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只能回味美国文学 ;麻生希

  • A+
所属分类:精选散文

往事——故居

正文/漂亮的夕阳美少女

今天去做房地产生意,穿在雍和宫附近的巷子里。我丈夫在这里长大,对每一条小巷都很熟悉。他指着一些很深的房子告诉我,这是廖承志的旧居,许光达曾在这里住过……

突然想起来以前住在附近,坚持让老公带我去找。我报了胡同的名字,老公很快就找到了胡同。我在记忆中仔细寻找一个大槐树附近的门。门洞和过道似乎更窄,隔壁的门洞似乎更相似。门洞更大,过道应该更宽。现在过道只能过一个人。我沿着院子里狭窄的过道走着。我默默地退出了院子,还在努力寻找着什么。抬头望去,高墙上那四扇古色古香的窗户,虽然斑驳,却仿佛是我唯一的记忆,我继续拼着记忆的碎片。

据我爸妈说,我爸是解放初期带着解放区的兵工厂来北京的,大概叫华北军械局吧。现在我觉得应该是军械署的前身。然后是我哥,然后是我。我从记事起就住在这个院子里。这是一个大四合院。我们住在旁边的院子里。院子很大。北部和南部有四栋房子。房东住北房,我们住南房。房子很大,什么也没有。我们的兄弟姐妹有很大的活动空间。楼主是个老太太,年纪很大,穿着也很好。当时很有钱。家里布置得很好,有高高的橱柜和一摞摞箱子。角落覆盖着闪闪发光的金属。方桌、椭圆凳和长款桌……都经过抛光和照明,长款桌上摆放着瓷器。连餐具都很精致。现在我要像玉一样。因为老太太没有孩子,很喜欢我,经常请我去她家吃饭。她家的碗和我家的很不一样,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后来听大人说老太太是清末的宫女。院子也挺大的。有一颗大葡萄和许多其他的树。夏天我们在葡萄架下乘凉,晚上听妈妈在葡萄架下和房东聊天。哥哥和院子里的孩子们经常一起在前院和后院玩捉迷藏。白天会听到磨剪刀,收废品,卖心美,卖南豆腐的喊声。日子很短,只有3、4年左右。后来爸爸有了房子,我们就搬走了。那时候我很年轻。我爸妈不相信那是我的记忆,但我确实一辈子都记得。

时光飞逝,房子和人都变了,只留下回忆。

小镇往事:凤凰琴

凤凰琴——现在大概看不到这个乐器了。不过曾经很红,最美的时候是文革前期,那时候小镇差不多红了一段时间。路过后街,很多人在玩。不管你喜不喜欢,都像厦门鼓浪屿的琴声。

这是一种简单的四弦乐器。其特点是易学,演奏方便,音色清脆悦耳,右手拨弦,左手按键。任何一个懂简单乐谱,有轻微音乐感的人,大概三五天就能弹一首曲子,非常适合个人业余演奏。

凤凰琴之所以成为流行乐器,不仅因为易学,还因为价格低廉。买一个只要四块左右。另外还有便宜的乐器,比如长笛二胡,百货公司的文具柜也有卖,但是这些乐器不好学。钢琴在当时是一件稀罕物。县城三中只有一架钢琴,只有一个老师会弹。在钢琴演唱《红灯记》之前,这种乐器的作曲是资产阶级的。

那些擅长一种两种乐器的大师们,早就加入了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日夜在各种场合表演,这就是大场面的工作。凤凰琴是一种自娱自乐的乐器。虽然世界上没有正式的场景,但它可以在家里玩耍和唱歌。也可以歌颂领导,表达心中无限的爱。而且演奏自如,不要失去诸葛亮在塔上唱空城计时弹钢琴的机敏。

我还记得当时最流行的歌:“亲爱的毛主席,我们心中的红日……我们要对你说多少贴心的话,要对你唱多少激昂的歌,唉,千万颗心猛跳,千万张笑脸迎红日。我们衷心祝愿您老人家长命百岁。”

还有一个例子:“天上的星星永远对着北斗,地下的向日葵永远对着太阳。……你亲手点燃了文革之火,把我们变成了钢铁!”

