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贾故事 、樱理惠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对家乡的回忆

文本/Aekous_flower

在没有人的地方,人类生活的痕迹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后逐渐消失。我不记得下午有多久没回老家了,但不管怎么说,这是我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这里的一切触动了我最深的记忆,仿佛我的童年发生在昨天。

爷爷还住在这里,由二叔照顾。爷爷小屋旁边是我家。房子看起来荒凉失修,红漆厅门生锈了。只有锁是新的,暗示偶尔会有人回来修。主房间旁边的侧屋房顶塌了。我靠过去的时候还在想会不会有野兽从里面冲出来。院子没有我记得的那么大。南墙附近的花园里种了两株杨树,它们不再是我记忆中的树苗了。小白杨已经顶着屋顶,布满了天空。树长得比人快!印象最深的是门口的那棵常青树,当年在路上用手捡的。它是不小心插进土里的,它居然活了下来,长得非常茂盛。看着看着,心里觉得很感慨。这棵常青树见证了这个村庄的兴衰,也见证了我的成长。

我放下水果和食物,和爷爷聊了一会儿。我准备离开。心血来潮,决定不按原路返回。我选择了村子东边附近一条熟悉的路回家。在路上,我经过了云韵的家,她成了一个富婆。可惜,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的友谊了。徐刚的店已经转手,门口坐着几个熟悉又陌生的老人面孔。可惜我分不清怎么按辈分给他们打电话,只好埋下头路过。哎,小时候的大河怎么变得这么小了?肯定有记忆偏差。一个小时后,河水清澈了,慢慢地流着。我的朋友们在这里钓鱼和摸虾充满了快乐。直到现在,它还经常出现在我的梦里。梦里,我和小时候的玩伴回到这里抓鱼,婷婷的小河带着小孩子的声音在村里久久回荡。~ ~阿荷的超市也关门了,但是好像还有人住,还没搬走。我一路骑车南下,路过小军家和大龙家,都已经冷清了。

突然,我看见阿津骑着一辆电动车。我们面面相觑,无言以对,面面相觑,目瞪口呆。过了一会儿,我们到了远离村子的主干道上,看见阿宝戴着墨镜骑着摩托车,开着他往村子里走。我的青梅竹马!我们还依稀记得彼此,名字也没有忘记,可是为什么我们会远到今生?只有一瞥和惊骇的表情……。到了村口,道西家的游戏厅还是记忆中的样子,除了没变。河边建了几间小屋,院子里总是围着纱布,以防蚊子。整栋房子的外围只有一个绿色的标志,上面写着这是一个游戏厅,在别的地方看不到,就像普通的庭院一样。

回来的路上,两边都是笔直的水杉和小叶杨,算是我家乡的特色了。它们永远在我的记忆里,在晚风中摇摆,仿佛在说,阿英,你回来了!别忘了你的家乡!一定要再回来!我在心里默默答应,放心吧,这是我的家乡,我会再回来的!他们仿佛听到了我的心声,树叶哗啦啦地响了起来,就连盛开的紫薇花也开心地笑了。

家庭里程

正文/迎春

我的家乡,就这样,猝不及防。

记得有人问我:你追求过哪些美好的梦想?我说那是我记忆中的故乡。这个词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淳朴,安抚了离开多年后的漫长岁月里的漂泊生活和精神。

我的童年是在鲁北农村度过的。我祖父的房子建在河边,入口是一个大厅,前面挂着宋河延年等中堂画,两边挂着象征庆忌的对联。下面的方桌通常会放一些接待用的日常用具,比如茶壶和碗。我在那里读了一些古诗,一开始让我觉得很别扭,很困惑,但是让我后来的梦飞了起来。《诗经&中土》;《大牙》说:“凤凰鸣,于高刚;吴彤出生在朝阳。”小时候,在反复背诵古典诗词的同时,心里太容易生出一些幻想,然后梦中一只凤凰振翅而去……

故乡是一首无法哼唱的思乡之歌,常常成为暗夜里的幽幽哀叹,成为人生漫漫征途中不可或缺的慰藉。的确,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即使是没有老房子的人,也要回家。

