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 ,网络写手: 石泽丰

  • A+
所属分类:随笔日志

黄昏时分我来到这条支流。更具体的说,那天下午,我约好陪朋友吃饭,客人还没来(或者我来早了),其他几个陪客都在打牌,我就一个人去了支河。好在酒店离茶江不远,只要走过一座桥就可以了。

记得90年代初刚来这个小镇的时候,是个热闹的客运码头。小镇里进进出出的人,大部分都选择了坐船。20多年过去了,飞机、高铁、高铁的通行,已经抛弃了客运轮渡码头,变成了小渡船的码头,寒冷。旁边的前售票厅被分成几个房间,其中一个是小卖部,小卖部里没有顾客。反而是几条狗在门前互相追逐,让码头广场在冬夜里略显热闹。

我穿过生锈的铁门走进去,河水平静如水,整个世界仿佛陷入了一种沉思,或者说是回忆过去。然而此刻,茶江不愿意说出来,仿佛一切都结束了,没有必要再说话。小区里的一切都是一样的,比如驳船,比如驳船的锚链,还有两艘停过的渡船——。我看到船主把甲板拖干净,然后收拾好拖把,下了船,走出铁门。这时,整条河上只剩下我一个人。

一个人的世界可以什么都不想,但是大家都一个人的时候,我总会想起一些过去的事。我害怕我会忘记他们。我害怕回忆的绳子,不会把那些遥远的东西绑住,因为从此以后,它们不会再回来,也不会让你深入其中。就像眼前的河,你牵一只手,放下,再牵一只手。前后绝不相同,之前的手已经流了。春秋时期孔子深深叹了口气:“逝者如斯夫!”

站在河边眺望过去,对岸是一片大陆,大陆曾经是主要河流。不知道长江为什么在这里耍脾气。一条河正好绕过主河道,从上游跳起来形成一条支流,然后跳到下游十几公里才汇入主河道。就像我们年少无知,总有办法,故意不跟在父母后面,而是绕道而行。自从茶江到来,船只就来了,这个小镇有码头,有长江经济。然而,他们中的一些人走得很远。很多曾经从这里顺流或逆流而上的人,再也回不来了。在护岸上的石头静静地躺在那里,在我们面前形成了一幅静止的画面。也许他们看到了太多的魔爪。他们凝固了感情,变成了一种静止。

虽然我没有从这里上下船,但我来过这里几次。每次拜访后,我都无忧无虑地离开了。这次也不例外。——我只是来看看。看完又要走,还要陪客人。我来来去去,就岔江客运码头而言,是路过的人吗?我知道,在它眼里,过去的人太多了,多少人离开了这里,多少人从这里回来了。它珍藏心底,让在这里经历过,生活过的人回忆起来。可惜随着城市的发展,人来人往,很少有人回忆。他们和附近的居民一起,在艰难的日子里忙碌着,忘记了客运码头的存在。

现在,原来的建筑,矗立在河边,仿佛被召唤,却被岁月的尘埃反复淹没。我觉得:过去很遥远,随之而来的总有一天会过去,成为过去。这样想着,电话铃响了,催你吃饭。听说吃完饭,客人要赶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