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人和一只羊 :发表人: 王族

  • A+
所属分类:世间百态

上帝说,你一定爱新疆的羊。其实这是我对上帝说的。我觉得上帝应该这样对新疆的羊说。在新疆,羊是什么动物?这似乎是一个谜。也许只有上帝知道答案。我在新疆生活了这么多年,接触和听到的关于羊的故事数不胜数,但图尔孙州的羊印象最深刻。1993年8月,第一次踏上帕米尔高原,高山反应让我头晕目眩地在高原上生活了十几天。下山过大坂时,突然看到大坂腰上有几条清晰的线条,那是几条被来回走了很久的羊踩过的路,在明媚的阳光下变成了一条条缠在山上的丝带。羊每天用四只蹄子绕着石头山走。过了很久,他们走出了一条无路可走的路。我觉得羊真的很棒。

后来知道放羊的名字叫图尔孙,就去找他。他住在一座小山上,养了2000多只羊。当我问他一只羊值多少钱时,他有点自豪地说,200。我一数,就很惊讶。原来这个民族的有钱人是那些穿旧衣服,住在高原上的山里,靠烧马粪取暖的人,但他有40多万元。在1993年,这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我问他怎么会有这么多羊。他笑着说:“大羊生小羊,小羊没生小羊就长大了,小羊没生小羊就长大了,就是这样,很快!”哦,这种赚钱方式足以让想赚钱的人感到心酸!我不敢看不起他,但他似乎对我不感兴趣,让我停止说话、唱歌,把他的羊赶走。不知道牧羊人心里怎么想的。他跟我告别后,就跟羊混在一起,变得像只羊,很难分辨。

一年多后,朋友约好了图尔孙让我去他家做客。一进门,图尔孙就说他给我们准备了一大块羊肉。在新疆吃大块羊肉总是令人兴奋的,所以我们立刻兴奋起来,四处寻找煮肉的大锅,但什么也没有。“大羊肉呢?你开始做饭了吗?”有人等不及了。

“在那个地方/有一只羊拴在树上,很丰满,让人觉得是只好羊。刚才进门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这只羊。它悲惨的样子没有引起我的注意。我知道,当人们在维吾尔族的家乡做客时,更吸引他们的是他们独特的食物和好客,以及热情美丽的女孩。至于一只羊是怎么被宰的,几乎没有人在意。看来这只羊今天要结束它可怜的生活了。它保持着一双纯净的眼睛,看着我们这些来参观的人。我在心里说,羊,你不知道,我们是来毁灭你的。上帝注定你长得越好,被吃掉的就越多。多年来,人们在吃羊的时候一直都是心安理得的,但是如果让羊吃人,那就乱套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这是造物主已经为我们定义的生命关系。没人能改变它。

大家都同意自己动手宰羊。图尔孙笑了。“这取决于你的”。三个男孩卷起袖子,高举刀子坚定地走向羊群。羊抬起头,咩咩叫了两声,声音洪亮而平静,好像要赶走他们三个。他们无视绵羊的叫声,向它们扑来。但是,杀羊的场景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简单。羊开始和他们比赛,说这是一场比赛。是他们暴露了太多的杀戮。羊被一根粗绳子捆着,没有太多的空间来展示它们的技能。只是巧妙地避开了他们。他们一个个都扑到了空中,一个人出人意料地倒在了地上。其他几个人扑向羊时很害怕,担心它锋利的角会刺进他们的身体。几个回合后,他们徒劳地后退了。

图尔孙笑了。“大羊肉不容易吃!”他走到羊跟前,伸出手抚摸羊的头,喉咙里开始发出奇怪的声音。羊向图尔孙倾斜,闭上了眼睛。图尔孙轻声吟唱的旋律是一首古老的旋律,让人感觉有白云掠过高原,有成群的羊在草原上悠闲地吃草,或者有深山里流淌的雪花。漂亮的女孩在洗头……绵羊一副陶醉的样子。图尔孙继续发出吸引羊的嗡嗡声,羊慢慢地倒了下去,把喉咙给了图尔孙。图尔孙的刀轻轻捅了进去,羊没有挣扎,甚至没有颤抖。鲜血喷涌而出,洒在图尔孙的脚上。

我们震惊了!一瞬间,一只充满灵性的羊,一个维吾尔族男子图尔孙,彻底震撼了我们。眼前是一个似幻似幻的世界:神秘、宁静、从容、安详……坐在图尔孙的土房子里,透过小窗,我看到帕米尔的雪峰闪闪发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