情感的积累,思想的流动,再一次路过家乡那条小河的流水,再一次经历过去成长的岁月。回头想想,曾经让我着迷的老房子,今天依然是我心中不变的家。

一切都很好奇,很熟悉。泥土的醇香和树枝的清香依旧。我认出了我的过去,我的脸感到雾蒙蒙的惊讶。我接触的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半夜传来纺车“吱呀”的声音,暗暗透露着沧桑。这种追求可能只回应最初凝视的瞬间,也许是桃花的惊艳,嫩绿色桑迪的草,几朵浮云。雨后,河面上突然涌动的微光……冲过春天,阳光一扫而空,呈现出一望无际的绿色。我这辈子都忘不了的,无非就是这样的片段和小小的回忆。如果说人生的成长是一个不断获得的过程,那也是一个不断失去的过程。我又一次看了看我人生开始的地方。平时的生活经历就像一条鲫鱼,生活一片寂静,我就感受到了久违的激情。

家乡,大多位于村庄腹地,远离喧嚣与繁华,默默的倾诉着辛苦一辈子的孤独。最接近土地的古色和土墙顶的庭院,构成了一个村庄不可替代的过去时光。我静静的盯着它那苍老的,几乎散漫的样子,眼神来来去去像风一样。没有人停下来,也没有看底部受损的部分。很多年过去了,用“ long ”来形容之后的时间可能太笼统了。曾经沧海难为水,欢乐变成了沉默,浓浓变成了光明,感知有了隐忍的存在。谁会走近,聆听老房子的忧伤?

袅袅上升到空中的烟雾早已烟消云散,一切都一瞬间一瞬间飘散。有喊叫声在我耳边响起,现在回想起来就像是来自远方世界的呼唤。

家,家庭,乡村习俗。我深信祖先在现实生活中一定遇到过一些波折,会有一些尴尬,一些与我无关的事情。

我只是一个人在这里停留一分钟。

我家乡的月亮

文字/城市农民

有家乡的人总会有乡愁,这是缘分。怀旧携手并进,成为游子身体的一部分。很多旧的记忆在忙碌的白天记不住,但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人物接踵而至,毫无缘由的进入梦境。即使在梦里,我也隐约知道村子已经拆迁了,房子,大树,小河都没了,我应该在南京,怎么还能住在这里?试着保持,试着看,试着靠近,可是离我越来越远,我的心越来越焦虑,我从梦中醒来,我的心有点痛,我的眼睛湿了。天很黑很静,乡愁突然蔓延开来。

怀旧是一种淡淡的悲伤,可以浅尝辄止但不易表达。源于对旧时光的深切关注和怀念。有人说,出现在你梦里的那个人,是在想你。是的,我的老父母一定在想我,我的家乡一定在想我,又到中秋节了,家乡的月亮一定在想我,我想回家!台州虽然不远,但我经常回去,但我还是和父母兄弟在一起。短暂的相遇,永远是刻骨铭心的思乡之情的九牛一毛。一踏上回南京的旅程,新一轮的乡愁又开始了。家乡是职场,家乡是港湾,所以不觉得辛苦,心里却充满喜悦。当我回家时,我的心能获得一种力量。

推开门,我妈跟她打招呼,笑着说:我刚说到你,这么快就到家了。我父亲已经病了很多年了,他不能轻易移动。他坐在椅子上向我挥手。看到儿子回来,他们非常高兴。父母越来越老,我却很少能和他们在一起。他们每天都迫不及待地想见他们的孩子,但我们只讨厌忙碌。珍惜当下,陪伴当下。三个人坐在一起聊天。我妈妈说得多,我听得多。虽然发生了小规模的城市化,但仍有一些关于壮族家庭的消息。母亲聚在一起:张的儿子不孝顺,不和父母住在一起;李的老人活得很长,九十多岁了,身体还很好。王家生意很凶,现在发了大财;赵的孩子很争气。他们今年被大学录取了。……我一边听一边笑,插了几句话。我知道这些人的过去情况,现在的情况只能由我妈介绍。我问我爸妈最近身体状况,我妈报喜不报忧。她反复安慰我:很好,很好,你安心工作。想帮他们找个小时工,父亲颤抖着说:“别看了,我们能行,省钱,珍惜幸福。”

