规划师只拿月薪。”

沈芸不得不耸耸鼻子。“这叫专业。”

“听说这只是霍名下的一家公司。他不会经常来吗?如果他不常来,你们见面的机会就不多了?”何飞飞有点好奇的问道。

沈芸想了想,暂时应该不会,毕竟霍金帆不是唯一的公司,他对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了。

显然,他叫她离开北苑,这就是李的意思。

李还是不希望他们靠得太近,很明白。

搬出北苑快一周了,霍再也没出现过。

“走了,收拾好东西,匆匆赶到公司,说下午两点有个会。”何飞飞催促沈芸。

“是你吗?”沈芸很快就挂上了衣服。“你和我不在同一个部门。”

“我忘了!”何飞飞出现了,“我还说你为什么这么着急,我现在就去!”

沈芸苦笑着看着何飞飞迅速穿好衣服和鞋子,摇了摇头。到现在,他也改变不了这种急性子的性格。

“你听说了吗?沈的设计被公司空降。听说霍先生特意请公司照顾他。”沈云刚收拾完办公桌,听到身后有人在窃窃私语。

她假装没听见,低下头继续忙自己的事。

突然,她的手机响了,何飞飞给她发了一条短信。“执行董事要麻烦你了!你小心处理!”

说到魔鬼,一个穿着米色连衣裙的女人,瓜子脸和柳眉,浑身散发着一种冰冷的气质。她径直走向,问道:“你就是从上面直接送下来的沈设计?”

沈芸站起来笑着回答:“你好,我叫沈芸。”

/[/k12/我是公司的执行董事,霍先生不在的时候具体负责。”这个谢依霖说话非常简洁有力。当他上下打量沈芸时,他明显地露出了对他情敌的一种审视。

它值得成为程楠女性心中的白月光。……她只是在霍的多余安排下,所以她被带着敌意看着。

沈芸轻轻地咳嗽了一声。“谢总,如果什么都没有,我就继续工作。”

“嗯。/[/k13/这只是部门主管安排的。谢依霖看了一眼后,冷冷地说:“希望你尽职尽责。霍将军的特别交代,我印象不深。如果做不好,这份工作能不能保证?对了,我觉得霍一直没提试用期的事。试用期工资总共三个月只能支付60%。你觉得有问题吗?”

沈芸轻轻地摇了摇头。“没问题。”

“然后”谢依霖勾搭上了下一个冷笑,颇有敌意。“加油。”

沈芸点点头,回到桌旁坐下。结果,她的手机震动了。她看到了何飞飞发来的信息。“现在登录霍的内网,然后注册自己的账号。有好消息!”

这个何飞飞简直就是个八卦天后。

沈芸打开她面前的电脑,按照主管的要求,她在内联网上填写了自己的信息。主管对她很好。毕竟她是尤兰达直接安排的。当她打开内网时,看到上面有一个红色的字母:霍先生要来公司检查,各部门都准备好了接待。

沈芸的手微微颤抖。霍金帆来了吗?

我已经一周没见她了,她不得不承认她很想他。如果不是因为工作繁忙,她可能根本无法抹去对他的思念。

他不应该为了她,而是为了他的工作。

沈芸想到这,冷静了下来。后来,他干脆申请了一个新的MSN。添加何飞飞后回复:“你的白月光来了?”

“亚残奥,是你的朱砂痣吗?”何飞飞很快回答,“小心,这个女人绝对对霍有敌意。”

“孟晶晶几乎是未婚妻候选人。你认为她打扰我有什么意义?”沈芸回答。
“她会和那排的女士惹上麻烦吗?我只能找到你这个小坏蛋……”

沈芸没有看清楚何飞飞的话,但她在公司里听到了“哇”。她下意识地抬起头,看到霍金帆穿着黑色西装,眼睛上戴着银框眼镜,遮住了眼睛末端细长眼睛的魅力。他只是扫了一下办公室,就和谢依霖一起上楼了。

他前呼后拥,周围都是人,这种感觉一下子把距离拉长了。

沈芸连忙回头。公司里的人都在谈论她和霍金帆的关系,甚至引起了谢依霖的注意。她最好小心点。

而且,霍已经给她安排好了工作,按理说也没有什么可满足的。毕竟她是小员工,但对方是公司老板。

“啊,太帅了……帅成了我的白月光……”何飞飞的煽情话又发了,沈芸真想笑。

可能是因为霍不经意的一瞥,心里有点失落,连画画都有点走神。

就在沈芸有一张不用笔的素描时,尤兰达突然出现在她的办公桌前,敲了敲桌面。

其他人都下意识地看着沈芸。谁不知道尤兰达是霍身边的红人?他突然来到沈芸。由此可见,确实与霍有着说不出的关系。……

尤兰达有点尴尬。他低声对:“沈老师,你中午去哪里吃饭?”

