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家乡。 ,发布人: 远音尘

  • A+
所属分类:名人故事

突然意识到婆婆是一个需要照顾的人。

82岁,身患多种疾病,公公需要她照顾。她不敢生病或变老。公公走后,她成了夺走她芳心的稻草人。

劝她吃饭,她一个人坐在灶下,做好早餐端给我。命令她自己吃,眼睛红红的,声音哽咽:“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已经习惯了喂他,也不饿了。……”恐怕我们这一代人再也承担不了这样的责任了,只记得他,忘了还有别人。

结婚一个月后,我们冲出了家门。我感到筋疲力尽。学校里的房子不大,但比这里新得多。再说,我们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哪里会有时间到处跑?

家具用什么车运的我记不清了,只记得婆婆追车:“经常回家。”逃不过的心,怕离得不远,就多余的回头看看越来越小的婆婆。婆婆被留在车后很远的地方,公公拄着拐杖站在门前,小到他都不见了。

此刻,却急切地开始装扮这个家。想装修,对手,最激烈的婆婆:别弄了!太阳在哪里?就这样,去年修的房子太多余了,你爸也没待几天……

再次勾起我婆婆的眼泪。别这样,别这样。如果你不明白,你就不能让它这样继续下去。

我卷起袖子,开始移动树枝。每年春天,村里的山杨都会修剪树枝。去年婆婆在村长家看到,很喜欢,又是一年煮草。公公长时间起不来,婆婆一个人搬不动。她回家拿来小布条,树枝扎成小的。桩很高,邻居打招呼:“奶奶忙?”婆婆赶去中心家庭:“嗯,树枝回不了家。嘿,你能帮我把它拿回家吗?”邻居二话没说拖着大车,树枝堆在田边。婆婆家的门一直都是泥,她走不动了。婆婆慌了,叫人停在田边,她自己堆到门口。

面向大门。去年我们来来去去修房子,带公公看病,回家看望老人,来去匆匆,埋怨婆婆没把它放在一个地方,也没想过帮忙搬个地方。现在,当公公放弃的时候,我意识到我可以不用等那个人就把这些柴火运到房子后面。

我的丝绸衬衫可以在树枝的两边剪。一边扛树枝,一边恨恨地骂婆婆:“这件衬衫要是钩上了,可以买几堆柴火!”长时间不工作,汗水流下来。婆婆惯着我,不照顾我。她只是抓起她的油菜籽。

太阳太热了。如果你继续工作,你会中暑的。最后,门前面有东西。我开始在室内活动。我从家里带了一批花、玩具、床单和被子。让我们从东屋开始。岳父的床,不舍得拆掉,按照他生前的样子,洗过的衣服又被铺好了。重点是他们那堆食物。

婆婆不识字,不知道保质期,不知道哪些可以放,哪些必须马上吃,只给公公留着,公公最后一次吃不下,拒绝自己吃。她只是说:“他好起来就喜欢这些零食。”先把床下的拖出来,再把柜子里的清理干净。香蕉太黑了,变成了水,我把它们扔出去,给她分类。

吃不下就扔了,怕她再捡起来直接扔到后河。保质期短的放在她眼皮底下,保质期长的放在小木箱里。然后拿着锤子,拍了拍她几个没掉的柜门。

又是一场爆炸,东屋基本可以看到。我婆婆的床也被换成了干净的衣服。在上面躺了一会儿,觉得挺满意的,然后就起来又忙起来了。

我25岁生日时,丈夫送给我一个超大的洋娃娃。我搬了几次,但没有扔掉。这次和婆婆一起带回家了。我把它放在红木盒子上,拉直它的小黄帽子:“好好照顾奶奶。”拍拍它的头,笑一笑。又一次,有人哭了。婆婆笑了:“看看你,没事的。”

我环顾了一下这个家乡。房子低矮,风雨交加。此刻,由于安排,有几个古老而简单的特质。在这段时间里,因为经常回家,我变得非常依恋它。我愿意亲手装扮。这是因为我婆婆还在。如果有一天她离开了我们,会有人来这个地方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