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阮 :撰稿: 夏集文印(金奇)

  • A+
所属分类:精选散文

我第一次见到老阮是在1998年。他在人民路租了一家店,开了一家鞋店。在卖鞋做鞋前后的67年里,“老阮”品牌皮鞋的生意都是他慢慢做出来的。

后来夏天聚会的时候,买了小镇户口。上帝把鬼赶走了,我成了无地农民。迫于生计,他不得不回经销店跟老阮开店,逼到了十字路口。

老阮平时不太爱说话,有些固执,但潜力还是蛮大的。当我重新开始的时候,我的生意发生了变化:当我成为一名水管工的时候,我的生意变得更加火爆!

我住的夏姬南水北调拆迁安置小区的商品房,有一个很大的弊端:每到雨季,只要有闷雷就会跳闸,楼下房间的所有插座都不能送电。得等到三个月后北风吹来,墙干了,才能重新启用,困扰多年,一直无法解决。与此同时,几个管道工被发现帮助检查线路,但他们总是摇摇头离开。

前几天偶然和老阮聊到这件事。他二话没说,立即找来一把小锤子,放在工具箱里。他转身去我家看了看,让我大吃一惊。

他先来到房子后面,看看外面的接头有没有松动。把房子围起来,看看墙的潮湿情况。进屋后,从接线盒内的安全装置入手,理清楼下的出线口连接口,张开手指,在墙上测量,然后用铅笔画出线的大致方向,串联三个房间的十几个出线口,根据经验判断哪些角落可能有接头,并做好标记。然后切断电源,他迅速拆开所有插座逐一检查:连接器没有松动烧毁,绝缘胶带缠绕正常。

搬锤前,他对我说:“根据我的判断,这个小区的房屋开发商为了省钱,很可能会挖井取水砌墙,然后再重新倒出来对外打毛。因为水质硬,雨季吸湿严重,墙面容易起粉起碱。墙上塑料管裂缝里的电线最容易损坏。”指着几个可疑的分析对我说,我暗暗佩服。

空调插座线芯厚,耗电量大。他问我的意见:“这里很有可能有一条破皮线”。一边说,他一边自上而下一路敲着锤子,耳朵贴在墙上听着声音。锤子走到离踢脚线10厘米左右的地方,听到闷声,判断这里有个小盒子,敲着墙皮和砂浆层,果然。“这种胶带比较老式,耐水性差。我带了一卷好的”,他换的很快。

老阮好像很有耐心。他一遍又一遍地摸索着,在东山角的冰箱插座附近敲了几下,示意我过来:“这面墙经常会下东风雨。看,湿度很大。插座外壳有霉斑,一定是有猫腻”。在右下角,他突然用力敲了几下,露出一根大约两英尺长的破管子,在钉子钩处折断了。我看到管子里的三根电线都是黑色的,绝缘效果肯定是不行了。甚至一摸就觉得有点热。

“应该是这段在起作用”,我们也有同样的判断。

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很快,穿上新线,接牢,包好。

“起初,几名水电工人死亡。他们认为卫生间的脸盆和洗衣机这两个插座漏水的可能性最大,换几次也没用。这一次,无非是根本原因。”我很高兴地说。

“如果能发明一种检漏器来检查线路,那就省事了。”我不禁感受到电工在类似情况下的辛苦。

老阮还帮我策划了一个十几年前盖的房子:“现在看来线芯有点细。如果要翻新的话,可以把天花板的抹灰线去掉,把新线铺在直角线上,这样可以把破墙破槽减到最小。……”很详细,所以我不能

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了。他又帮我开了电源:“现在不容易调试。等到雨季。如果它仍然跳闸,你可以再打电话给我。你必须修好它!”,我对他的认真努力表示敬意。

我想给香烟泡茶,他什么都拒绝,更不好意思要钱。老阮冲我笑笑:“我们关系老了,还客气!上周,我给我以前的邻居勇四哥梳理了一下,打了电报,他坚持邀请我去餐厅喝毕业典礼酒,我拒绝了。四哥太善良了!”

怕我误会,他忙笑着补充:“是这样的。四哥的女儿老了。为了生活方便,新建卫生间需要用电,热水器和浴霸用电多,需要重新分配大尺寸电线。我认为他身体也不好。全家住在零售店,生意和生活都不容易。于是我找到了平时保存的电线,免费给他铺设。”

……

十几年的经历,他一定有很多故事。我怕占用他太多时间,先送他出去。看着他的背影,心里一热:老阮的心真的好温暖,所以我喜欢你!

(2021年4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