聊东方,聊西方,想聊哪儿就聊哪儿。突然想到一件事,问妈妈:过去的中秋之夜你都吃了什么?妈妈说了很久的这段话,让我回到了遥远的过去。当时月饼有限,又穷又苦。中秋节,家家户户都要做一些糖烧饼,拌面条,发酵馅料,拍平,粘在锅里。孩子大喜过望,大人太累。晚饭前,烧饼做好了。大人们受不了粘在盆上的剩饭剩菜。加点水,加点面条,加点青菜,煮一锅咸汤。但是现在几乎没有人自己做糖烧饼,想吃,就去店里买现成的。

下午哥哥姐姐侄子来了,每次外地的人回来,都是家里放假,大家开始做晚饭。两人坐定,敬父母一杯,父母很有成就感,看着四代人生活在一起很满足。吃完饭,我妈下楼拜月,一些月饼,一些烧饼,一杯茶,一炷香。天空中有许多云,月亮不时缺席。我妈对着月亮鞠躬,嘴里不停地祈祷。昨天找了个赏月的好地方,高岗生态园,人少,灯光暗,空间开阔。

现在叫生态园。低洼处为水面,堆土处为山坡。它就像一个模型。但三十年前,是一片荒地,杂草丛生,小河沟渠交叉。白天无法到达,晚上有一盏灯在移动。我跟着两个兄弟去抓虾螃蟹,赚了点钱买油和盐。抬头一看,乌云散去,月亮出现了。月亮还是那个月亮,河不再是那个时候的河,风景也不是那个时候的场景。时间和空间交织在一起,我感慨万千。面对家乡的拆迁和改变,我不认同“家乡不倒”的念叨。当年,一个人毫不犹豫地离开了家,为了看看外面的精彩世界。你不能只生活在一个霓虹灯闪烁的城市,而是要求你的家乡让煤油灯亮几十年。父母兄弟在哪里,家乡在哪里,老朋友老朋友在哪里,家乡在哪里,今晚的口音,土地,月亮都是真正的故乡。这个月我曾经给古人拍照,但是古人出门太久,到老了才回来。他们经常没有意识到家乡的变化。“现在临近我村,见人,一个问题都不敢问”,就算问孩子,也是白问。在现代交通发达的同时,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可能多的抽出时间回家,随时感受家乡的变化,让我们安慰父母,让家乡感动和漂泊。深夜,爸妈都睡着了,小区一片寂静。我推开窗户,凝视着月亮,明亮洒在我身上。我轻轻打开音响,齐豫的天籁开始唱佛经。“荷花遍地开花,一片净土……”。家乡的月亮让我的心平静如水。

我梦见了我的家乡

文/醉

昨晚做了个好梦,又回到了老家。

我的家乡在一个很深很深的山里面,不属于山,但是偏僻绝对不比山差。在湖北省的地图上,地名标在我家乡的镇上。只有在县城的地图上,我们才能看到一条发源于我家后面山里的河流的名字——洛梅河。虽然家乡贫瘠偏僻,生活一点诗意都没有,但洛梅河这几个字还是很有诗意的。每次背完这三个字,我都迫不及待地想让自己的诗蓬勃起来,写一写他。我珍惜自己终究不是诗人,写不出充满骄傲的诗。

我们村是一个自然村,有200多人住在里面。它植根于陡峭的山脉隆起的腹部“ ”。一条小河蜿蜒流过村庄,村民们自然跟风,住在山边。那些房子有的骑在河岸上,有的依附在岩石上,有的蜷缩在洼地里,有的隐居在林荫中,有的独居,有的面朝南,有的西高东低,全村土墙黑瓦,窗明几净,木门错落有致,自然和谐。

家乡按家谱分东西。大房子的人住在河的西边,小房子的人住在河的东边。

村里的一些硬件设施主要位于西头。村里唯一的水井,洗衣服的池塘,打谷碾麦的稻田,一个胡祠堂,一台12马力的柴油机,一个每天工作的高音喇叭,一个有点口吃的生产队长,都在西投。洞头只有一个旧碾米槽,是由一个破旧的牛棚改造而来的。形成了“东西在西,人气在东”的局面。

