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乱 ,发稿人: 黄秋燕

  • A+
所属分类:随笔日志

青青河边的草地,连绵不断的思远路。

——铭文

清明节的时候,我回家拜山扫墓。印象中已经有好几个晴天没下雨了,不再是“晴天下很多雨的意境,路上行人都想断魂”。我家乡的崇山仪式不多,除了祭祀、烧鬼纸、烧香、拜神、放鞭炮……。只是从一个山脊到另一个山丘的路特别难走。唯一的安慰是我眼中无尽的草色。

我对祭祖礼仪一无所知。我只是机械地跟着长辈走,看着坟前的草被火烧黑,心里有点心疼。这是一个好春天,多好的生长季节啊!然而我什么都没敢说“ ”。我只是在心里默念着每年这个时候必须想起的诗句:“野火从来没有完全吞噬它们,它们在春风中又一次高大起来。”

天真无邪的孩子笑得花枝招展,摘下野雏菊送给忙碌的大人。大妈哄着“ tomboy ”小表妹鞠躬,于是双手合十蹲在那里要了几份礼物,我低头偷偷笑了笑。

山里鞭炮的轰鸣声不断上升,硫磺的气味弥漫了整个世界。

长辈们还在忙,我们晚辈坐在树荫下休息。一个小孩问我:“妹子,我们崇拜的是谁?”她手里点着的一根香,沾着地上的草,散发出一点灰烟。我们在崇拜谁?“祖先,我们的祖先。”我把孩子的手从受伤的草地上拿开。“不要伤害它,它会受伤的。”大叔走过来冲着孩子吼:“怎么回事?没看到香已经熄灭了吗?”对了,他也怪我和大堂姑娘:“你们两个也是。这样的小事你做不好。”我叹口气盯着地面,看着四周烧焦的草地。我多么希望会下大雨啊!

清明节让人联想到雨露,但我总会想到葱郁的青草,一棵接一棵地从地下冒出来,整个春天都蔓延在田野和村庄里。就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清明为什么叫“清明”,也从来没有认真思考过“生”和“死”这两个命题。

天地设大节,连我手机里的屏保都自动换成了零时刻满满一片晶莹露珠的绿叶图,两句经典的话——“。梨花风在清朗中吹,游子寻春出城。”在我看来,清明的意义在于回归自我,反思自然界中的自我。总是说“会天长地久”。天地之所以能长,能长久,是因为能长生不老。老子说:“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者强,胜者强。知足的人有福,被迫的人有野心。长久不失位者,生而不死。”能认人的才算聪明,能认自己本性的才算清明。我们应该像草一样。能战胜别人的才算强大,能战胜自己的才算强大。作为人,坚持道,就能长久;长寿是死而不朽的精神。世界之广,包容之大。草从来不和花斗,草却不能和花争春。“好的像水”,草比弱水坚韧三分。

这条河又宽又平静。回望远方的群山,随风摇曳的小草,屹立万吨绿的小草,听得见灵魂说话的小草,我仿佛听见它们在歌唱——

“青青河边的草不老;野火从来不会完全吞噬它们,风雨吹不下来;青青河边的草地,一直延伸到海角……”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