如果你扮演宋立科这个角色,你就可以承担这个任务。玩手的时候嘴巴闲着,激情高的时候可以同时唱歌,把对领导的激情表达的淋漓尽致。

凤凰琴从文革开始流行了好几年。9·13林彪事件后,歌颂领袖的狂热之风减弱,民间也冷静了不少,凤凰琴似乎也没落了。后来连商店都丢了。

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个通知,说要招凤凰琴的学生,10天就完成了。我不禁觉得有些奇怪。在这个时代,会有人学到这样的东西吗?

过去很久了

文字/西乡樵夫

黄昏独自坐着,寂寞无聊。望着窗外,暮色渐浓,乌鸦归巢,增添了些许惆怅。还不如打开电脑,把人生路上的风景一个一个的捕捉下来,讲给文字听,让心在记忆里安静下来。

一个

是晚自习,一个陌生人给我发了一封信。他自称是桑苗场的,受“严军”委托。我去过桑苗场,离我们学校不远。走路只要六七分钟。我的一个初中女生在那里工作。她来过我几次,我也去过她一次。但是我不知道“颜俊”。我不知道他是高是矮,是胖是瘦。打开信,上面是一首打油诗:

l,为什么要怨杨柳,学海无涯?

明天住于琼楼,劝你放弃疯狂追求的欲望

猜忌只会招致终身仇恨,诗人无意打横球。

我在军帐中并不英俊,我希望你尽早叫我侯。

看完信,我吓了一跳。想了很久,不知道为什么得罪了颜俊“ ”。过了一会儿,一个从桑庙农场回来的同学说了实话。原来前几天晚上走着走着遇到了颜俊“ ”。他想和我打个招呼,我没理,他就怀疑我对他和我女同学身边的男生有不好的感觉。这真是天大的误会。那次拜访只是为了聊聊初中的趣事。完全没有“醉酒的意思”,也没有莫须有的“怨恨”和“怀疑”。本来打算和他当面谈的,但是年轻力壮的我不想低头。他可以在桑庙农场当工人写打油诗,而我,一个“未来人的老师”,可以放弃也可以失去,更何况还有我的另一个女同学。我想了想,还了一首打油诗:

在芙蓉九峰住了很久,不认识蓬莱客彭祖。

如果费明没有遇到汉献帝,她必须和春江去划船。

我没打算去潇湘,也没关注弘毅大厦。

盼解惑,邀明月迎馨酒。

今天,这几乎不是一首诗。它既不押韵也不神秘,但当时我的许多脑细胞死亡。让同学带给颜俊,同学回来说颜俊很佩服我的“才华”希望能和我组成一个文学朋友。故事到此结束。

光阴似箭,转眼三十年过去了。三十年了,没见过那个女同学,也没见过那个“颜俊”,直到今天也不知道他是谁。但是这件事深深的印在我的心里,每一次想起来,心里都有一股暖流。

回忆过去,无休止地奋斗

文字/搞笑

昨天老婆莫名其妙的打开了我的微信,进入了我的初中微信群。她和我那个记不起自己的同学聊了一晚上。当我醒来的时候,我意识到我的初中同学已经建立了这样一个群体。于是我上去和以前的同学聊了聊,建议我们明年30年前毕业的时候聚一聚。许多学生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晚上在床上睡不着,就想如果可以的话,让大家聚在一起说说这些年的变化。那我要说什么呢?这让我想起了前段时间我的一个同事,他在读易经,更准备说他在读命理。用我们的白话来说,就是研究一个人的出生日期和一个人的命运,做一个算命的。但是他给我看生日的时候说我生病了,病了,差点死掉;少年一事无成,该做什么,该失去什么;年轻时四处奔波,没有具体工作;中年更好,老年更好。

