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脾气 ,来源网友: 秋阳 [文集]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我父亲多年前去世了,我仍然记得他。父亲留给我对他脾气最深刻的记忆。

我父亲是个脾气暴躁的直男。我是父母的独生女,但父亲对我很严格。我不仅被爸爸骂了,还被爸爸打了。另外,那是我头上的木棍“和冰雹”。我从来不敢在父亲面前说太多,更不敢做错事。

在集体合作的过程中,父亲爱管闲事,该管的不该管的都要管。那时候每个家庭都很缺吃的。女性去生产队上班,忍不住偷偷掐一粒耳朵,捋一把豆子,或者摘一个苹果。他父亲虽然是普通会员,但是看不到这些东西。每当他看到他们,他总是盯着他们,严厉地斥责他们。虽然父亲大吼大叫,从不向制作组长汇报,但大家还是很讨厌他,不敢在公开场合说出来,却在背后狠狠骂了他一顿:“死老头,他是谁?”时间久了,父亲得罪了很多人。如果生产队长安排农活不当或者做事情不公平,他爸爸会跟队长打得脖子粗脸红,生产队长肯定不喜欢他爸爸。父亲的“不厚道”让很多人讨厌他,害怕他。父亲在制作组工作很辛苦,但在制作组的生活并不轻松。我妈经常给我爸提建议:“做好自己的工作,管好别人的事就好。你激怒了所有人。村民以后怎么见面?何必呢?”我爸就是不听,还骂他妈骂人,所以还是管好自己的事。父亲是这样一个人,没有人能帮助他。

1966年初夏,吴叔叔去天津做脾切除术。住院期间多次写信询问吴叔叔的病情。五叔出院的时候,怕我不放心。回来的时候他特意绕道去了青龙县,我在县人民银行工作。一个叔叔很高兴认识,但是五叔看到我瘦了,脸上缺少年轻人的光彩。吴叔叔是医生,就问我是不是生病了,该不该去医院检查。我说我没病,主要是工作累,整天写材料,经常熬夜加班,业余时间还要看书学习,导致严重失眠……

过了两天,五叔急着回家,怕五姨会想他。五叔回国的第三天,父亲骑着驴去县城。我问我爸来县城干什么。我爸说:“你五叔说你生病了……”原来我爸是特意来看我的。从我家到县城六十多里,除了山河,五十多岁的人不知道有多累,我确实有点心疼。我说我没病,主要是经常失眠。父亲用信不信的眼神看着我,叫我不要太累……

第二天,父亲想回去。我说我从远方来,就住两天。父亲说:“你放心吧,家里没病。制作组很忙,你家耽误不起工作点。何况队里还有驴……”。父亲坚持要回去,我知道我留不住。早饭后,我把父亲送到城南的河边。我对爸爸说:“爸爸,你老了,生产队里有班干部。你应该多管闲事。不值得生气。伤害你……”

过了一会,我爸说:“不用管我。我不在乎以后的制作团队。……”

听了父亲的话,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滋味。父亲确实脾气不好,但他是一个真正的耕耘者,内心对集体对国家那么忠诚,所以做一个违心的人无疑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那一刻,我想对父亲说几句安慰的话,但我想了很久,找不到合适的话。父亲骑着驴过河,看着他的背影。我的泪如泉涌:我心里很清楚,因为我的两个字……

父亲还是和自己一样,在以后的岁月里和很多人并肩作战。虽然他和很多人伤了感情,但是他觉得自己说的做的都是对的。其他人也在心里承认他父亲为人正直,没有私心,但遇到他的人都恨他。我父亲得罪了整个制作团队的所有成员,包括关系好的。父亲经常不卑不亢,甚至有人找借口和父亲吵架,发泄自己的怨恨。在几十年的集体工作中,父亲没几天过得好。直到生产队解散,把土地承包给家里,70多岁的父亲才被放出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