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香椿树 ,写文: 金惠

  • A+
所属分类:精选散文

周末,妈妈打电话说家里的香椿树开始露出新芽了。过了一段时间,她送了一些让我吃的嫩香椿芽。想起家乡的两棵香椿树,想起吃到春天的第一口,我的心开始在温暖的春风摇摆。

那两棵香椿树是爷爷种的。爸爸有许多兄弟姐妹。在物质匮乏的年代,春天,各种树木都能给他们带来很多美味的食物。香椿树发芽,榆树出来,槐树开花。……这些花是叶儿的,总能让它们大饱口福。奶奶换了花样做好吃的,我爸回忆的时候说好吃。现在,她再吃的时候,味道就不是那个时候的味道了。后来父亲和兄弟姐妹去外地读书或工作,但每年香椿发芽前,祖父都写信告诉他们,能送过去就送过去,送不过去就腌制回来让他们吃。爸爸曾经说过,这两棵香椿树是父母的爱长出来的。

爷爷奶奶去世后,院子留给了爸爸,我们在这两棵香椿树下玩耍长大。每年春天,当香椿树即将发芽时,我们就在它们下面抬头,然后每天数新发芽的叶子,直到它们长成一簇簇。不能让香椿一直长在树上。“有芽可以折直,必须折”。不然等它老了,味道就不好了。香椿是春天经常放在我们桌子上的一道菜。我妈妈就像我奶奶一样,总是用不同的方式给我们做。有时是冷香芽,将香芽洗净,拌入嫩豆腐,加盐、醋,再滴几滴香油,香味突然溢出;更多的时候是用香椿炒鸡蛋,将黄绿色的香椿芽和金蛋混合在一起,放在油锅里炸,不仅颜色诱人,味道也很香。淡淡的绿色和浓郁的香味令人难忘。

家里的香椿芽不仅是我的最爱,也是我父母的牵挂。有一次回家,正好赶上香椿发芽,爸爸把采摘的香椿分成几份,给我留了一份,让妈妈炒一份,准备送给远在美国的叔叔。原来就在我回去的前一天,父亲收到了我大伯的一封信,说他想家了,想念家里的两棵香椿树,甚至想吃香椿芽。听到这些我很难过。我叔叔离家几十年了,回来的时候没有见到爷爷奶奶。流浪走了,他只能怀念老房子,怀念亲人,怀念那两棵香椿树。想吃香椿,其实不是为了那美味的嫩芽,而是为了找到一种可以触摸和咀嚼的乡愁。香椿芽有父母和家乡的味道。我可以想象我叔叔站在异国他乡的路边,不知道去哪里找一束香椿芽。故乡虽渐行渐远,浓浓的香椿芽香早已渗入舅舅的骨髓。

我期待着在明媚的春日收到妈妈送来的香椿芽,用它做一道美味的菜肴,咬一口,品味春天,追忆家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