我不知道我的晚年好不好,但对我来说,中年已经快过去了,但他给我看的和我的前半生基本一致。我的前半段可以说走了三步。

确实如他所说,我生病的时间不到几个小时,父亲经常把我抱到医院,这样当时矿医院的医生就可以把我算作去医院了。每次看到我,总说,“又来了。”还有一次我因为呕吐把一个医生的衣服弄脏了。医生说我头大脖子细,越看越生气。直到我九岁,我和我的朋友们去房子里捉鸟。我们误以为电线断了。我们双手抓住了220V的照明线,差点把命都给了黑社会。多亏我父亲的一个年轻同事的营救,我侥幸逃脱了。要是我父亲的老同事在场,我就真的见到颜了。

从小学到初中,成绩一直不是很好,甚至还过得去。更糟糕的是,到了高中,我就跟不上学习了。后来我不断重复学习,不再专注于学习,而是思考如何谈论自己的科目。还好我条件不好,长得丑,学习不好,所以不喜欢那个女生。最后爸爸让我去当地的大学。去的时候说要带上班的指标,可是大学毕业了。不仅没有上班的指标,还浪费了几年的钱。是爸爸让我找工作的,但是工作基本没几天,工资更没了,我就去上班了。结果以我的学历和经历,我成了真正的农民工。在工地做苦力。后来,苦力调到一家公司当跑腿的。到处都有很多地方可以跑,但是他们什么都没做。三十岁的时候,我结婚了。我嫁给了一个老家的姑娘。我很高兴一个把我当宝贝的女人收留了我。两年后,我们有了自己的女儿。一年后,当我还在逃命的时候,生病的妈妈离开了我。半年后,父亲续弦。他们一起离开了我的家乡,去了另一个城市生活。那是我离开工作的公司回老家的时候。那可能是我一生中最难过的一天。孩子的小老婆没有工作,也没有收入,基本靠在老丈人家里度过的岁月。2005年,春天过后,当地所有企业都在招聘工人。去了一家私企,在以前大学同学的照顾下找到了一份工作。当时我在一个焦炉上做顶工。每天都要忍受高温和煤气,一班下来就出汗。每次去澡堂换衣服都能闻到刺鼻的汗味。一大桶可乐瓶绿豆水不到两个小时就能喝完,而且很少尿。

有一次晚上,我去把煤气点在灶台上。当我拿着手电筒走到煤气管路口时,我不想让那里的煤气爆炸。还好是爆燃,但是面对来袭的火焰,我只想到一件事。一切都结束了,大事要发生了。然后我还没来得及想别的,就被气流掀翻了,从两米多高的平台上摔了下来。幸运的是,我身体健康,这得益于我年轻时的锻炼,这样我就不会在这次事故中摔倒;另外,感谢自己平日里的胆小。那天,像往常一样,我戴上了所有应该戴的口罩、手套和头盔,以避免烧伤。之后不久,我就当上了班长,然后因为班里的事故,又开始做肩扛火。

2007年,因为神华集团要建立本质安全体系,我被调到安监科获取本质安全信息,所以我用的都是我前几年工作时学的电脑操作,有一段时间我成了这方面的专家。这也是我正常生活的开始。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被一个小小的安全主管不断的学习和提高。2012年通过综合注册安全工程师考试。同时因工作原因成为部门副,两年后转为全职。现在在学习,明天要考注册环境审查员资格。

我知道我的工作和生活都不是最好的,但是总的来说,我现在走在正确的轨道上,没有人能说以后会不会有起伏,以后会不会好一点,就像我同事说的,我也说不清楚,但是总的来说,我走了一条路让他说对了。至少在他的前半生,他是对的。我确实活了两次,死了两次。我下来两次没问题,但是当我的生命重生的时候,就像凤凰涅槃一样,我更加珍惜生命,努力做好每一件事。

