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鹤 发稿人: 陈鹏举

  • A+
所属分类:随笔日志

青铜器是一种古老的文物,但它很容易触动今天中国人的心灵。世界上几乎只有中国人不信教。中国人相信自己的祖国。所谓在家孝顺,对国家忠诚。这种信念好吗?几千年的文明,能说不好吗?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可能更好的信仰。这种信仰的定位需要国家的繁荣。物质一直是一个国家强大的基础。青铜器是古代国家的重型武器。它不可避免地真正影响了中国古代的历史进程,包括战争。

听马承元先生讲青铜器的时候,我记得他说郭沫若。他说郭逃离日本十年,写了11本关于中国古代的书。他说一个人写其中一个就可以长生不老。他还说,郭是在极度缺乏实物资料的情况下写成的。当时的他,眼眶湿湿的,对前辈们的敬仰至今难忘。

还遇到了吴德多先生,笔名“枕册”。我编辑报纸副刊时,他是专栏作家。他真的很深刻。有一位青铜专家将在世界学术会议上发表演讲。会议论文评审委员会通知他,他的论文应该由吴德多在上海宣读。他的惊喜大如天。在熙熙攘攘的城市里,潜伏着这样一个身影。遇到了,竟然是彻底服气。吴还解释说,博物馆里一件不为人知的青铜器是蒸馏器,使中国人酿酒的历史向前推进了几千年。吴对青铜器的认识只是他知识的一部分。在青铜器起源的史诗中,似乎有许多杰出的人物。

得到一件春秋郑青铜莲花鹤方壶全形拓片。六英尺长,拓片上有“贾珍手伸”印章。甄家是谁?他是民国管仲权陀大师的后代。中国一直重视家庭研究和家庭传播。这些拓片确实有青铜精神。

莲鹤方壶,郭沫若命名。20年前,在甘肃雷台,得知之前出土的马踏燕也是郭顶的名字。马踏闫飞时出土了一批青铜车马。出土时,队列已被打破。郭看到他们以后,就给他们排了一个队,还特意把马大放在了队伍的最前面。郭是一位诗人。他的激情和想象力感染了现场,也公认会感染前辈。

莲鹤方壶,两姐妹壶,是春秋时期郑国的青铜重器,均出土于河南。净高近四尺。樊梨花美丽而独特。

今晚无事可做,感觉像“春秋郑铜荷鹤方壶”:“春秋埋不住,轰然看郑声。遵义太迷人了,燃烧的日子狰狞。坐陌生人,那么远回到老北京。采莲天池,鹤立鸡群,舞凤凰。出去?攻克领地,高格在竞争。青铜骨不是粉,是米。道是,未来的灵魂是附体的。伟大的工匠是未知的,但浪漫的方式是手。今晚我们要互相关心,千里迢迢见一面。平手延展画面,珍惜几千块钱的错误。宋与傅、笔杀中山兔。”

古代的背影,不会埋在厚厚的泥土里。就等一天,等一个早晚醒来。就在这一天,睡莲破土开花了。

娇媚狰狞,似金徽,又似鬼魅。千年前来,千年后回。回到那个叫郭征的老人身边。那时候人还只是猪。瞬间闪亮,酥脆如琉璃。

人总是不甘心的。即使是古代短命的人。是他们,制造青铜器的工匠,相信青铜不是短命的。是他们,让青铜器在天地之间划个洞,站着像写游戏议定书。古代国王太小,只有青铜器才配得上生命。如此方正,如此不羁。王明呢?附在青铜上。只是国王的一生已经过去了,那一双双青铜手是后人的纪念。

今夜,我遇见你,远远的在身后,千里之外,只是面对你的背影,千里之外。你是阿津·阔道,自然穿越世界,自然树立千年榜样。

我写这首诗,感慨万千,把我的长前置笔弄坏了。

今晚没什么,今晚还有别的事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