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回忆奶奶 ,投稿来源: 杨夏

  • A+
所属分类:精选散文

细雨淅淅沥沥,四周都是薄雾。虽然刚过中午,但天气多云时已是黄昏。趁着周末,我又踏上了这条小道,麦田里碧波里奶奶的坟墓——艾草飘动着,没有任何特别的悲伤,但我没有感觉到眼泪。

奶奶的生活很艰难。她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父亲。一位失明的母亲历尽艰辛,把她和两个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姐姐抚养成人。十八岁时,她因饥饿和贫困被迫离家谋生,却被人贩子拐走。幸运的是,她遇到了一名士兵,这名士兵抓住了人贩子并救了她。后来奶奶没有选择回家,而是嫁给了一个比她大20岁的国民党军官,我爷爷。也许她结婚后有一段时间很幸福,吃得很好,但在我叔叔出生后不久,整个国家都解放了。爷爷想家了,别无选择,只能逃到台湾省。相反,他回家了,这开始了另一轮的痛苦。

回到家,爷爷拖着他在战争中受伤的病体,干不了什么重活。在国内外,他都依赖祖母像男人一样忙碌。这期间,卜儿、三伯和我父亲相继出生,我父亲身后还有一个弟弟。我五叔才几个月大。“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奶奶没有流泪,漫长的磨难让她擦干了眼泪。她只有三十六岁,她的父亲八岁。

当时一个女人独自带着五个未成年的孩子,难以想象。看着满脸菜色的孩子,尤其是那些没有奶吃,被喂了汤的孩子,已经骨瘦如柴,眼看着活不下去的五叔,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把五叔送去山里收养,以免饿死。五叔离开了三十多年。我记事的时候,五叔回来认奶奶。他说他不怪奶奶。奶奶这么做是为了让他活着。哪个母亲愿意分离自己的骨肉?

后来“文化大革命”通过,高考恢复。我父亲是我们街上最早考上师范学校的四个人之一。很多年后,奶奶提到她还是满心欢喜,她的话里也写满了欢喜,但她为了让父亲上学,挨家挨户借钱的时候,从来没有提起过过去。

就我记忆所及,虽然现在还没有空余时间,但是衣服和衣服都不缺,家家户户还能过日子。奶奶已经七十岁了,满头银发,满脸皱纹,背驼着。人叔很孝顺,奶奶却坚持过自己的生活。有两个房间,一个外面是厨房用的炉子,另一个里面是卧室。那时候,柴火不够用。我父亲给奶奶买了很多山里的森林柴火,但她不怎么用。她经常捡一些树枝,扫一些落叶当柴火。奶奶唯一的爱好就是抽烟,烟瘾很大。当时她已经病入膏肓,咳嗽了一夜。她去了几次医院,都没有成功,这是多年积累的慢性病。几十年的辛苦,她已经习惯了什么都自己咽下去,抽烟可能只是为了止痛。

现在,日子越来越好了。我已经长大了,也参加了工作,但是没有机会去孝敬奶奶。她早已沉入黄土,孤独的坟头蒿草摇曳。希望天堂的奶奶不再生病,健康快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