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年 文章作者: 胡临雪

  • A+
所属分类:爱情短文

前天,应朋友邀请,我欣然去他家杀猪拜年,感受了节日的气氛,却和我记忆中的场景相去甚远。

我朋友的村子叫大岔口。只有40多户人家,只有两家养猪。杀猪的时候,孩子自己玩手机游戏,没有我们小时候那么有希望,那么活泼。

回想二十年前,村里杀猪是一件很严肃很庄重的事情。请你老公挑个好日子。杀猪的前几天,你已经约好了吃“血汤肉”杀猪的亲戚和人。拿刀的人不能随便找。他们一定是村里德高望重,技术过硬的人。他们砍了一定会成功。他们不能修理他们的刀子。修他们的刀不吉利,师傅家不高兴。

过年杀猪的早上,持刀男子把盐水均匀地放在木盆里,把杀猪刀斜放在盆里,郑重地把木盆放在家人的神龛上,在神龛前烧了三根香和一沓钱纸,打发那些孤魂野鬼骚扰正常杀猪;然后三个强壮的帮手和持刀的男人把猪拖出猪圈,孩子们紧紧跟在后面看热闹,满心欢喜地等着吃猪肉,这也是“孩子的急切,别哭,腊月过后杀猪”。

杀猪的地方不能随便选,一般要安排在自己家门口。猪被杀后,持刀者立即将准备好的钱纸在杀猪口涂上猪血,分成两捆:一捆绑在猪圈上,一捆绑在家里的神龛上,以感谢祖先的好意,希望祝福来年五谷丰收,六畜兴旺。

真正的兴奋始于猪被解开并打开的时候。持刀男子舀出猪头槽的血,交给女主做血糕豆腐。做血糕豆腐,选半肥半瘦的肉,剁了。和豆腐、槽里的血混合后,揉成拳头大小的球。关注它的人应该放一些橘子皮和辣椒粉。吸烟后,味道更加醇厚。持刀者将猪头骨、猪肝、粉肠、猪肺、杀菜切下交给女主人,女主人中午会忙着做“血汤肉”。其实也就是说,把这些猪骨砍下来,和猪一起放进一个大铁锅里,放在水里,然后抓一把豆豉丢进锅里,用大火炖。大人们忙着把剩下的肉分割成三斤左右的长条,在上面搓盐,堆在陶罐里腌制腊肉,而孩子们则被拆下的半扇门做成的临时案板紧紧围住,在大人们不注意的时候,切下一块瘦肉或者裹着一些盐的猪肝放在炭火上烤。这时隔壁的小朋友也过来凑“取乐”,切下一小块肉烤着吃。于是,长辈喊走了孩子,孩子又来了。……长辈们喊着只装黑。其实长辈也知道猪一年只杀一次,平时看不到肉。我希望孩子们多吃点!更何况在过去的一年里,孩子们拔猪草、煮猪锅、喂猪食的功夫也不减。

好忙,中午了。客人随主人的便,客人分两桌,按辈分坐。一人一碗骨头汤,面汤洒上切好的青香菜和洋葱,整个屋子弥漫着鲜肉和洋葱的香味。客人们举杯互祝新年快乐,期待来年丰收。当他们80%喝醉的时候,男人就有了猜密码的欲望,于是就喊“全福寿”。只有腊月是农村人努力工作的节日,只有在这个节日里,人们才能放纵自己,脸上露出轻松的微笑。女主更热衷于添食添酒,温暖的屋子里充满了人们辛苦一年后的欢声笑语。之后,女主人会给每位客人和她的邻居一块肉,这体现了主人的慷慨好客和和谐的邻里关系。

现在吃猪肉,还要考虑猪肉从哪里来,喂多少工业饲料,喂多久。在村子里,再也看不到肥猪满柱,杀猪后全村都能尝到的和谐景象,火坑的横梁上挂着一串乌黑发亮的腊肉。我知道随着时代的进步,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我再也不在乎在火坑上杀猪,熏咸肉熏得又黑又亮了。可是,这是不是少了一点点浓郁的味道却多了一点点想家?

突然,我有点怀念小时候的猪。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