从西端到东端,有一条青石铺成的路,从胡祠堂后面直接通到东端。两边都是砖房,雨雪天从青石板走到东端也不会淋湿。

我们东边有一栋上厅下厅的连体建筑。讲堂以砖木结构为主,门窗刻有传统木雕图案,古色古香;下殿为砖石结构,大门用汉白玉雕刻,颇为雄伟。村子里的婚礼和葬礼将在这里举行。特别是请客什么的,主人和客人都会坐在班里,最重要的客人就坐在桌子上。村里的老人每死一次,就要把棺材抬上法庭,他的后代就在这里醒来,亲朋好友也在这里祭奠。我不明白为什么死者要被送上法庭。直到有一次,村里一个矮个子男人上吊自杀。他是当时当生产队长的老人的儿子。他当时三十多岁,死因至今不明。然而短头死后,他并没有被抬进班里,只是在自己家里被操纵。原因是他死了,大三了,没有资格向班里顶礼膜拜。后来我慢慢意识到,这也是一种规范,是对那些被尊重的祖先的一种尊重和认可。我对这种做法充满敬意。

我家老房子在上塘东翼。和上堂并列两房。它是青砖结构,上面覆盖着木板。上塘附近有一个间作厨房,东边有一个休息室。那是一栋老房子,民国手里的房子。我的祖父母可能住在那栋房子里,我的祖父住在那里,我的祖母住在那里。我爷爷在我出生前就去世了,奶奶后来也去世了。我妈嫁给我家的时候,正好她家没落,一贫如洗,风雨飘摇。父亲年轻的时候很有魅力,不管家里的事,只和朋友赌博,晚上从不回家。眼看我家就要翻船了,忍气吞声不死心的是我妈。直到父亲浪子回头,我的家庭才充满活力和希望。

我和我的三个哥哥在这座老房子里度过了童年和青春。我对老房子印象深刻,充满感情。直到现在,我的梦都是这里的场景,喜欢超越,看到爸爸妈妈也是过去的场景。我拿着豆角一样的煤油灯在这里,看着父亲的藏书,看着我用积攒的零钱买的绘本。我也在同一个煤油灯下,围着壁炉听着老人的故事,看着妈妈日夜摇着纺车,纺着苦涩的岁月和童年。

老房子里的灶火,冬天灶前的暖火舌,小满后的新面粉香,秋天楼上太阳筐里的栗子,竹筐里的红葱头和白露柿子片霜后的甘甜,地板上老鼠活泼的打闹,四季清晨屋檐下的炊烟, 大人叫孩子回来吃晚饭的地方口音,麻雀在波纹屋檐下的喋喋不休,蜘蛛在天空织网的悠闲。

我还记得小时候和一群朋友一起玩。夏天到了,池塘里清澈的水在荡漾,水也不太深。它只能淹没裤子,还有许多鱼,非常小的鱼,马龙用小指指着冷子,五颜六色的狗屎钢片。夏天的中午,我们总是偷偷把米筛拿回家,用一些新磨的小麦粉做诱饵,撒在米筛上,在石头里靠近缺口的阴凉处慢慢沉到底。抢着吃了点面粉,他们玩得正开心的时候,突然用手把筛子举起来,一群活泼的马姑冷子照顾着。阳光下,小鱼的鳞片闪着银光,有些闪闪发光。有时候觉得不够。有些胆大的伙伴直接摸缝隙。有时候我会碰很多鱼。当然,如果我不小心发现了水蛇,我只会尖叫!这是我小时候喜欢的一款游戏。

池塘边有一口井,一年四季都是水,清澈见底。上山工作的村民,放牛放羊的年轻人,总是喜欢抓一束泉水,喝一杯冷饮。

冬天来了,池塘里结满了厚厚的冰块,但是井里热气腾腾,却有温暖的手。这几年家家户户来这里挑水回家买年货,做豆腐,杀猪过年。用水量极大,但水却越来越泛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无愧于村民的生命之泉。

