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归途中带着爱 |发文人: 陈亮

  • A+
所属分类:世间百态

作为一个常年漂泊的流浪者,每一年都在临近年底,回家的喜悦溢于言表。可是,在家的日子总觉得好短。走完所有的亲戚,你将不得不踏上新的工作之旅!

今年也不例外。和家人总是有说不完的话,说不完的苦。特别是订票后,几乎每天半夜都有两个老人陪我坐,不是给你煮糯米,就是给你炒花生。好像他们要把今年没时间在电话里说的话和吃的东西都补上。说话的时候,电视一直开着。这期间每个人的目光都会盯在电视上,但自己的话和担忧却在心里酝酿着。每天晚上都是半夜才勉强“分手”。

只是今年回归的天气不好。虽然不时会下雪,但预定的返程日期不会让你自己做决定。知道我第二天就要走了,我妈几乎忙了一晚上。首先,我做了一大桌菜。一大家子人坐下来慢慢享用后,我妈开始给我炒花生,烧锅盔。最后,她把萝卜干和土豆干分别装在塑料袋里。

除了这些,我妈还用事先缝好的几个棉布包装了玉米糁、蚕豆、核桃、红枣、绿豆、土豆粉等乱七八糟的土特产。看到我妈一直翻箱倒柜忙个不停,连她做的酱油都是几瓶装在干净的罐头瓶子里,一个大袋子鼓鼓囊囊的,我就对我妈说:“算了,妈,外面什么都有,别忙了!”“嘿嘿,我和你爸爸在家里种庄稼很多年了,也没什么富余的钱。我们家有很多这种土特产。”我妈一边给我收拾行李一边笑着说,“外面什么都有没错,但是你看现在物价飞涨,什么都贵得吓人。我们在家里过完新年就花了几千块钱,更别说城里人了。这些东西虽然不值钱,但至少暂时不用花钱在外面买。你存的就是你赚的。”“但是你包这么多我怎么拿?现在还在春运高峰期,路上下雪,车上人多,真的很不方便。”我跟妈妈解释。“现在交通方便。都是坐车的,不需要太多力气。门口有班车。你怕什么?再说,你们两个,在路上互相照应,两个大人拿着这个包袱算什么?”我妈让我无语。我不得不放手。

刚睡到凌晨四五点听到妈妈起床忙碌的声音。原来她用电饭煲给我们煮了一大锅茶叶蛋,说是让我们的车饿了来充饥。然后他给我们擀面条。我们起床的时候,妈妈已经收拾好了一切。

两个老人吃完妈妈做的面,拿了两个大包,依依不舍地把我和老婆送到村口的石拱桥上等公交车。不管我们说什么,老人拒绝拿出他们打包的所有东西。

过了一会儿,班车鸣着喇叭呼啸而过。我和妻子费了好大劲才把这两个大包搬上了公共汽车。车子发动的那一刻,虽然我在纠结妈妈收拾的那两大包东西,但我清楚的看到两个老人眼里噙满了泪水,再也说不出话来。刹那间,我不再为这个而呆滞。虽然离别的心情和两位老人一样痛苦,但我的心很亮。我知道这个包包不仅是累赘,更是老人沉重的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