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的故事 ,ReiAmami

  • A+
所属分类:随笔日志

我会把我的手机借给你

文本/崔莉

下午在哥们办公室喝茶聊天。我哥们说,如果你在路上遇到一个路人,你问他借手机,他会不会借?想了想,我说,借吧,肯定借。哥们说,我们打个赌吧。以后可以向三个人借。如果有一个人愿意借,你可以用他的手机打电话给我,你就赢了。晚餐我请客。相反,晚餐由你请客。我想向某人借钱可能很难。三个人,绝对可以!

从办公室出来,我急忙跑到街上,上班时间前路上人不多。我走了几步,看见远处站着一个英俊的年轻人。看来这是一个很有素质的人。

我走近他,假装焦虑和紧张。你好,能帮我个忙吗?那个年轻人看着我,很怀疑。他问,我能为你做什么?我说,嗯,出来的时候很着急,把手机忘在家里了,现在急着联系人。我没有在我们约好的地方见到他。我可以借你的手机吗?小伙子仔细看了我几秒钟,说,对不起,我也没带手机。我说,帮我个忙,我真的不是坏人,我保证!年轻人又开玩笑地看着我说,你觉得有些坏人会承认自己是坏人吗?我说,我……我发现我不会说话,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第一次失败了。我走得更远了一点。心想,刚才肯定是出事了,不就借个手机嘛,多简单的事情。

在街心公园,我看到一个中年妇女,心地善良。看来她一定很好说话。我看到她刚刚打了个电话,把手机塞进了随身包里。

我走近中年妇女,说:你好,阿姨。中年妇女看着我,指着自己问,你是在叫我吗?我说,是的,是的。中年妇女问,有什么事吗?我说,阿姨,事情是这样的。我和我的女朋友约好在这附近见面,但她一直没来。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试着给她打电话,但当我摸口袋时,我发现我忘了带手机。中年妇女说,你想借我的手机吗?我说,是的,是的。我觉得我要成功了。中年妇女的脸一下子冷了下来,说:小伙子,你做错什么了?你一定是个骗子。你认为你不能做一些适当的工作吗?我愣住了,说:“阿姨,我没有……我真的忘了带手机。”[/K18/]…中年妇女看起来像个好心的女人,说:“小伙子,阿姨不能借手机给你害你,阿姨也不会报警的。你最好离开。

连续两次失败后,我变得沮丧。借手机真的那么难吗?

我又走了很长一段路,寻找我最后的机会。该下班了,路上人多。

在一个十字路口,我看到了一个新的目标,一个看起来无限温柔甜美的女孩。女孩低着头看着手机,嘴角挂着甜甜的笑容。她在给男朋友发微信吗?向这样的女生借手机应该没问题。

我走近她说,你好。女孩抬起头说:你好。我说,你能帮我个忙吗?我和这里的一个人约好了,但是他没有来。我想打电话给他问问,突然发现忘了带手机。说话间,我的目光落在女孩的手机上。女孩看着我说,对不起,我有男朋友了。我苦笑着解释道。我问你借手机不是故意的。我真的很急着打电话。女孩突然把手机塞进随身包里,说:对不起,我不能借给你。我还是要努力,我说,求你了,我马上还你。女孩仍然摇摇头。我还想说什么?我肩上扛着一只沉重的手。是一个比我高半个头的男孩。男孩盯着他说,哥们,你跟我女朋友说什么呢?

我只是想,我输了。一个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年轻人,我把手机借给你。我转过身,原来是一个拄着拐杖的盲人。盲人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递给我……

晚上,在一家餐馆,我和我的朋友点了食物和酒。我们边吃边喝边聊,我说如果能先遇到盲人,我就赢了。我再说一遍,为什么看不见的人愿意把手机借出去,而不是看得见的人?哥们说,因为能看的人,看得太多了。哥们说,这么说吧,路上有陌生人无缘无故问你借手机,你会借吗?我说,我……本来想借的,突然发现自己信心不足。

那天晚上,我喝了太多酒,不停地揉眼睛。揉到疼为止。

电话启动语言

文/陶玉来

直到30岁生日,我才想到过一个严肃的生日,同事们都参加了。我仍然记忆深刻。

40岁快到了,我会感到焦躁不安,有时候会在梦里醒来:快40了?为什么小时候感觉像昨天?