然而,一年一大早,西投沙特人的哑巴女人被发现死在一口井里。据说哑巴是被妈妈推进井里的。我不知道是谁把哑巴女人的肚子弄大了。从此再也没有人喝过井里的水,井也慢慢干涸了。村里的水源也变得困难了。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每个人的心里都充满了怨恨,对哑巴女人的同情,对宪章派女人的怨恨。

童年和青春总是让人怀恋:高于天空的村后山,成排的祖坟,青翠的竹林,村前的梯田,村东的苍茫森林,村西的土地,天沟地堑里疯长的栗树、桐树、柏树,村里流过的小溪。

还有,当我爬到吴仕岩山顶的时候,在阳光明媚的日子下,我可以从东边看到香炉的日出和昭君村的城堡;在南方,可以看到刀的背面在太阳下薄刀峰的寒光中摇曳;西边是丰丸金秀的桂峰山;北面可以看到康王村。玄关处处,山长,年轻人忧心忡忡,却一次又一次被撩起。山外的世界充满诱惑,也刺激了我对未来的渴望。

17岁那年,我上高一,家乡到处都是枫叶。心血来潮,去当兵了。我如愿以偿地去了远处的军营。这一走就再也回不到老家了!也就是从那以后,虽然我的梦大多和家乡有关。但是,我注定一辈子漂泊在异国他乡,灵魂找不到皈依。

当你梦见自己的家乡,那可以算是对灵魂最好的安慰。

家乡记忆

文本/空灵

离开家乡已经十一年了。刚离家的时候,我不是很懂事。我只知道爸爸离开妈妈带我们去找三姨。我三姨是我从小到大除了妈妈最亲的人。虽然放弃了,但是离开了“腹地的小山村”,各方面都好了很多,她还是很开心。从此,“故乡”在我心中只是一个遥远的词,并不太带感情。每次听朋友们谈起家乡,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占据了我三分之一童年时光的牧羊人的生活,以及母亲晚归时在山谷里久久回荡的声音。

渐渐地,我以为我会忘记家乡,忘记那里的牛羊小溪,忘记门前的大桃树和牡丹园,忘记茂密的竹林,忘记玩泥巴的朋友,融入新的圈子,开始新的生活。但是,也许是改变后变得敏感的内心,或者是肆意成长起来的自尊,不知怎么就有了“离家”,“依赖别人”的感觉。每次看到妈妈皱眉沮丧的样子,心里总会有一种莫名的痛。我会永远回忆起母亲在家乡大热天挥汗如雨却还哼着小曲的情景;我想起即使妈妈不讲理,爸爸也会在我旁边听着笑着。想起父亲每天再怎么累,下班回家总会扑进怀里撒娇。……从此他会不断做梦,他的梦里全是家乡:天天送我上学的家乡黑狗,和朋友偷柿子的柿子树,整天屁股后面叫姐姐的隔壁小女孩;很多时候,我会把我的梦想告诉妈妈。我妈总是若有所思地说:“我经常在那里做梦”,说的时候眼神深邃而遥远。我突然意识到我妈想家了,跟我一样。

正如徐所说:怀旧是因为我们现在过得不好。总之,一旦心中有执念,行为就会变得天马行空。这样,我们的家乡就成了我们记忆中最温暖的地方。会经常借口补课,忙着作业不回家,但是每年的清明和除夕夜,我从来不回老家祭祖,不管是清明的雨天还是初夜的下雪天。年复一年,干净的道场渐渐长出青草,从稀疏到密集,从零星到茂盛,再也找不到在这里玩耍的痕迹;老房子更是因为失去了人气,古老的土墙也渐渐布满了裂缝。但即便如此,每次回去,会前会后都会转几圈。只要她还在,不管她变成什么样,总会有一种莫名的安心。

生活照常进行。过了几年,我妈带着我们成立了新家庭,搬了新家。两年后,我搬进了新房子。条件好多了,终于摆脱了担保人的生活。我对家乡的梦想逐渐减少,但心情不好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那个地方。无论我有多忙,每年总会抽出时间回去看看,走近十里外的山路,也许只是为了听听家乡门前吹来的风。