过去的事可以回头看

文本/阴影偷取器

我记得你离开的那晚。我找了很久,从梦中醒来的时候,你已经走了。你再也不会去那里了。我打开手机上的聊天记录,时间还是停留在那天。你离我那么远,我只能往外看。

梦与梦之间的间隔很大,仿佛一定是这样,为了架不住那些告别的手势。来载入这些故事。谁说的,灯下的情感故事。在风中望去,灯光颤抖得像鲁莽的孩子提着的流浪灯笼。小时候,突如其来的风经常让孩子误烧灯笼——情绪是如此难以忍受。

那天晚上,我一直在想:在这个世界上,你是我最不能错过的亲人。

时间动荡,空间终结。因为它离你很远,很远到一个很客观的距离,昨天可以被岁月一句一句细看。遇见你的时候,我还在明湖边的夜里。

也许人不一定要太敏锐,情绪也不应该过度。像一个圆,它的面积越大,它与世界的联系就越大,对立冲突就越多。有的人简单到句号,却在小占有中充满了自足。我缺乏足够的生活技能,我的欲望总是直接指向它想要达到的目的;我特别敏感,永远忘不了那种细腻的美。好像一片树叶的影子就能遮住我整个春天。

那时,你杰出的想象力和理解力正在向极端开放。你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站在真理的南极,看着坎坷的友情和冰冷的正义。你的思想总是从最薄弱的部分攻击事物的核心,没有人知道在冰冷的眼神背后,你是爱的天才。

我们在同一个班上课。在那些被知识和教导包围的日子里,我们经常会想起一些远方的朋友。有时候你说笑,更多时候你沉默。印象最深的是你的背影,走在尘土飞扬的阳光下。我习惯于认为你以同样的方式背弃生活。

水波,星光,宁静,让你不断的把思维往前推。鸟儿在炮火中失去了羽毛,清晨的香气消失了。人能忍受平庸,心安理得。……因为我们对完美的要求很高,所以我们似乎对事物很嫉妒,同时我们对自己也特别挑剔——人总是带有一些暗淡的品质,包括我们自己。

其实这个世界本来就是有音乐有噪音的交响乐。要想听生活的旋律,就要爱屋及乌地去吸收时间的喧嚣,就像亲吻一个漂亮女人的红唇,一定要忽略她牙缝里滋生的细菌。然而我们年轻人不懂得包容,丑陋的微小颗粒让我们背负沉重的负担。

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热衷于交谈。一个简单的问题不断推导出来,变得复杂而高不可攀,我们从中获得源源不断的巨大快乐。

奇怪的是,我们的交流经常充满争议。这场争论进行得很平静,伴随着长时间的沉默。因为我们很了解对方,所以很容易找到准确的话,这样对方就会受伤。事后我们极其懊悔,然后就像以前一样和好了。似乎我们的情绪是根据对伤口的容忍度来分级的。

事实上,我们年轻的灵魂是双胞胎,他们彼此相似,共同发展,抢夺矩阵中的营养。在犬牙交错的冲突中,你我扶持着彼此的臂膀成长。

就像牙齿咬物质的外壳一样,它给身体带来营养和热量——我深信我们之间再也找不到比牙齿更像的感觉了。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是我一生中最庄严的感觉,但我说不出它的名字。我们之间的距离如此之近,一般意义上的爱情是不可能的。它的纯度很高,比友情更强,比爱情更清晰,比亲情更深刻。放弃功利和意图,让生活自然而真实,我愿意用余生来保持这段长久而动人的友谊。当我想你的时候,我感觉很好。没有人知道我用爱能承受什么样的痛苦,一个名字如何能让我感动到灵魂深处。我相信我们永远不会分开。

生活充满了复杂的事情。我们一定要像婴儿一样透明,一些美感可以穿过重重的尘埃,到达我们的心尖。正是为了这个目的,上帝派了一些人来接近我们的轨迹,帮助我们清理岁月的尘埃,让我们从清晰的视野中再次感谢生活。“偶尔的疲惫是一种救赎”-你感伤干净的思绪是我的尘埃。只要我还欣赏你这样的人,就说明我还在无限地看着完美的方向。

