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村子的额头上 |发稿人: 江思恩

  • A+
所属分类:名人故事

村庄

坐在窗前,怀念村庄。

村庄位于江西西部的红色土地上,被群山紧紧地拥抱着。远远望去,树荫遮住了太阳,只有炊烟袅袅升起。

一根粗大的土梁蛰伏在村口,老树直立在土梁上。这棵苦涩的老树将风霜藏在岁月的年轮里。祖先走了,但老树还在。两个池塘之间翻了几十间土房,流水声如镜。狗守着门,畜禽随意走动。

田地是女人,村庄是子宫,庄稼是一代人。田地把所有的努力都倾注到了村子里,给了村子骨头,血肉,滋养着村子变得越来越胖。村庄的蜕变忘记了田野里生育的痛苦,领地向外扩张。田野揣摩着村庄的心思,搬出了更多的阵地。

要撑起的村子有多大?田野静止不动,眼睛在村口擦着土梁。

未铺路面的道路

土路溢出元爷,土路的走向是家乡的极致。土路比草还低,颜色比落叶还深。习惯了高风景的人,总是忘了土路的样子。

晚上,土路用月光绣的旧棉纱盖住它的身体;下雨天,土路唤醒泥泞,演绎一个风雨侵衣的故事;夏天,土路把自己的情绪交给炎热,生出一丝凉意。不,这些还不够。土路过小桥,与溪流共舞;土路上山,向天空示爱。

我沿着土路走着,土路扭动着灵巧的身影,一路滚动着,抚摸着。那些奶子在土路上歇息,仰望云后的岁月,不知不觉水泥就穿过了土路。停在路口,却摸不到大地的脉搏。

我看着这条土路有多旧。他们一句话也没说,身体微微颤抖。

老牛

闲久了,自然有对工作的向往。鸡叫了三声,老牛吃了牛棚里的最后一根稻草。一对被时间磨损的犁头,承载着久违的谚语,打开了天空。岁月的麻绳嵌在老牛的炭黑皮里。老牛记得自己是谁,重复着耕田的工作。

日出时。老牛把腰弯成犁形,用鼻子翻着笔记的书页,虔诚地为田野梳理着头发,帮助蚯蚓解决后顾之忧,为庄稼注入……。它用鼓声的肢体拨动大地的琴弦,搅动庄稼最初的心;它用倔强深情的眼神俘获了秋的心。稻田耕作是你抬头仰望的季节。

日落时分。老牛沉默了,弯下腰,用自己的钱做了趟,默默的跟着劳动的阶梯升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