我以为对家乡的感情会在记忆中悄悄流淌,我坚信现在的家会给家乡同样的温暖。然而,还没等我试着融入现在的生活,妈妈就走了,“家”没了。我开始重复我关于家乡的梦:爸爸从满是泥土的地面回来,妈妈唱着她最喜欢的南泥湾做饭,我们兄弟姐妹围在火炉旁,偷偷拿起一点油炸的食物,趁妈妈不注意放进嘴里。……我想我妈妈回去了,回到她长大的地方,回到我爸爸身边,我记得。

又放晴了,一大早就赶去老家了。我想再看看我妈做饭的厨房,我爸种菜地。我肯定能在那里找到他们的影子。

终于,远远地看到桃花盛开,我有点激动。我们到了。但是,老房子呢?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一片废墟。只有凭借散落在地上的碎瓦砾和石板,躺在地上的梁柱,还有一两堵没洗过的土墙,才能分辨出一个家庭的存在。我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接受了她最凄凉破败的样子,却没想到就这样消失了。一直觉得只要老房子在,最好的童年就在,家也在,可现在,连最后的寄托都没有了。我哭着给哥哥打电话问为什么,知道是因为老家的修路。我理解家乡建设的需要,也希望家乡能更好的发展,但是记忆和梦想中最温暖的地方却没有了。

以后每年还是会回来。心情不好的时候,还是会来这里听风吹过竹林的声音。……我可能会渐渐忘记家乡,忘记门前的大桃树和牡丹园,但我会永远记得这里简单的快乐和满足,以及内心的放松和自由。即使没有任何痕迹,这依然是我最初的家,记忆和梦里的家,最真实最温暖的家。

那个叫故乡的地方

Text /hlhs69

以前的家是我们祖先生活的地方,是我们成长的天堂。它拥有我们童年所有的快乐时光和快乐回忆,我们现在称它为我们的家乡。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都带着梦想离开家乡,在钢筋混凝土搭建的森林里筑巢,养育孩子。这是儿童之家。

孩子们在记忆中对家乡的印象没有我们深刻。不知道他们以后会不会有自己的乡愁。

我们的父母仍然住在我的家乡。每次带孩子回老家见父母,孩子都不愿意。当他们回到我的家乡时,他们已经适应了。像过敏一样,他们会在身上起疹子。我会告诉孩子们,他们的家乡有你的亲戚。他们是家里的爷爷奶奶和老人。父母不愿意进城,也不习惯在城里生活。因为有他们熟悉的老房子、旧院子、人和地方,有他们祖先生活过的旧窑洞。

那里的山,我们现在称之为山丘;那里的沟渠,我们现在知道它是一个山谷,一条小溪和一条河流;那里的土地,我们知道它是一个斜坡,一个阶地,和一个高原;那里的树还是叫相思树、柿子树、皂荚树、木瓜树……;那里的人也用一种强烈的当地方言称呼我们的出生名字;还有我们的长辈,同龄人,甚至很多年轻一代。我们称他们为“研究员”或“乡亲”。

爷爷奶奶慢慢走完了一生,一个个渐渐淡出了我们的视野。我们永远失去了温暖的拥抱,再也没有听到亲切的呼唤。他们都进过祖坟,进过黄土,虽然我们常常回忆起熟悉的面孔和笑容,有时也会聊起对过去的深刻回忆。孩子们听了,都笑了,说这是个故事。

承载我们无限欢乐的河流早已被切断,变成了无水的河流,那些小鱼小蟹成了遥不可及的梦里的童趣。曾经用甘甜醇厚的井水喂我们的老井干涸了。每个人都在院子里打了一口新的深井,用泵电机抽水吃。现在流行的名字是“成人仪式”。那时候我们只是把担子扛在稚嫩的肩膀上给井上挑水。

那些熟悉的乡间小路,渐渐被岁月吞没,到处是荆棘和青草,或者说,变成了村对村,户对户。面包车,轿车,拖拉机,摩托车,电动车在路上跑。那些牛车、马车、架子、织布机、纺车、研磨机和跑步机都成了农业文化收藏品。