我知道在形容词的舞台上,完美跑得最快,没有人能赶上——但这有什么关系呢?当我向天空举手时,我不用去接星星和月亮。我只是需要这种向上不屈的态度。

最后,我离开了家乡,去追求所谓的生活。你回到河边,躺在草坡上,看着流星一闪而过,想着谁能轻易摘到天上的花。

我知道你是我身体上的一个硬块。失去你会受伤,但不知道会不会像鳍一样失去方向。那是夏天,一个激情挥霍的机会,我悄悄地合上了我的花。当你翻起记忆书的时候,可能会有几片干枯的花瓣,淡淡的纪念,我知道你会忽略。

几年过去了。你在那边,我在这里,我们生活在友谊的河对岸。我曾经想象,那时候,你有时候写信,有时候不写信,很久没有消息。而我会习惯于平和的想你,而不是亲密的问候你。在一首接一首的颂歌中,祝福更像是一种安静的休息。

我一直以为这种感觉会给我带来强烈的快乐和痛苦,却万万没想到它会有一张平静的脸。你离开的那晚就像一颗钉子钉在我的生命上,现在我失去了我的伤口。时间和空间是很可怕的东西。它决定一切。也许是上帝的真名。时间和空间不是指我们的意愿,而是总是用自己的习惯、兴趣、实力一点一点的修改我们。

我想我现在开始承认锋芒了,我不再用玫瑰花瓣遮住眼睛了。当理想从我身上被剥离的时候,我想说成长是以痛苦为代价的。我们活着,和周围人的关系或近或疏。上帝最终会从我们身边带走一些人,也许是通过我们所爱的人的名字。我在平和的思考着这些看似温柔实则冰冷的道理,想着你。

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在你的关心和你的关心之间调节自己。但我对你的感情永远不会发芽腐烂,你将是我一生中最好的储备。

但我很清楚,你是一只舍不得飞走的蝉,你的蝉蜕留在树上,你金色脆弱的过去还在阳光里,那是无比温柔的。

过去的事件

文/马荥阳

我们会说,过去的不能回头。事实上,回顾过去的一些事件是有意义的。像城南的老事件,越久越原始,越安静,越温暖。

我说这段往事发生在城市之外,那是70年代的农村。虽然是“文革”的结束,但我们和教书的父母一起下农村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冬天,乡间褪去了青草的气息,霜染了冰,永远寂静而空旷。然而,人们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放弃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基层干部积极组织文娱活动,歌颂祖国和生活。有一段时间,村部里聚集了年轻的女孩和男孩,母亲成了主任。现在回想起来,那些女孩和男孩离艺术背景和熏陶还很远,但在歌舞中相聚确实给人带来了兴奋和温暖,尤其是在那个时候。到现在,我还记得这样的旋律,这样的场景:四个女孩捧着花篮,四个解放军“ ”身着军装,身边鲜花艳丽,红星闪闪。他们唱:“解放军是亲戚……”。其中一个年轻人,带着衣领和帽徽,非常英勇。他是舞台上唯一受过教育的高中生。每天看彩排的人很多,大人小孩都有。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转过头,发现旁边站着一个比我小的小女孩。小脸有点像台上的高中生。感觉他们是兄妹,后来证实了。只不过小姐姐的脸带着蓓蕾很迷人。我无法形容那张美丽的脸,像艺术品一样的五官。我只能说她的脸如画。后来我跟家人说了这个惊喜发现,叫“画脸”。很快,她进了学校,在她妈妈的班里,她的弟弟也进了学校。父亲有点好奇“画一张脸”,因为漂亮的东西毕竟是稀有珍贵的。一天晚上放学后,我们把她带回家,给她父亲看。当她来到老师家时,她似乎既受宠若惊又感到羞耻。她低着头一直微笑。她父亲蹲下身子,微笑着看着她。也许她被一种美感打动了。我爸小声跟她说:“你长大了来我家好不好?”她还是低下头,羞涩地笑了笑。我走的时候,我妈从箱底发现了一些小衣服,让她带回家。那时候我们根本不在乎她能懂什么,更不在乎什么文字之外的东西。虽然我的大眼睛弟弟刚入学,两个人都很小,但是还能有“ ”的某种联想吗?她回家了。第二天上学的时候,肩膀上还背着书包,手里却提着竹篮。她把篮子放在我们的桌子上,微笑着,一句话也没说。篮子里装满了炸熟的花生。我还记得那篮花生很香很脆。

