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南门 :本文作者: 可乐茶

  • A+
所属分类:名人故事

听说南门村是2014年全省唯一入选“中国十大最美乡村”的古村落。刚来南门村的时候,我是怀着无比的敬佩之情去的。在金湾留学两年,感觉珠海的交通很曲折,所以很欣赏珠海的美景,但是参观的地方不多。南门古村位于斗门区。我从电子地图上知道它在地理上离我很近。车程大概40分钟,于是挑了一个清晨,上了去南门古村的公交车。

下车后,周围很安静,老远就能看到南门古村的村门,路上只有几个稀稀拉拉的人。放眼过去,没有显眼的高楼大厦,没有嘈杂的交通,没有汹涌的人潮,一群人还记得一个孤独国家的样子。

我是一个方向感很差的农村人。进城后,常常分不清南北,记不住东西。所以出门在外,总是靠手机地图才有安全感。但是农村人不怕在另一个国家迷路。于是我关掉了手机的卫星定位,一路看了看四周,像个常客一样走着。宽阔的道路,狭窄的小路,蜿蜒的小路,鲜艳的花朵。我在主干道和小巷之间自由漫步,享受着古村的新奇。

走在一条铺着青石板的小巷里,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古朴和腐朽的气息。这些老房子中有许多仍然住着村民。一两个小卖部点缀着狭长的老巷子。几个孩子正在和狗玩耍。这只狗一起叫,很快周围的狗也一起叫。同样,这只公鸡也闲着没事拉几声,不一会儿,村子里到处都是狗叫。巷子里还藏着一家理发店。商店里的收音机里播放着阵阵粤语歌曲。理发师头发花白,戴着一副老花镜,用剃刀在黑色磨刀布上来回打磨,帮一位老人刮同样的灰胡茬……。我静静地看着这一切。耀眼的晨光让我恍惚,很长一段时间都觉得熟悉却又不真实。在我出生长大的小村庄,几百公里外,也有一群老房子,承载着一代又一代当地人的记忆,那些熟悉的石头小巷似乎就出现在这一刻的脚下。沿海的老家,当时盖房子,夯墙,也喜欢像南门古村的老房子一样嵌牡蛎壳。黄土夯土墙,中间嵌着巨大的白色牡蛎壳,低调、厚重、朴素。每次看到它,所有长满老茧的手和老茧的脚的祖先都浮现在我的脑海里,站在高高的木架上,举起他们的大锤,对着填满黄土的长方块大喊大叫,用力撞击,挥汗如雨。穿过这些南方的古墙,一股夹杂着泥土的湿腐异味,在很远的距离后跑进鼻腔。只是到了现在,南门古村落以一个外地人的身份毫无保留地呈现在我面前,而家乡的老房子却是经不起自然风雨,经不起后人摧残、坍塌、坠落的陌陌。南门是幸运的。村民们从岁月的长河中拾起这些记忆,拯救它们,保护它们。

我在巷子里走来走去,对比这些大型古建筑和家乡的差异,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大厅。来到南门仰慕我的名字,最吸引我的是易堂。我的初衷大部分是去赵家祠堂的祠堂——,这是南宋皇室最后的传承。潮汕人看重血缘亲情,一个小村子里往往有十几个祠堂。无论多少朝代更迭,只要血脉不断,宗祠就屹立不倒。而且祠堂建筑精良,规模宏大。在学校没有完全建好的年代,祠堂还在梓乡充当学校和老学究,或多或少在祠堂里学习了几天。所以,要想研究当地的历史渊源,需要从祠堂入手。

赵氏宗祠由五座精美的宗祠建筑组成,风格为三合一四式。每个入口都有一个天井,每个入口越走越高,使它变得宏伟。只是除了堂内的祠堂牌位,其他几个祠堂都被清空了。“ ”的意思是“郁郁葱葱的翠竹”。宗祠的侧院,有一片小竹林,庭院幽深,竹林掩映。看着挂在驿馆里的南宋皇帝画像,很难想象曾经创造封建经济文化高峰的朝代,曾经称霸中原的北宋山川,充满风雨战乱的南宋朝廷。现在只有十几副子画像,祠堂里的香味挥之不去,无尽的岁月无声无息。

大殿两侧有我从未见过的蚝壳墙,与印象中旧时夯筑的黄土墙完全不同。它们是由牡蛎壳用铜线串成的纯墙。许多巨大的牡蛎壳像琉璃瓦顶一样排成一排,令人惊叹。经过数百年的风雨,这些灰色牡蛎壳的边缘已经磨损和滚动,看起来像一个覆盖着褶皱的静止的波浪。从这些牡蛎壳中隐约可见的是六百年前的一波又一波。皇朝后裔脱下铠甲,放入战马,铸剑为犁,开垦荒山,在这个小渔村开辟花园。他们把受损的军舰留在海上,拿走木材,造出小渔船,这些小渔船刚刚扎根。透过这面牡蛎壳墙,我看到了南北祖先血管的融合,看到了南北文化相互激荡后的沉淀。这些融合和沉淀最终形成了南门古村落。

如今,南门古村落是珠海幸福村项目的重点建设扶持对象,众多衍生景区正在建设中,证明这个古村落的关注度与日俱增。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南门将作为斗门区乃至珠张新兴的名片呈现在世人面前。不过,我更想看的名片不是全新的广厦南门,而是历史文化积淀下来的纯正南门古村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