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造房屋的女工 ,发布: 马永红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第一次在隔壁工地看到这两个女人,我很惊讶。我一直认为修房子是男人的事。

这两个女人又高又矮,穿着高高的格子夹克和黑色裤子,看起来像多愁善感、病怏怏的林黛玉。矮个子女人稍微胖一点,也是长袖长裤,全副武装。当我一大早看到他们时,他们的衣服都湿透了。这一天,当他们又湿又干的时候,当他们看起来很粘的时候,他们会感到不舒服。

他们都戴着太阳帽和一次性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眼睛里充满了疲惫。什么是女人,即使干脏活,她也很讲究。不像那些男人,她古铜色的上半身光秃秃的,背上的汗像豆子一样大,闪着明亮的光,滚来滚去,然后溪水顺着黝黑的后背滑下来,裤子被泡了一圈。挂在她脖子上的灰色毛巾,两头挣扎着往下淌,脱了一捻,浑浊的汗水成了一条线。

我和他们有点头之交。上班前后匆匆路过,周末遇到他们也只说了几句话。

我尊重他们,被他们的辛勤工作所感动。很多人说农村妇女生活很好。晚饭后,他们见面打扑克和聊天。一串欢快的笑声,如风雨,像一群鸟一样冲向树梢,然后落在桌子上。男人们冒着风雨赶去上班,攒下一沓钱,按时寄回去。女人手里有钱,心里却有闲,日子如细水长流。

“我们农村人比以前富裕了。当我们忙的时候,我们有机器做农活。人不累,但也不都像你说的那么舒服。”他们说,有孩子上学的女性,留在家里照顾孩子、服务老人,并不容易。像我们这样的孩子年纪大了,花钱的地方也多了。还不如出来谋生,这样孩子父亲的压力就小了,看着他越爬越高越低,保着安全。说话的时候,矮个子女人抬起头来,看着男人,她的光回到了房子里,她的眼睛像棉花一样柔软。

再见他们,但不要戴口罩。他们说,有没有都晒黑了,不能呼吸。事实上,他们的脸很黑,只有皱纹稍微白一点。太阳真的很厉害,像是从四面八方射来的利箭,无论怎么被遮住,都阻挡不了紫外线的入侵。看着他们举起一块块砖头放进手推车,铲起一铲铲水泥送进搅拌机,一次又一次仰起脸,看着吊车上满载砖块和沙子的手推车,当他们安全降落在房子上时,我为他们感到疲惫。这是他们说的“做的”吗?

他们很满意,这份工作只能看脸说好话。只要他们能来,他们宁愿少付钱。他们努力工作,匆匆忙忙地工作和奔跑。当男人吸烟时,它们也能工作,缓解疲劳。他们无视泥沙俱下,汗流浃背的衣服,对男人讲的黄色笑话充耳不闻。拿起布料做衣服,拿起铁锹干活,看着房子一点点上涨,自豪感油然而生。

早上,我们还在睡觉,他们开始工作。下午,太阳中毒了。我们午休的时候,机器又开火了“嗡嗡”。他们白天和男人一起努力工作,什么时候在家缝缝补补洗?人们一定是在半夜睡着了。他们仍然很忙。怎么能不累?他们说,晚上躺在床上,像感冒了一样,四肢发软,骨头断了,又疼又疼。

那天,我没有看到那个高个子女人。矮个子女人说她今天带婆婆去看医生了。原来她的男人不是在这个工地工作的。几年前她回来晚了,被卡车撞了,不能再干重活了。然而,该妇女拒绝接受村里确定的贫困户指标。她说,我不能什么都依靠国家。我有一双手,和施工队一起一天挣一两百块钱,加上余粮销售,就能过上这种日子。

抬头望着待建的高楼,我又想起了那个高高瘦瘦的女人,她的眼睛小而细长,却始终闪耀着坚毅的光芒。正是这样一位女职工,用独立自强的信念撑起了一个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