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枣清 ,投稿: 宋俊忠

  • A+
所属分类:爱情短文

我妈妈从她的家乡枣林村来城里看我。她没有带别的东西,而是从甜丝丝带了一大包黑油和红枣。妈妈还记得我“吃红枣的问题”!

枣林,家乡,是鲁西南著名的红枣产区之一。我美好的童年记忆大多与枣有关。

小时候三面青山环抱,一路不断的泉水从东山流下形成一条小溪,一路漂进村里。在村子中间的荷塘里,它快乐地旋转着,歌唱着,流向村子的西边。依山傍水有枣树,简直就是枣树的海洋。不然怎么能叫枣林呢?

每年枣树开花的时候,鹅黄色的枣花到处都是,整个村子似乎都被枣花的香气包围着。几里之外,依稀可以看到枣花,闻到花香。一颗枣掉进花里,大如小指肚。我们这些调皮的孩子,就像太阳猴,在大人不注意的时候从树上溜下来,光着肚子吃。如果被大人看到,会被骂一顿。但是大人们没有打我们,所以我们跳下树,笑着跑了。

临近收枣的时候,所有的枣树都一棵一棵的挂着,树枝都弯了。枣子有的是红色的,有的是黑色的,油乎乎的。甜丝丝的枣香使空气和人心变甜了!到时候,我们这群孩子会更加活跃。有时一块石头飞起来,放几颗枣子,最好是黑色和油性的。然后是抢劫。大人严厉的时候,我们光着身子在小溪里搓没有泥,但我们看着小溪边的枣树,想象着一阵风会把枣树吹走,这样躺在水里就能吃到又大又甜的枣树,不会被骂。但是,风从来不吹,真气人!

红枣收获的时候,更加热闹了,到处都是打枣的声音,大人的笑声,我们孩子的欢乐哭声。这几天,村南刚压出来的广场院子里全是枣子。我们只是躺在湿滑的枣堆里,一边打滚,一边嬉闹,一边吃饭,一边制造噪音。我们只吃到大人看着我们的肚子笑。那时,不管我们吃多少,大人都不会责怪。

然而,美好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我们家孩子五六岁的时候,枣树被树根砍倒,运到大地里晒干枣树,我们家的大地里也种满了铁锅和铁脸盆。我和我的朋友总是想哭。枣树不见了,到了第三年,小溪渐渐被截断。然后,我童年的乐趣就永远消失了。

然后是饥饿。没有枣的时候,有足够的食物,所以人们吃野菜和树皮。每个人的脸上都泛着绿光。那是奶奶去世的时候。有一次,我问妈妈为什么人没有以前好看了。我妈只是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没有回答我。

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不知道妈妈从哪里弄来一棵比我高一点的枣树苗。我高兴地和妈妈一起小心翼翼地种在小院子里。过了两年,小枣树长得比我俩都高。从那一年开始,每年都会收集一些日期。但是我妈妈不让我吃。她说把它拿到收藏品那里,换几磅盐,然后给我换几本笔记本。于是,这棵枣树成了我们的小银行。

这棵枣树的命运也不好。不知道树是怎么变成“尾巴”的。一天下午,我放学回家,看到几个穿着旧军装的年轻人,手里拿着木匠用的大斧子,疯狂地砍着我心爱的枣树。母亲坐在门外的地上,用补丁擦着红红的眼睛。我大叫一声,冲了过去。根据拿斧头的男孩的背影,他用力咬了一口。他像猪一样嚎叫,踢我,这让他很受伤。我瞪着愤怒的眼睛,怒视着这群人,双手抱紧我的枣树。不管他们怎么打我,我都不会放手。最后他们不敢像我一样挥斧,就带着坏笑离开了。我妈妈跑过去把我抱在怀里。我哭了“哇”。妈妈的眼泪也默默地滴在我的脸上。

1977年恢复高考后,我考上了一所省属大学。毕业后,我留在了省城。下班后,我经常想念我的家乡,我的母亲,当然我也经常想起红枣林。去年带老婆女儿回家一次,家乡的变化让我感觉回到了童年的枣林,山上到处都是枣树,只不过水不是当年的小溪流,而是二级泵站流出的更清澈的龙山泉水。

可能是由于天气好,我救了枣树,郁郁葱葱,长满了枣子。只有根部附近的疤痕没有去掉,还是那么醒目。

因为工作忙,我急着要回省城。我妈想让我们带点枣回来,但是还没熟,我也没让我妈给我们枣。妈妈只好说:“明年枣子再熟的时候,我给你送去,我也到你家看一看,看看大城市是什么样的。”我已经多次说好了:“那我明年就回来接你老人家!”

今年日期成熟了,我还是离不开工作,老婆正好去青岛开会。我不得不给我妈妈寄封信,让她自己来。现在妈妈来了,她知道我这里什么都不缺,但是我带了一大包红枣。我从妈妈手里接过包,迅速拿出一个放进嘴里。我的心似乎立刻变甜了。妈妈看着我的渴望,脸上的皱纹笑了。

我看着妈妈,默默地祝福她。祝家乡的枣林永远长满枣树,枣林里的红枣永远那么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