于是,我在手机上写了“分钟”作为开机语言。

这是和我同年的台湾省歌手张汤姆演唱的《我的未来不是梦》中的一句话。这首歌在1988年发行时,我只有22岁。

40岁刚过,我就从手机里删掉了这句话,一副“ ”的落寞和怅惘:哦,真的老了。

人们喜欢谈论“假年龄”,因为人一落地就是一岁,所以“从0岁到1岁跨过门槛”是不受我们意志支配的。从1岁到10岁,从10岁到20岁,甚至从20岁到30岁,很多人都不会被吓到。比如我22岁的时候,只能轰轰烈烈地吼,以为把Tom Chang的高音部分喊起来就是胜利,顶多只是“给新词说愁”,我真的“会在哪里认真地过好每一分钟”?

所谓“丢了才值钱”。人们往往在30岁的时候才知道20岁是珍贵的,只有到了40岁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有多年轻。所以,人总是活在遗憾中。有鉴于此,我应该充分认识到,与我未来的50岁相比,我仍然年轻,令人羡慕。我昏睡和被抛弃的原因是什么?

我45岁了。按照我们的惯例,我是“中青年”的尾巴。我应该再次在手机中键入“。我会认真的过好每一分钟”快速的做更多的事情,让我在真正的“中老年人”到来的时候更加自豪,甚至在未来的一年回顾:看,这个伟大的事业,我却依然属于“

要求我们在10岁和20岁的时候都如此自觉或许有些苛刻“ ”,但至少在20岁以后,我们要有意识地有“每一分钟都小心翼翼地流逝”的自觉。这样,当我30岁的时候,我可以自豪地说,这么多事情都是在我20多岁的时候做的;40多岁的时候,我可以自豪地说,我三十多岁的时候做了那么多事情……,就是为了在尽可能年轻的时候争取尽可能多的成就。

我想,我的手机应该总是丢“我认真地过着每一分钟”,或者温妮辛唱“当下看起来比昨晚更老”作为开机语言。

孝顺手机

文/彭亚东

我妈上次出院才十几天就被送到郊区老年公寓了。国庆假期再次入院,今年第三次住院。第二天,我到了几百公里外的市医院,看到母亲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如纸,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病床前伺候的小姐姐红着眼睛说,怎么办?

妈妈闭着眼睛躺着,床边放着一部正在充电的手机。这是妈妈的专用手机。数字键和手指甲一样大,数字是事先预设好的。按“1”为长子,按“2”为次子,依此顺序排列。父亲在世的时候,我给他买了一个老式的“摩托罗拉”带外置天线的,像小木棍一样拿在手上。爸爸把电话号码写在纸上,贴在墙上,妈妈就不用担心打电话了。去年上半年爸爸走后,小姐姐给不会用普通手机的妈妈买了这个孝顺的手机。

我们的兄弟姐妹去工作,工作,工作。有了这个孝顺的手机,妈妈跟我们说话就方便多了。有一次晚上有个应酬,没等到妈妈的电话。我说:“妈妈,快结束了。我晚点回家。”!但几分钟后,电话又来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固执地一直玩,这让我很无奈,最后我不得不关掉手机。回家后,我本想说两句气话,但妈妈还在独自等待。那一刻,我的心真的很不舒服,我自责。

几年前,我父母还活着。我觉得这是人生一大幸事,所以很知足。后来只剩下妈妈的老树桩,我的心在颤抖,生怕会出事。所以我心里很在意。我通常和她说话,但我不敢在晚上轻易离开,除非迫不得已。虽然妈妈从来没有停止过说话,但我在想,如果没有这种说话,我的心会不会如此平静。

