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闻闻艾草 ,本文投稿: 吴静娴

  • A+
所属分类:随笔日志

小满之后,端午将至,沿着郁郁葱葱的绿色河岸漫步,沁人心脾的植物清香包裹全身。深呼吸,甜甜的味道充满每一个毛孔,让人神清气爽。

随着端午的临近,在淡淡的花叶香味中,有一种苦涩的香味,越来越浓。如果你去找,你会看到一小丛或大面积的艾蒿正在热情地生长。金色的朝阳下,灰色艾叶上的露珠晶莹剔透,湿润的药香轻轻飘散。橘黄色的夕阳下,微微卷曲的艾叶羞涩羞涩,浓烈的药香随风飘散。

艾叶具有驱虫、杀菌、治病的功效。传说还可以插在门楣上辟邪。因此,每年端午节前后采集艾叶已经成为山野村民的一种习俗,从古至今一直流传至今。在现代城镇的端午节前后,人们也可以从菜市场购买新鲜的艾蒿,或者用艾蒿制成的绿球等小食品。

“收藏艾的最佳时间是端午节那天,尤其是刚开始阳光普照的时候,是药性发挥的最佳时间。”这是爸爸告诉我们的。三年前的每一个端午节,我们全家都能在浓浓的艾草香味中度过。那时候的端午节,不管太阳多早出来,多晴朗,只要我们早上开门,艾叶的香味就会从外面飘进来,然后我们就会看到汗流浃背的爸爸出现在门口。后来我们姐妹一个人结婚了,和我爸在一个城市的我,一大早或者临近中午也收到了我爸送来的艾叶。

蒿香还在,人却走了。爸爸离开我们已经三年多了。

爸爸是农民出身,当过矿工,在企业受过教育的员工。他上学不多,但他擅长学习,热爱写作。无论是上个世纪的红旗杂志,还是现在的国家级报刊,都留下了他的硬笔文章。爸爸曾经拿着十多份出版的剪报让我联系印刷出版,留给后人纪念。我一打听,是自费出版还是单纯印成书,起码要十万字左右才算像样,父亲的作品才两万多字,耽误了。每当爸爸问起这个,我就说:继续写,以后一起发表。谁知道,爸爸的愿望还没有实现,却因车祸意外身亡,农历生日不到70岁。去年自费出版了我的作品集《平静的生活》,附上了父亲的作品,完成了他未完成的心愿。

虽然我的愿望实现了,但是没有父亲这个一家之主,我们就像断了线没有方向的风筝;像光秃秃的岩石,没有植物的树荫;更像是秋天之后的艾叶,已经干枯多年。爸爸活着的时候,他妈妈的家就是我们的港湾。委屈,回娘家。有开心的事,回你妈家去。假期,你必须回你妈妈的家。现在,爸爸走了,有了委屈,我们要学会调整自己,不要为自己悲伤。有了开心的事,就要学会淡定,不要对事情开心。

我记得十年前,我儿子上初高中的时候,住在校园里,周末回家。我们陪他换衣服,改善生活。父母虽然退休了,但还在发挥余热。他们周末也是小城镇过来的,我们还要陪他们逛街,过周末。那时候人到中年,很无奈,现在还历历在目。

当年的端午节不是法定假日。虽然很多时候周末很难见面,但是我爸妈会坐公交车一路旅行到我的城市,除了早上刚摘的艾蒿,还会给我们带一把洋葱,几颗大蒜或者一小袋时令水果。父母的爱,就像初夏的艾草,到达心灵最柔软的地方。

十年后,儿子已经在省城工作了。虽然我妈妈一个人住,但她经常和她的弟弟妹妹们住在另一个城市。我心里很在乎妈妈,但我不能放弃和儿子团聚的机会。这种两头兼顾,找不到自己的历史再次重现。怎么能不让人觉得我们父母在的地方是我们的家,而我们在的地方,也是我们儿子的家呢?有着几千年文明史的中国,世世代代子孙繁衍,于是生命繁衍,文化传承。

幸运的是,我们已经进入了高铁时代。周末,亲戚们可以随意来去。传统节日的深情早已散落在日常的聚会中。就像现在的艾蒿已经大规模种植,从4月初收到夏末,可以采摘4到5茬,浓烈的药用香味早已渗透到每一茬。

今年端午节,会有人坐高铁把乡下摘的艾蒿送到远方亲戚家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