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夹和黄蜂 :来源网友: 光其军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铁夹和黄蜂是两个不相关的东西,但是我们从垂云角走回来的时候遇到了,深深的受到了威胁。

铁夹不是衣夹,而是猎人埋伏在山里秘密地点捕捉野生动物的工具。目前山上植被普遍较好,树木交错,灌木茂密,杂草蔓生,非常适合藏匿和移动动物。猎人的铁夹是专门用来对付他们的。它们被埋在动物经常出没的地方,覆盖着松散的毛发和落叶。铁夹埋的地方,猎人一般都会做标记,有良心的猎人也会在附近的树上挂一条红线,以免让人误闯。也有一些猎人埋铁夹以为自己熟悉,连红线都懒得牵。伏击区难免有人被抓。

我第一次了解铁夹是十几年前在山区的一个家庭里。那个家庭的儿子是个猎人。我和他家人说话的时候,他带着野猪回来了。当我看到野猪的时候,我很好奇,不再说话去看它。野猪死了,一条腿被铁夹砍断,腿上的冻血已经发黑。再看它的眼睛,有一半是睁着的,仿佛有一种仇恨,也深深刺痛着我。一直以来,我都不会忘记铁夹和野猪的眼睛。

垂云魁和梅碧泉位于一座山上。上山的唯一路径是植物密集生长的地方。一些动物,如野猪、羚羊、野兔等。,快速繁殖。猎人们很开心,当然也埋了很多铁夹。我刚上山的时候,一个在山脚下整理菜地的老奶奶告诉我们:“上山要注意。山上野猪成群。”她说的很亲切,提醒我们注意。

从美碧泉到垂云魁,站在杂草落叶上,沿着林中的缝隙走,却没有遇到一个铁夹子。但从垂云魁走回来,一路小心翼翼,惊心动魄。当时秋阳已经倒在山后,没有阳光照射的山林,瞬间就黑了。回来的路,走了几十米,突然出现了几个岔道,看起来像是要来的路。选择向下的路径其实不是路径,而是树与树之间的缝隙。上面也有草,也覆盖着枯枝落叶。一开始没想到有什么危险。我只是拨弄着堵塞的树枝,向旁边走去。走了十几米,前面出现了一大片小小的老竹,吞没了陶。几个人在前面停下,回头看了看跟着他的人,说,没办法喂。后面的人回答:“没门。”。他从不停止说话,他的前脚碰到了什么东西。他只听到“ pa ”,一个锈迹斑斑的铁家伙从覆盖着松散毛发和落叶的泥土上弹了起来。几乎同时,我们都叫它铁夹。真的是铁夹,后面的人说,从旁边折断一根树枝,从陷阱里把铁夹捡起来放在一边,会让猎人暴怒的。

我们回去的路显然是错的,我们去了猎人设下埋伏的地方。回去再爬,不然就是走错了。因为当我们遇到一个铁夹子的时候,我们又走了,我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根树棍,用来打开被挡住的树枝,探索路上陷阱里的铁夹子。有了树枝,就会有安全感。十几分钟内,我们在非道路的树木间行走,发现路上有十几个形状各异的铁夹,上面覆盖着松散的毛发和落叶。看着找到的战利品,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警惕性大大放松。

带着胜利的喜悦继续下山。很久没见过铁夹了,没有以前铁夹的热情。偶尔我只是用一根树棍把前面路上厚厚的乱发拉下来。再往前走一点,前面拿的人突然大喊:我中奖了。他们连忙一起跑过来,几个人连忙对被抓的人说,别动,动得越紧。用几只手放在一边,用手将铁夹拉到两边。很快,铁夹子松了,那人赶紧把脚从鞋里抽出来。脚被拉出来后,他拿出鞋子,用木棍插上铁夹,这样拉铁夹的手就可以空出来了。但是棍子很脆。无法接受铁夹的强大力量,只好另找一块石头塞到铁夹口中。脚,手,被解放了,铁夹被打败了,猎人被打败了。这只是见人。如果动物相遇,被铁夹子夹住,动物有这样的团结和智慧吗?突然想到动物被抓后的尖叫嚎叫,还有那双孤独无助乞求救援的眼睛。我也想到了猎人看到猎物被捕获时的高昂情绪。我不禁感叹人类这么残忍!

说来也怪,自从被铁夹抓到的事件后,我一路都没遇到过铁夹。然而,没过多久就顺利进行了。翻山进林时,被带走的人在一棵树前突然大喊“大黄蜂”。我们还没站稳,十几只黄蜂在头顶盘旋。我们其中一个有经验的人看到这一幕,马上说:“这是黄蜂侦察兵。站好。我们一个个抬着头,一动不动地站着。时间长了,黄蜂发现我们没有攻击性,就纷纷后撤。当黄蜂的声音消失后,我们迅速从另一边一个个离开。到了安全的地方,回头一看,会看到一个巨大的马蜂窝挂在一棵矮树上,像一个满是漏洞的掩体。如果我们不弄乱它,他们的子弹就不会射向我们。都说被黄蜂蛰了就有生命危险。这密山也叫天天,就是地不灵!所以,你不侵略它,它也不会侵略你。在自然界,人与自然应该是和谐的。

我们在走路的时候遇到了铁夹子和遇险的黄蜂,这是一个意外,但也是必然的。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很多人和事并不是我们有时候认为自己可以想象的,更多的是我们不知道的,需要去探索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