母亲在生活中太强大了,喜欢和别人争长短。虽然她心地善良,但她伤害了很多人,包括她的亲戚。多年来,我一直在努力说服,但收效甚微,所以我很苦恼,甚至濒临崩溃。但是到了半夜,我就想,如果我妈不坚强能干,我们七个兄弟姐妹怎么可能一个个长大,我们读了多少小书?所以,我们在感恩母亲的同时,难道不应该包容她的性格吗?另外,就像反作用力必然会有反作用力一样,母亲在伤害人的同时,其实伤害自己更多。她已经遍体鳞伤了,她的孩子心里应该只有怜悯。看着躺在病床上母亲无助的眼神,我不屈的精神被无情的现实彻底摧毁,心里真的酸酸的。

假期很快就结束了,我不得不回来,但我的心一直挂在妈妈身上。妈妈这次能活下来吗?我只能早晚给她打手机,和她说几句话,希望能增强妈妈战胜病魔的信心。或者只是为了安慰,让她冰冷的心感到一丝温暖。也许,人一辈子辛辛苦苦把孩子养大,只是为了在最后的时光里赚一点人间温暖!

偷手机

文本/徐睿

晚上,我一做完作业,就偷偷溜进妈妈的房间,看着她睡得很香,就放心地进去了。虽然妈妈睡得很香,但我不得不轻轻地走。我在我妈妈的房间里做什么?哈哈!当然是为了手机。

我偷偷爬到妈妈床边,看到我的手机躺在枕头边。我不禁高兴地想:“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今天,我一定要在妈妈睡觉的时候好好玩手机!”眼看胜利指日可待,可是……唉!我刚想伸出手,妈妈就打了个哈欠,翻过身,醒了过来。“尼玛,我以前的成绩不是都丢了吗?”我尴尬地站着。我妈看到后,有点理解了,生气地说:“要手机?”“No……No!”我结结巴巴地说。“我想清楚了,但还是不承认。去读书吧!”“好的。”我无助地离开了房间。像蜗牛一样,我在一口深井里。我爬啊,爬啊,看到我在井边。突然,“嘟嘟”又掉了进去。

“嘿!我还能做什么?看书!”

奶奶玩手机

文/邵焕芬

家里每个人都有手机,也在不断换新型号,但没人指望给奶奶买,直到有一天奶奶自己要手机。大家伙大吃一惊,奶奶却振振有词地说:我孙子每次放学打电话,都要用别人的手机接。感觉不太好!我希望我有一部手机。如果有人想和我说话,他们会直接打电话给我,那他们真的会想我的!

这个说法很有道理。怎么能忽视老人的感受呢?再说了,俗话说孩子越大,老人越幼稚,为什么就不能给老人弄个手机玩玩呢?开始吧。我赶紧去商场给奶奶买了一部老年专用手机。

奶奶看到手机只露出几颗牙,但她的话却相反:看着你瞎花钱,我只是随口说说。我心里笑奶奶的小把戏像小女孩一样可爱,马上告诉她手机不贵。说着赶紧拿出手机教奶奶使用。她非常高兴,努力学习。她不让我帮她输入联系电话,而是让我教她拼音,她自己拼。

老人手机的代码显示放大了,非常好用。奶奶也很认真,很快就丢了两个名字。她骄傲地向我炫耀,当我看到它时,我被蒙蔽了。看到第一个联系人写了“老k”,第二个联系人写了“小@”。我问她,奶奶,这是谁的联系方式?她害羞地笑了。老k是你爸爸。如果打不出凯这个人物,就会这样。第二个是小海的。我一按按钮,它就这样跳,和这个孩子一样调皮。心里知道就够了。看着她淡定自得的样子,我不在乎,让她老人家开心就好。

第二天去公司上班,突然收到三位奶奶的短信:我需要帮助,快来。我慌了,马上回了电话,但是没人接。我顿时乱了方寸,各种不祥的念头涌上心头。要么家里有坏人,要么奶奶心脏病发。我的心跳得很快,我的祖母似乎已经倒在地上,等待帮助。

我不敢想太多。我辞去工作,冲出办公室,开车回家。我停止了颤抖,急切地打开了门。奶奶埋头摆弄着她的“新宠”,没有抬头。看到她没事,我长舒了一口气。原来老人的专用手机上有一个求救按钮,她好奇的时候按了几下,就把短信发到我手机上了。我问奶奶,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接?她不好意思的说,我打电话的时候慌了,说什么都不知道怎么接。

我真的不能和这个时髦的老太太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