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冬天 投稿: 柳瑞林

  • A+
所属分类:爱情短文

冬天不仅是寒风凛冽、大雪纷飞的季节,更是舌尖上的盛宴。

作为一个生活在山区的人,土地人烟稀少。每年春耕播种,夏播夏种,秋收,往往忙得两头都享受不到美食。他们没有头脑,没有时间享受美味的食物。一日三餐就像跑腿,只要填饱肚子。

只有到了冬天,对于农民来说,才有充足的时间让矜持的舌头放下架子,让味蕾不再单一,充实灵魂。

大米放入谷仓,红薯放出地窖,玉米去皮。过了初霜,最后一季的女用作物——白菜经过剁、洗、切、“、”腌制等一系列工序后就没事了。剩下的就是忙着做好吃的,好好犒劳男人,犒劳自己。让辛苦了整整一个春夏秋的家人,吃饱了自己想吃却没时间吃的东西。

早上用大锅蒸一大锅红皮或黄皮的红薯,让刚起床洗脸的一家人可以吃红薯和红薯。把同样个头大小的土豆放在一个大瓷盆里,用手拿起一个,剥开,打开,咬了一口,很烫。香是甜的,粉是甜的,吃不饱。那种幸福沿着舌尖一点一点到达你的内心。

土豆只是早餐前的小吃,高压锅里有白米,桌上有方肥而不腻的土豆纸,黑而有光泽的炖蘑菇,香而油的红烧红烧肉,辣炸河鱼,味道很棒,让人胃口大开。

过了立冬,趁着晴朗的晴天,我们把豆子、面粉、大米等一切磨成浆,把豆饼烫成丝,用竹编烘干,可以炒,也可以煮。做豆饼的时候,我们炒两个蛋饼,加上葱、蒜、辣椒粉等调料,是城里人享受不到的美食。

冬天雨雪很多。“旧瓶子里有一抹绿色,安静的炉子里有一抹红色。”下雪天,无忧无虑。在农舍里,一家人围坐在火炉旁。饭桌上,全是火和雪。炉子上有一个小铁锅。锅里蒸着,春天的笋干,秋天的豇豆干,茄子干,月亮菜丝,配猪肉和羊肉,用火锅煨。面对满桌的菜肴,你自觉不自觉的举起酒杯,美美的喝了几杯。如果有客人来了,在主人和客人之间推一杯换换口味,在火锅里再加一壶菜,喝一壶又一壶自己酿的糯米酒。“我偶尔会尝到酒的味道,空杯子一直留着。”

腊八结束后,家家开始杀猪宰羊。这个时候杀猪叫顺年猪。住一个房间的人要请吃猪胗,这叫吃胗。其实比过年还要隆重。汤圆装大锅,煨烂的肥猪肉装大锅。做体力劳动的人不怕吃油腻的猪肉。今天张家杀猪,请我吃猪胗。明天,李家宰了羊,叫你喝羊肉汤。大家都很开心,很开心,享受着激动和亲情。那种味道,那种感觉,那种幸福,永远不够吃,永远不够回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