我们都在渐渐长大,远离昨天和童年。生命像水一样浸入,像土地一样延伸。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知道是哪一年,那个小女孩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也许是因为她变得平庸,也许是因为她的生活变得黯淡。简而言之,我们不再见到她,偶尔,即使我们相遇,我们也不再引起一些感动的情况。简单来说,我们已经和过去一起忘记了她。

事实上,生活没有游戏规则,也从不遵循任何逻辑顺序。它通常不会朝着人们期望的方向发展。人很难把握人生,掌握命运。无论是人与环境之间,还是人与人之间,双方的某种协调,某种感应,都是一种呼应关系。如果这段感情失衡,对双方来说都是悲哀的:一方面,你无法再唤起对方的爱与善意,无法渲染出一种情感或一幅风景;另一方面,对方不能从你这里得到什么,也不能再给你什么。

往事如烟,父亲的那句“等你长大了来我家”,可能已经随风而去,也可能在一颗纯洁的心里久久徘徊。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妈遇到了她妈,很自然的提到了她。她妈无奈的抱怨:“她二十五岁了,不愿意订婚,因为你儿子也没订婚。”天哪,我该从哪里开始?哥哥还蒙在鼓里!二十五岁,如果上一级,是四十五,也可以叫青春,但是在农村,在农村,这个符号对于“老姑娘”就足够了。

面对过去,我们只能说,世界是不可预测的,一旦生命蔓延,岁月躲避,时间倒流,它是寂静的,看不见的,就像我们常说的那句话:“你对我来说就像雾和雨,像风……/[/K13。这可能是它的可爱,也可能是它的悲伤。

歌声会再次响起,花儿会再次绽放,阳光会一样明亮,月光会一样清澈。我想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在转瞬即逝的日子里,她还记得昨天的歌和花,昨天的太阳和月亮吗?

那“惨痛的”无法形容的往事

文本/桑田孟赢

小时候体弱多病,吃药比吃饭睡觉还多。那几天我妈很努力的去求医,我在“ ”长大。博大精深的中医,在我这个弱小的小东西里,更是博大精深,神秘莫测。

当时生病的时候,我趴在妈妈背上,到处找中药,品尝偏方秘方,吃光“ ”,灌上“苦水”。过了几个月,好了之后,功劳总是归于最后一个神医。过了一段时间,他又蔫了,于是又去看神医。一副大黑框眼镜,一张健康的脸,仙风道骨,笑容可掬,一副羽翼丰满的神医风范,让人一眼就把病除了。还有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中药味道,让人觉得他也是一个很奇妙的中药。如果你坐在他面前闻闻气息,你会觉得神清气爽。这大概就是行医多年的修炼吧。他书桌上的小长方形枕头,不知用了多少手,也成了中药。桌子,凳子,甚至他座位前的土,好像都是用来入药的。三根手指放在病人的手腕上,稍微侧耳,呼吸,沉思,然后用笔抓笔,一会儿药单就出来了。新人会拎着一打黄纸包的中药,心安理得的回去。但是每个开心的医生都只能治好我一次,但是下一次效果不好或者药不对,所以开心的医生要告诉我们再请一个人。就这样,我成了名副其实的“药罐”。

