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的大蒜 ,本文作家: 夏兴政

  • A+
所属分类:爱情短文

暖风吹,野蒜香。南山的山谷和草丛里,有树,有丛,有片片绿色的野蒜苗在风中摇曳。这些野蒜虽然密集,但细长,没有浓烈的香味。而阳光充足的山坡,光照强烈,土壤松软,野蒜浓郁。

适时挖野蒜。小棍子只要磨尖了,就成了绝佳的挖掘工具。随意搜索,不用,只要用眼睛一扫,就会发现一股浓浓的野蒜味,小心翼翼地顺着根部刨下去。眨眼间,白嫩的野蒜就在眼前,轻轻挖到根部,一颗完整的野蒜破土而出,清亮洁白,留着细软的须,透着新鲜的蒜香。有时候,几株粗壮的野生蒜苗长在一个地方,就像双胞胎姐妹一样,一丛一丛地挖,收获的喜悦和满足感是无与伦比的。过了一段时间,很多都挖好了,可以满载而归了。

春天,野生大蒜像雨后春笋般涌现。这时,再看南山:三月,绿草如茵,一片片覆盖着山丘;花开时,一点点红色和一点点黄色遮住了绿色的丛,这是大自然的天性。爬上陡峭的岩石,树木吐出绿叶,由浅入深,由浅入厚,层层铺开,瞬间燃遍南山。黄鹂、喜鹊和鹧鸪尽情地歌唱,时而交头接耳,时而大声悲鸣。岩下日月潭点缀着野花,越来越静。温暖的春光下,波光粼粼的涟漪闪着金光,让人久久无法看清。山路上,驴友的身影出现,热闹非凡。“国王让我去参观这座山。我扭转了世界。山溪里的水极其甘甜,我不羡慕鸳鸯神仙。……”,顽皮孩子的歌声在山野回荡,南山沸腾。

野蒜饼烂了,但是舌尖上尝起来很好吃!野蒜,清除杂草和枯叶,洗净晾干,切块,加入面粉、水、鸡蛋和盐,搅拌成糊状,铺上野蒜饼。打开天然气炉,在架子上放一个锅,滴几滴花生油,舀进一两勺野蒜泥,摊开。突然,厨房里飘来野蒜的香味。那些又细又圆又黄又绿的蒜蓉饼真香,让人垂涎欲滴。如果不铺蒜泥饼,也可以切碎腌制,做成很好的粥菜;即使不加工,蒸鱼代替葱也是一种漂亮的调料。

30多年前,我和同伴在百丈圩打猪草。田野里到处都是野蒜、麻辣烫、荠菜、枸杞,我们却一点都没注意。春园里,哪里有野菜?顶多只能排在杂草中。我们在田野里嬉闹,打滚,翻筋斗,累了,躺在茂密的红绿草地上,看着蝴蝶和蜜蜂在我们面前翩翩起舞,追逐着小花;看着鸟儿在它们上方的蓝天中自由飞翔。直到夕阳西下,夕阳的天空把绿色的麦苗、黄色的油菜花、绿色的红花染成了深绿色和金黄色,我们才依依不舍地起身。哇,竹篮还是空的,这个时候我们管不了。野蒜、马兰头、荠菜、红花、百根草全乱了。

去年春天,我去句容卓达桃源郊游,在美丽迷人的花海中漫步。突然发现树上长满了野蒜,郁郁葱葱,轰轰烈烈,一个个扫地,恨不得把野蒜拔起,把风雪丢在身后。过了一段时间,我用手捧着,收获很大。

据说西津渡有一座大蒜山,以野生大蒜命名,但我从来没有挖过。曾经与云台山相连的蒜山,如今断成一堆孤零零的乱石。有野生大蒜吗?当年诸葛亮、周瑜、鲁肃在蒜山诺的计数摊上定下烧赤壁的时间,是否会在蒜山占卜。如果没有占卜用的药草,也许可以用野大蒜和野草来代替。蒜山附近的潮安寺附近还有一位才女,名叫罗。虽然家里有小花园,比如听秋轩、吴波馆,但我觉得她一定是在蒜山享受春天。不然她怎么会写出这么美的诗,画出这么感人的画?“窗开庭院空,圆扇轻轻摇竹顺风。我怕天上会越来越热,月色开始变红。”不就是她听秋轩欣赏蒜山边风景的作品吗?听着,庙高台上响起了阵阵战鼓。是梁宏宇在金山敲鼓。驻守蒜山的著名抗金战士韩世忠,指挥千军万马在黄天荡诱捕10万金兵,差点俘获金兵司令金兀术。

野大蒜仍然生长在田野和山里,时间的春风吹过我的心田。2000多年前,张骞从西域带着大蒜种子回到中原,穿越茫茫戈壁和漫天风沙。从此在黄河长江两岸繁衍生息。除了慢慢修炼出家蒜,蒜还倔强地站在荒野上。大蒜,你还记得回家的路吗?你骨子里的沙漠骄傲还在流淌吗?来,就吃一口野蒜,喝一碗白酒,让猎胡风吹我的心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