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四月,看花又一年 、发布人: 花自飘零

  • A+
所属分类:爱情短文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经不起风雨的侵袭和岁月的流逝。有了这个春天,有了我们的岁月,我们需要珍惜,不辜负我们的期望。

-铭文

近几天不确定的天气把整个暖春推到了稀薄凉爽的边缘。直到风雨初歇,晚风再次席卷天际。听着他们在窗外吹口哨,他们突然为一束束像云一样盛开的樱花和南湖的桃花担心起来。这样的情况不知道会散多少奖金。

清晨,天空晴朗,风平浪静,昨日的风起云涌早已明朗。大量的阳光温柔地抚摸着,温暖而柔软,像母亲温暖的手掌。伸出双臂,想拥抱这个充满温暖和爱的春天。还是睡在阳光下,不知道是多么美好的时光。

四季的流动总是那么安静,那么美好。春天只是季节里最青春美丽的一章,是季节给世界的美好。阳光柔和,雨水充沛,暗暗滋润万物。它赋予生命的力量,以新生命的姿态迎接世界。当春风吹起,春雨吹起,它变得强大而神奇,给人一种突然的惊喜和惊人的美丽。

我想一个人在乡下散步,赏花看柳。每一株植物,每一棵树,每一个时期都持续一段时间,这是季节的相遇,也是时间的善意。

毕竟四月春暖花开的时候到了。田野的光明亮干净,清澈潮湿,树叶像金子一样。绿的是绿的,粉的是粉的,明澈里一切都那么安静。

在路过的地方,一排排落叶树木平行于道路两旁,绵延很远。枯枝已经得到了春天的讯息,孕育出嫩绿的叶子,整个枝干顿时活了过来。每棵树姿势都不一样,骨骼清晰,站着出神。它看起来像一幅艺术画,古韵简单,清远庄严,古意缠绵。

湖边的樱花盛开得灿烂,开着粉嫩的花朵,羞涩地挺立着,像古代少妇娇媚的脸庞上那芬芳的胭脂水粉。几棵桃树叶细花厚,小桃花肆意艳。桃花在春天是一种美。桃死烧其华。是的,瑶瑶,美丽,孤独,红色的火云在树枝上闪烁,燃烧。无辜的燃烧,妖娆的燃烧,爱的燃烧,只是在心里等着那个人,坚持着,不肯死。

“如果你能像这些花一样耐得住寂寞,你就会拥有一种深入人心的美。”

远处的油菜田在远野铺开,金黄的油菜花大多枯萎凋零。只剩下几朵小黄花,随风摇摆,枝头余香犹存。花落处结有细长而有棱角的黑色种子,农民们用它来提取成熟期的芥菜油。

在古老的农村,家家户户冬天种油菜籽,到了春天,田里的花如海,金黄的花菜浩如烟海,香气扑鼻。整个世界的芬芳吸引了成群的蜜蜂到田里采花采蜜,蜜蜂在田里嗡嗡叫,养蜂人欢天喜地地采来采去,花朵在他们黝黑的脸上绽放。

走在乡下,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像走在故乡的田野里,感觉广阔而宁静。美丽的季节和美丽的风景总是让人快乐。长期生活在闹市区高层建筑的夹缝里,越来越快的生活节奏早已植入到生活的颗粒中,偷走了赏花听雪的心情,让人喘不过气来,喘不过气来。

漫长的人生道路,浪费了很多时间,往往忽略了内心的需求。不管是忙还是闲,如果不能让心深流,我们只是按照既定的模式一步一步地埋头在路上。

而自然的宁静,一直是心灵最合适最舒服的良药。

童年时的旧村居,就藏在连绵的山脚下。一条狭窄的道路蜿蜒而上,在上下村庄之间延伸。道路两旁是村庄和田野。田边有菜地和池塘,一条清澈的小河静静地在村庄间流淌。

老房子的两边,种了几棵桃树。春天,莫莫开出了粉红色的花蕾,花蕾很小,叶子很薄。梨花洁白,杏儿粉,白玉兰早就长满了枝头,硕大的花朵洁白纯净,白得耀眼,白得透明。老房子的后山,春天,满山都是红花,让整座山都红了,花爱好者的脸颊也红了。

在院子前面和房子后面,麻雀叽叽喳喳地谈论它们的家常生活,而黄鹂在春风唱歌。鸽子和燕子在屋檐下做了温暖的巢。和朋友一起上山采野花,挖草药,拾柴火,下棋,打草,在草地上玩耍。宁静的乡村,阳光温暖,青山屹立不倒,牛在山坡上悠闲吃草,炊烟从屋顶缓缓升起,仿佛时间在那一刻停止了流动。

台湾作家张晓风说,“农村的日子是一碗金光闪闪的金子,贫穷的生活中洋溢着老皇族的荣耀。”

没错,这种光辉隐藏在记忆深处,在琐碎的日子里消失,在相似的场景里叩击心灵,给人温暖和震颤。记忆是一束光,它把心引向它想去的方向。家乡的春天已经渐渐远去。现在,春天已经去了几十年的春天,我只愿坚守心中的那份美好,看着它回到春天,再开一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