“妈妈,我快死了吗?”我突然动了动窝,靠在门槛上,等着妈妈下班回来,然后伤心地问。我妈脸色发白,扔下锄头,用粗糙的手摸了摸我的额头,然后狠狠骂了我一顿:“然后胡说八道!”把我抱回床上。我还是弱弱的说:“妈,我要活到十五岁。”我说不出为什么要活到十五岁。可能是觉得自己十五岁长大,可以说是成年了。小时候听到有个孩子死了,会留下很多委屈。我总是想念我的家人,不时地在世界各地游荡。是吗,以为是舍不得家人,回家看看。对于活着的家庭来说,这是为了虐待。我不想成为这样一个所有人都敬而远之的鬼,所以我至少要保持十五岁。我妈听到这些,很着急,很生气,更难过。她总是说,等她拿到天上月娘的口水,我就可以长命百岁了。不知道这婆婆月亮的口水是什么灵丹妙药。我只知道有一天,我妈突然给了我一碗白开水一样的药。这是传说中月亮妈妈的口水。后来我才知道我妈迷信偏方,把秋日早晨的露水给了我。这个露水要在特定的时间和地点采集,也就是清晨五六点草丛中蜘蛛网上的露水。不知道我妈是怎么收集到这么满一碗月亮婆婆的口水的。但是我的心真的很踏实,只是病情一直没有好转。她更着急了,问各种民间秘方,各种神医,什么清汤,无盐;是什么让香蕉在吃之前在水箱里泡三个月,是什么让它容易吞下蛇胆,更离谱的是,把鼻子贴在井边的青苔上吮吸……吃了滨池蛇鼠和紫河车,我就成了什么都不会尝试的小白鼠。

听说涠洲岛有个神医,很厉害,人也多。妈妈背着我走了。第一次去涠洲岛,第一次坐轮渡,头晕。大海是蓝色的,深不见底,可以看到鱼在周围游动。如果我没有病得没有力气,我就会像鱼一样在渡船上跑来跑去。那个地方宋卡多,红尘滚滚一路。走到那里,感觉整个人都成了关公的泥塑。我还看到了一条几乎有一头牛那么大的大鱼。他们说那是一条鲸鱼,像搁浅在市场上的一艘船,有一个白色的肚子,吸引了许多人观看。还有一个又大又密的香蕉园,还有毛毛粉的红薯。想必这就是卧虎藏龙,神医应该在这里修行的地方。当我们找到快乐的医生时,已经是下午了。他问了我之后,开了很多中药,还跟我说了一些禁忌。我妈一路都很激动,指着路边的东西说这个说那个。我累了,在妈妈的怀里做着魔梦。这次旅行似乎是去蓬莱岛。

如果我知道中医这么苦,我绝对不会指望活到十五岁。要熬制中药,按照神医的要求,要在瓦罐里熬制,只能烧稻草,慢慢煨,煨三碗水到大部分水,然后回收渣两次。每天晚上,家里甚至半个村子都弥漫着浓郁的中药味道。最难最痛苦的就是吃药。当时邻居以为我家在杀猪。爸爸抱紧我,一只胳膊紧紧抱住我的头,一只手紧紧握住我的手,二姐抓住她的脚。我妈一手拿着药,一手捏着我的嘴。妹妹个子小,没有力气,只能用毛巾把我嘴里溢出的药汤擦干净,以免流到我耳朵里。当时我哭得动弹不得,舌头顶住了把药推出去。药汤还在往嘴里流,说不出的苦。我妈说神医叫我不要加糖,不然药效就没了。所以只能看着我妈挂在大厅横梁上的那篮红糖“ Sitian ”。

我不记得这持续了多久。渐渐地,我可以和朋友一起玩,在田野里放牛,背着书包去上学。我活到了十五岁,但我妈等不及我十五岁。这种苦有什么用?红糖没用!是时候了吗?但时间越长,苦味越浓,就像妈妈给我煮的中药。

在雨中,想起那些往事

文字/竹云

合肥,瓢泼大雨。

早上,当我走过李三国家购物广场时,我看到一张照片,一个瘦子骑着自行车带着他的孩子在雨中行走。路面积水很多,交通流量很急。由于长江路地铁改造,机动车道和自行车车道混在一起。绿灯很短,前面没有司机会停一会让夹在车中间的父女先走。车辆溅起的水花无情地打在父女身上。自行车摇摇晃晃,父亲吃力地踩着车轮,女儿躲在雨衣里紧紧地依偎在父亲的背上。

