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植物的热爱 :投稿来源: 和谷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去年下半年,我在鄂尔多斯库布齐沙漠旅游,有幸见到了植物学家李远和简英。李源说,他跟随妻子剑颖到沙漠研究所安度晚年。李园身材高大,英气逼人,英俊出众,是一位美丽的骑马人。他年轻的时候是一个漂亮的才女剑英,但是到了老的时候就开玩笑说别的女孩子不能嫁,他是一个做好事的好青年,然后就成了夫妻。剑英,她的魅力依然优雅,总是微笑着说她也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在师专教了33年植物学的李源,退休后去了库布齐沙漠研究所继续研究沙漠植物。他说,白睡莲对环境变化非常敏感,是反映湿地生态环境的标本种。很有可能是鄂尔多斯高原仅存的睡莲种群。曾经随风飘扬,硝烟弥漫的库布齐沙漠,现在更加生动了,因为白色的睡莲仿佛是沙漠迷人的眼睛。

李园老家在哲里木盟,现在属于通辽。我的父亲是一名士兵,当他年轻的时候,他一生都被分配在那里工作。高中毕业后,他插队去沙漠草原当牧民。当他恢复高考时,他很不走运。他躺在北京的一张病床上,接受了头部骨肿瘤切除手术。小时候不小心把头撞到树上,弄了个包,然后就一直长。我20岁的时候,父母觉得会影响找对象,就让他做了手术。记得麻醉后没睡,手术看得很清楚。他觉得自己像个做家具的木匠。第二年高考的时候,我学的是草原科学专业。毕业时,我要求自己被分配到一所师范学院。

之前李园在实习的时候认识了简英,他上学的时候,她就从这个师范学院毕业留在了学校。当他决定来这个师专纯粹是为了爱情的时候,老校想做行政或者教学都不让他去,他父母也不同意。他一意孤行,一头扎进了这所师范学院。从事普通生物学教学30余年,主要从事植物分类学研究。

55岁时,建英退休后采取了一刀切的政策。她刚刚退休,在实验室上了一些课,做了一些项目。有同事说,受库布齐伊利资源集团委托赴日留学的医生何林在寻找专家人选从事组织培养后推荐了她。科技驱动绿色经济发展,建立植物组织培养实验室十分必要。她觉得自己身体健康,能力强,家里没有太大的负担,于是来到库布齐沙漠担任组织培养室主任,从撰写项目建议书开始,一步步开始设计和实施综合实验室的建设。

她刚来的时候,工地周围都是沙丘,建成的智能温室里只种了几株植物。在智能温室旁边,建起了600多平方米的组培室。从编写招标文件到与设计单位沟通协调,基本谈妥。很快,有了实验室的基本规模,她获得了一批青年人才,进入了实验状态。她在学校教植物组织培养多年。她在形态解剖、系统分类等方面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她能找到新的道路,工作顺利。

建英刚到库布齐沙漠的时候,生活条件不是很好,但他有信心做点什么,不适应就尽量去适应。实验室周围没有设施,每天要回到5公里外的生活区,没有班车,也没有出租车。沙漠里没有汽车,所以不可能移动。这个单位有一辆小型货车。接送客人时,她坐同事的车,有时走路或骑自行车来回。她偶尔散步。走路需要50多分钟。她中午回不去了。她没有地方吃饭。生活区只有一两家小餐馆,所以他们设法自己克服了困难,才活了下来。

李源的主要任务是基础部分,为资源库收集和引进大量种子样本,整理植物资源,培育沙漠活体植物,收集植物信息,建立种子基因库。除了库布齐,还包括采集鄂尔多斯乃至整个西北地区的沙漠植物,以及华北、东北地区的沙漠濒危植物和衍生植物,尝试采集耐旱、耐盐碱、耐高寒的植物。比如在西藏,大部分植物都不能生存,只有耐寒的植物才能生存。还有高耐热的沙生植物,非常耐热,所以在任何温度下烤沙子都可以。他的总体目标是收集这些植物资源,制定区域名称,明确大小区域的植物区系。

凭借多年的积累,李园走遍了内蒙古的沙漠。他把这种工作称为本体调查,希望把其中的一些植物发展成为经济上有益的沙产业,并了解应该保护什么植物,保护到什么程度,保护到什么程度,从而为共同发展绿色经济产业创造条件,与沙漠治理领域的同仁分享科技成果。这一现象获得了深刻的启示。

李园和剑英是性格、兴趣、境遇相似的知识分子。他们彼此相爱、同情、支持,彼此相爱、欣赏。人不是草木,但也等同于草木,在生命现象中具有相同的意义。沙漠中的植物很棒。在它们出现在人们面前之前,进化需要什么样的无尽精神,就像普通的树木和花朵一样,各有各的特点和风采。尤其是这些植物,就像一种百日花一样,不能生活在环境好、水分充足的地方,所以适合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中生长,才能开花结果。李源说他很荣幸看到这些植物。在鄂尔多斯高原,几千年前古老的植物就生活在这里。他们世代繁衍进化,一直活到现在。这是很多神奇的事情。这些古老的植物最集中在鄂尔多斯地区,这是中国最具特色的地区之一。有些植物分布在库布齐沙漠,在距离腹地100公里的地方都能看到。他们和人类一样,与风沙抗争,与自然相处,顽强茁壮。局部蒸发量远大于降雨量,在盐碱中能照常生存生长。

李源说,他经常蹲在这些从古代进化而来的珍稀植物前,不忍摘它们的花、叶、根。小苗很可爱,好像有灵性,所以他挺惊讶的。在这样贫瘠的土壤里,幼苗那么弱,有点长,还能发芽开花,很有感情。经过处理,沙漠中的降水量逐渐增加。对于这些植物来说,在一定程度上是好事,但超过一定限度就会适得其反。那么它将成为一个新的物种,取代现在的物种。感情上,人们不愿意看到某个物种在自然进化中消失,这是一种遗憾和无奈,但从宏观宇宙来看,自古以来就是这样。自从小行星把地球撞歪后,这个地方的环境条件就这样发生了变化,各种植物也发生了变化。

有种子,就有生命。它是隐藏在种子里的生命基因。一旦有了土壤、空气、阳光和水,它就会发芽、落叶、开出鲜艳的花朵,结出美丽的果实。一代又一代,永不消亡。

在鄂尔多斯,无论是和丈夫一起唱,还是和妻子一起唱,李园和剑英可以说是志同道合,情投意合。他们手牵着手走在库布齐的沙漠草原上,唱着悠长而优美的《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低音苍茫而醇厚,是傍晚夕阳下一幅美丽的水墨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