“嗯?”沈芸指着他带来的布,“我带来了午餐。”

“太好了。”尤兰达几乎立刻松了口气。“去散步,和我一起吃晚饭。”

沈芸张开了嘴。她其实想拒绝,但尤兰达眯着的眼睛迫使她怀疑地拿出饭盒,小声说了句:“去食堂?”

“走吧。”尤兰达没有多说什么,就抓住沈芸离开了。

办公室里的其他人都面面相觑了好半天。也许沈芸实际上是尤兰达的朋友?难怪霍总是不看这边就走过去了。如果是尤兰达的关系,霍总应该照顾一下。

沈芸被尤兰达拉进了电梯。她有点疑惑地问对方,“邹特珠,什么事?”

尤兰达指了指上面,“上去再说。”

电梯明显是指向最上面的,霍金帆的办公室,沈芸紧张的抱着饭盒,她有点不明白尤兰达的意思。

尤兰达果然又露出了一脸红颜祸水,这让她特别不解。

办公室的门关上了。尤兰达把她领到门口后,自嘲地问道,“那沈小姐,我想和你商量点事。我已经在楼下的食堂点了一些饭,然后你可以和我一起换你的饭盒。”

沈芸很尴尬,但是我今天做的很简单。”

尤兰达奇怪地挠了挠头。“不知道。总之,这个星期,我得麻烦沈老师了。”

“什么意思。四爷想吃我做的菜。”虽然站在外面没有看到对方,但沈芸犹豫着要不要确认这句话。

“就这么叫吧?”尤兰达一直懒得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纠缠这种问题。哦,不,就像小情侣谈恋爱的问题一样,她抓起沈芸手里的饭盒,指了指门外旁边的一张桌子。“沈老师,你就在那等着吧。”

沈芸皱起了眉头。她实在不喜欢这种感觉,就摇摇头说,“不,我中午不饿,先下去上班。”

说完,她转身朝电梯走去,不管尤兰达身后的表情如何。

尤兰达拿着饭盒一头雾水,这个女人是什么意思,连这张脸都不给?

他转过身,非常无助地走进办公室。在宽敞明亮的落地窗前,霍手里拿着一支烟。他眯起眼睛保持这个动作。有时候听到尤兰达进门,他会转头问一句:“?”

“是的。是的。”尤兰达恭恭敬敬地把饭盒放在霍的办公桌上。“但是沈老师今天做的有点简单。我还要为你点几道菜?”

“ No. ”霍漫不经心地回答。“她做得很好。”

尤兰达看了半天饭盒,说沈芸可以做得比餐馆厨师更好。让霍四爷想了这么久。

她在哪里?在外面。”

“ No. ” Yolanda尴尬地小声回答:“她说如果中午不饿,就不吃了,去下面上班。”

霍金帆挑了挑眉毛,转身款款向自己的位置走去,声音一沉。“你刚才说什么。”

尤兰达额头渗出一点汗珠。其实像他这样对眼力价格非常了解的人应该能猜到在霍金帆心中有着不一样的地位,但是天知道为什么他总喜欢给一些绊子或者惹麻烦的东西,可能是因为他真的觉得她配不上霍先生。

为了那个孟晶晶,他绝不敢。也许他骨子里还是喜欢欺负人。

尤兰达结结巴巴地说:“对不起,先生,我做得不好。”

“算了吧。去食堂自己买,寄给她。”霍对供认不讳。

“是的,是的。”

……

自从沈芸甩了尤兰达的脸后,这个男孩终于变得更加和蔼可亲,但后来沈芸每天都会煮更多的饭,拿一个干净的盒子和他一起打包。约兰达中午来给他,他没有上楼。

反正霍不打算见她,只在这里待一个星期就白上了也说不通。

当沈芸正在努力工作时,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她突然听到霍的声音,她惊呆了。“四……”

本来想叫四爷,没想到这是个公司,她就改了名字,“霍总。”

霍简短地说了四个字,“上来了。”

沈芸愣了,看着今天是最后一天,霍金帆居然愿意见她?

但这一点她错了,因为刚推开门,就发现谢依霖站在霍金帆的办公桌前,手里拿着沈云刚前几天递过来的素描作品。

“霍先生,谢先生,有什么事吗?”沈芸站在桌旁问道。

她以为自从公司开始在尤兰达和她之间传播暖梅,谢依霖就不会再麻烦自己了,但似乎她错了。

把设计图和一个文件夹交给霍·。“霍先生,这些图纸是沈洛小姐做的,但是文件夹是我们企划部提交的。沈洛老师的作品没有一个是按照规划要求设计的。我不知道这位小姐是从哪里得到这份工作的,但她完全没有遵守公司的规章制度和程序,这真的太有问题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