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稻香 |转载人: 鲁先圣

  • A+
所属分类:精选散文

在今天的城市里,无论宴会有多奢侈,最后都不可避免地要端上一盘各种各样的窝头。每次看到一个窝头端上来,心里总有一种酸酸的暖味。我遥远的巢,你已经走上了城市的盛宴,成为了特别的宝藏。我们怎么能想象呢?

1978年,我离开村子,在镇上读初中。由于离家十几里,学校规定一次要带一周的干粮。所以每个周末,我妈妈都很忙。爸爸妈妈先去村头的石磨磨粮食。因为是给我上学用的,我妈从几个小布袋里拿出几颗黄豆和高粱放进磨眼里,而不是像往常一样只放玉米或红薯。大约需要两个小时,十几公斤的干红薯、大豆、高粱都会被磨碎。然后我妈妈很忙,把面条做成两大锅玉米馒头,就像军用沙盘上的小山。

晚上,我妈妈在厨房里用铝箔把蒸好的玉米面包冷却。这种三面窝头酥脆香甜,普通人很少见。父母通常在家吃统一晒干的红薯。那种窝头往往因为干红薯变质而充满了酸味和霉味,不易咬粘,像球一样有弹性。每当我妈用她自己做的又大又大的网兜给我装窝头,我拎着它去学校的时候,我就暗暗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让全家人都不要再吃纯红薯做的窝头,吃这种白面窝头。

在学校,学生通常每餐吃三个窝头,而有些学生吃四个。每天晚饭前一个小时,我就拿着笑网袋放在学校食堂的大蒸笼里。几乎都是均匀干的红薯,像我拿着一个三面的,但是几乎没有。他们是一样的,但不会混淆。有的大一些,有的小一些,有的圆一些,有的扁一些,大家都不会混淆。铃响后,学生们冲到食堂的蒸笼前拿走他们的窝头,整个校园充满了米香。一般白色的小毛在周四开始长,我们就先用水洗干净再蒸,但是没有同学会大方的扔掉,因为比家里吃的好吃。

那时候老师经常在吃饭的时候来找我们说:“上了大学就可以吃白馒头了。”在一些教室里,一些学生甚至在墙上画了一个窝头和一个白馒头,中间画了一个箭头,生动地展示了远处的差距和目标。

我一直吃着妈妈做的窝头,直到1982年我考上大学,离开了鲁西南那片贫瘠的土地,离开了给我吃窝头增强筋骨的父母,开始了吃白馒头的过程。

现在我家乡的人已经不吃玉米面包了,但它并没有消失,它自信地冲到了城市的盛宴,成为了城市人的好产品,这可能是我父母没有想到的。窝窝头跟着吃它长大的人一起冲向城市,成为城市不可或缺的元素。我觉得这是一种必然,这是一种永恒,因为它不再是饥饿的干粮,而是一种记忆,一种食物,一种文化。

但是,吃我的玉米上中学的经历,在当时幼小的心灵里被认为是一种人生的煎熬,而今天却是我人生中取之不尽的人生财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