小时候楼上楼下的电灯电话都写在教课书上,这在城市农村都成了现实。我们熟悉工业和农业的剪刀差,城乡差别基本上就不再提了。不再需要拉人交公粮。乡规划、留村、义务劳动成为历史名词,减轻农民负担的沉重话题完全不复存在。大家不再谈论实现共产主义社会,而是忙着想办法出去打工挣钱在城市买房。粮食补贴、养牛户专项补贴、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大病医疗保险、危房改造、统筹养老、扶贫等字样。众所周知。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话语不时响起,中国梦逐渐成为现实。洛阳市人民代表大会上出现了一个新名词。个人理解应该集中在这些叫做故乡的地方。

这就是所谓的故乡。以后我们可能会叫她“老乡”,也就是“里提到的老乡,我的床脚那么亮的一线微光,会不会已经有霜冻了?,抬起头来看,发现是月光,又沉了回去,突然想到了家”,非常有名,博览群书,永远不会忘记。

她有个名字叫——刘玉,在这个县的各种地方志中都有记载。是河南省洛宁县的一个小山村,在地图上很难找到。位于都江堰尽头一个叫“柳玉沟”的山沟里,特别像陶渊明先生写的那个

回家和婆婆一起过春节

正文/刘

朋友问我今年去哪里过春节,我说,我还是像以前一样回老家陪婆婆过春节。朋友感叹,为什么每年过年都去?

是的,结婚18年,我们至少有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和婆婆在一起的。婆婆住在偏远人迹罕至的东江湖库区,公公去世快20年了。所以这几年婆婆除了来我家带孙子的那几年,都是一个人住。虽然我们家乡有两个哥哥,但他们通常都有自己的生活。另外,婆婆是那种有能力有耐心,有事不愿意麻烦别人的人。所以一年365天,婆婆一个人默默的生活了350多天。

婆婆很勤劳,也许是因为从小就习惯了工作,也许是为了打发孤独的日子。总之婆婆超级勤快,70多岁总种菜。不管是晴天还是雨天,婆婆几乎每天都要去花园打理她珍藏的菜品。婆婆种的蔬菜多,品种多,都是农场有机肥。在她的精心呵护下,各种蔬菜长势都很好,花园一年四季都是绿色的。今年元旦前夕,老公回老家看婆婆,带回来一大包蔬菜,有大蒜,洋葱,生姜,白菜,面条,土豆。我一看,每根蒜都有一根粗拇指,白菜包得很紧,尤其是面条土豆。老公说,哪里可以带这么多菜?她老人家挖了二十多斤面条土豆!

婆婆的菜很好,吃不完就干,吃不完就选择卖。369镇赶集那天,婆婆起得很早,不吃不喝不喝水。当她拿起一船食物时,她开始乘渡船。她直到卖了食物,再次乘渡船回家,才开始吃早餐,但已经过了午饭时间。我们多次劝她不要卖菜,即使卖菜,也要吃点东西再去。“吃饭喝水恐怕要上厕所,不方便。”婆婆解释。

除了种菜,婆婆还会养几只鸡,每年过年的时候她都会杀鸡给我们吃。但是她平时一点都不想吃。连鸡下的蛋都省了。回去的时候我们会把它们吃掉,剩下的还给我们。

“我妈满肚子痛”。婆婆没有女儿,老公是她完整的孩子,也是她唯一在外打工的儿子。所以婆婆很渴望满孩子回家,但是从来不主动给我们打电话。每年进入腊月,婆婆都会准备年货。她会煮豆腐、糯米、桃花、魔芋豆腐等传统食物。现在毕竟老了,不如以前强壮了。我婆婆和媳妇在家或者其他亲戚一起做年货。至于其他人能做什么,婆婆也不会少准备,比如腊肉,炒米粉肉等。

2016年春节又来了,可以想象婆婆一定又在准备年货了。她也开始做卫生,收拾楼上楼下,刷洗厨柜,餐桌,锅盖等。,戴着一顶旧布帽子,手里拿着一把绑在竹竿上自己绑着的飞天扫帚,扫着屋顶梁上的蜘蛛网和煤烟……她一定是在等我们回去再吃她的准备。虽然家乡有兄弟姐妹侄子,但是现在农村的味道正在消退。大家有空就忙着打牌。谁会有心思和一个既不打牌也不看电视的老女人聊天?

而我们,因为婆婆的缘故,新年感很强,体会到了流浪回家的感觉。更重要的是,让儿子知道他的根在那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