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花从我心中绽放 :发布人: 梦呓深深

  • A+
所属分类:随笔日志

“泛黄的春联依旧留在墙上,“年年平安”的字样依稀可见。在没回过的家乡米港,爷爷用楷书写了一个完整的……”

曾几何时,我觉得家可能就是整个世界,有爱,有温暖,有无穷的乐趣。你认为在家过年是理所当然的,长大后你会慢慢发现会越来越奢侈;那时候你觉得过年的空气是甜的,但是长大了就纠结于吃什么。……也许你厌倦了物欲横流;也许是习惯了喝醉;也许是我们害怕,不知所措,所以怀念过去,怀念我们被称为孩子的时光。

在我的记忆中,我的家乡有四个截然不同的季节:夏天的凉风,春天的暖阳,秋天的百合。冬天,当世界上没有竞争的时候,我们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在冬眠。人的生活节奏统一,慢了一半。整个画面安静动人。腊月里,大街小巷弥漫着年货的味道。红色的对联,红色的窗花,红色的灯笼,孩子们的小红脸,都映衬着节日的喜庆。“小年”是送灶神的日子。小时候只知道这一天可以吃牙齿粘粘的口香糖,却不知道它的来历。据说,古人在被送回天堂时,会祈求老人说几句好话。唇齿留香,春联忙。贴完自己的家,还得在山里的龙王庙上贴一对,来年才能得好天气。除夕夜,无论你去谁家,一定要说“祝你好运,新年快乐!”大人们停下手中的工作,抓起一些糖给孩子们剥开,看了看他们的新衣服,又看了看他们的头,笑得合不拢嘴,然后互相聊起哪些孩子长高了,多久没见了。……当孩子们玩耍时,他们会有一个新的面貌。

我不知道饺子为什么叫饺子,但这并不妨碍我对它的热爱。在部队,过年需要自己包饺子。当一大群老人面对一坨面条和一盆馅料的时候,我后悔以前没有进过家门。最后的结论是:饺子只敢装,但不知道会不会装。一群粗暴的人太多的厨师蹂躏一群面条的场景让读者们自己想办法……。但是兄弟们的水平有限,要么是面条揉得太硬,要么是皮太小,要么是馅料装得太多,要么是皮捏得不紧,要么这些都能做好。

家里有春晚,部队里也有文化节目,有歌舞,有相声,有自导自演,有自娱自乐,但是战士们想家了,让男生们记住那个会跳舞两年的美少女……

写到这里,又想起了那首英文儿歌:

“快来看看我家,在老苹果树下,这是我爸爸你好~ ~ ~ & quot

遗憾的是,它不是生在长江以南,而是生在长河落日的荒漠戈壁;没有苏州园林那样的古色古香,却有草原绿野的浩瀚。中国人迁回故土的习俗,让一代又一代的祖先守护着自己的家园,而不是过着流亡的生活。因此,无论身在何处,即使有幸面对“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老路西风瘦马夕阳”的美景,也难免会感叹“天涯断肠/[是余光中诗中的一张小船船票;是每个游子的心。

就像逝去的岁月,在时光的流转中,迷恋脚步的轻盈也是不要忘记你的主动胸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