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车 |写手: 茨平

  • A+
所属分类:名人故事

当我在家乡务农时,我有一辆大自行车。呵呵,那时候城里人和农村人都得买自行车。我的自行车是几年前新买的,让我完全认不出来了。龙头钢圈鼎的后座是绣花的。我用混合好的颜料把它涂上颜色。前座板坏了,所以用塑料袋一层一层包得紧紧的。至于不响,就让它去吧,让它像隔壁的哑巴一样。

我骑着它,在乡间小路上奔跑。我喜欢让我女儿坐在后面。橘黄色的太阳歪了,挂得很远的蜿蜒山路也歪了。歪自行车上,有两个歪着的人一前一后,只是蹬着蹬着。我喜欢这种感觉,仿佛有一首诗要从我心里跳出来。事实上,我女儿不喜欢坐在上面。后座的碰撞铁架让她娇嫩的屁股生疼。我跺着她的心颤,跺着她的心颤,一路下来,她的小屁股都麻木了,估计是心颤累了。农村的路崎岖不平,有一次被使劲推,把她摇倒了,躺在地上哭了。现在我女儿总是谈论我,请我坐下。如果我不坐,恐怕你会天黑。多么悲伤的童年啊!

自行车对于搬运东西更有用。去镇上买肥料,左边一包,右边一包,用橡皮绳绑好。去田里割米,把米放进蛇皮袋里,也是左边一个袋子,右边一个袋子,上面叠一个袋子。去山上砍柴,砍成两米长的块,扛回家。自行车后面的重量前面轻,重心严重失衡,是骑行的考验。我双手用力按在水龙头上,弓着腰,努力把全身的重量往前压。就推啊推啊,汗流浃背,人太累了就一直哼,也太累了就一直哼。摧毁它太难了。很难称之为无法辨认。记不清了,就送回自行车医院几百年了。看到我的大车来了,那个张口修门牙的机修工说,他没有像你一样失去家人。再说了,行了,没有你们这些失败者我怎么挣钱吃饭?然后取出工具,拧紧钢丝,安装链条,换轴,润滑,安装螺母。

我好难毁了它,不管它意味着什么,我其实很在乎它。无论你去哪里,把它放下并锁上。即使你去田里割禾,抬头锁定也能看到。女儿笑着说:“你为什么要锁?”没人偷。我看着路上前后左右的行人,笑了:这怎么行?这辆自行车坏得没人真正偷过。回到镇上,把它锁在一棵长满牛皮癣广告的电线杆下。朋友带我喝酒,酒后打麻将,晚饭打麻将,饭后打,当晚睡在朋友家。第二天醒来才想起来,赶紧走了。嘿,它还站在那里。这是一辆便宜的车,也是一种廉价的生活。就像我一样,我很卑微,没有人能打败你。

后来买了摩托车,然后出去上班,自行车光荣退役。我把它扔进了杂物间。岁月不饶人,亦不饶车。而且,这么多年都被年轻坚强的我残忍地毁掉了。它锈得四分五裂,隐隐约约,就像一个患了癌症的老人。有一次回家喊收破烂。收垃圾的盯了很久,用一只手把它掰成两半,扔在三轮车上,递了一张旧的五块钱钞票,上了公交车,冲着我裂开嘴就走了。

我突然有一种悲伤的感觉。这是我的英雄。它不仅载着我走在乡间小路上,还载着我生活所需的东西。是我那些年生活的写照。我把它扔掉有点残忍。但好吧,早点去,早点重生。下辈子再骑自行车的时候,呵呵,最好离我远点,我喜欢的类型都要远离。

现在,我在一个繁华的城市工作,我仍然看到人们骑着自行车从我身边经过。在平坦的街道上,他们轻快地骑着自行车。恍惚中,我觉得旧日的日子在向我问好。我想起了我的自行车。我不知道它被那个垃圾收集器带到哪里了。轮回做了什么?会不会是建筑物的钢筋?也许是某个地方的钉子?如果你真的换回自行车,你就可以安全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