在我看来,这一幕很危险,孩子随时都有摔倒的危险。

在离他们很近的一个地方,我踩了刹车,虽然是等了很久的绿灯。后面的车可能在抱怨我,不停地按喇叭。但是我忽略了。我只好让暴雨中焦虑的父女继续前行,创造尽可能好的驾驶环境。

当父女的背影在我眼前消失的时候,一股暖流突然袭击了我,让我的内心感到温暖,让我自然而然的想起了多年前的一件往事。

我16岁,在合肥六中一年级。估计从潜山路清远新村到寿春路六中本部有七八公里。我每天骑自行车上学,一路跑步,基本上不到半小时就到了。你知道,中间有许多红绿灯。

那是一个早晨,天气有点冷,可能是12月左右。我骑着自行车,从家里出发了。不到半个小时,我像箭一样跳到了学校的后门(六安路上的校门)。然而,就在我即将转入学校的时候,麻烦来了。只听到一阵“ ”,后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还没等我明白过来,一声大吼和怒骂直接向我扑来。

回头一看,我彻底糊涂了。我看到一个女孩在地上哭,一辆自行车掉在地上,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怒气冲冲的走过来,直接拧我的胳膊。是的,我刚刚追上父女,距离不远。一定是我刚进校门的那个转弯,让他们急停,直接把孩子扔了。不过我已经做了转身的手势,速度也不算太快……听着男人们越来越严厉的斥责和训斥,我多少有点委屈。

路上人越来越多,我满脸通红,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不停地向男方和他女儿道歉。虽然女孩已经站起来跟父亲说没事了,但是这个任性的大叔还是坚持下来了,不但拿走了我的零钱,还扣住了我的学生证,还命令我陪他去检查孩子的身体。

我真的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我既害怕又惭愧。当时真的不知道怎么处理。上课铃响的时候,我焦虑又无助,但我只静静地听着父亲没完没了的批评。

这时人群中突然出现一个阿姨(16岁的我,当时习惯叫所有看似已婚的女人阿姨。那位气质高贵的女士,当时估计才30多岁,叫那个男的赶紧放我走,别耽误我上课。男人很生气,说你少管闲事,说你是省人大。如果你女儿受伤了,一定要赔偿。女的看着男的不冷静,轻蔑的笑了笑,说她爸妈是省人大的,但是她从来没听说过她爸妈单位有这么不讲理的人。她说她当时就在路边,事情很清楚,责任也不在我,只是那个人骑自行车的时候不注意路况。况且问题也不严重。为什么非要这样纠缠威胁孩子?我们都是父母。会给孩子留下什么印象?听了一位优雅的女士这样的训诫,这个咄咄逼人的男人立刻软化了态度,说刚才他也是心疼女儿,确实是和我走得太远了。后来叔叔得知女方父亲是某省人大副主任,态度更是谦虚,说自己误会了,不但把他扣下的学生证还给我,还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有贵人相助,这本书以后会好好读的。

已经很多年了,我一直没有忘记。我总是想有一天我能找到我的阿姨,这样我就能对她说些感激的话。当时阿姨送我去学校,告诉了她的名字。虽然后来也入了仕途,但还是找不到她。如果她的姓是陈,那么她的父亲很可能是陈或陈。需要补充的是,这个阿姨真的很漂亮。

我对指责我很久的叔叔印象不好,但现在作为父亲,我慢慢意识到,在当时的场景里,如果我和女儿换了,我会暴跳如雷,大声骂那个莽撞的年轻人。

送一朵玫瑰,手有余香。这句话现在在商界很流行,但在我看来还是有点交换色彩的。更多的时候,我们送花的时候,也是直接把香味送给对方,不需要留下什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