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故乡 ,网络写手: 何白女

  • A+
所属分类:名人故事

不经意间,我看到了Tik Tok上的一小段视频,伴随着悠远缥缈的音乐,瞬间冲破了记忆的枷锁。老牛和戴帽子的老人就像刚出道,卷入了抑制不住的家乡情结……

我的家乡在一个偏远的村子里,连导航地图都找不到地名。说到名字,我连最后一个字是什么都不知道。大部分都是用英语说的,所以不会有人在意。正是这个被城市包围的农村角落承载了太多赤脚童年。

在没有高层建筑之前,我家乡的老房子都是土砖青瓦,用几根粗梁支撑屋顶,俗称“柱”。每年夏天,四面通风的房间格外凉爽。堆在屋顶上的干草随风摇摆,像小风铃一样谱写童谣。那时候的屋顶瓦总是经久耐用。风雨,风霜,青苔覆盖风干后逐渐形成的绿色,呈现出一种倔强而独特的风格。俯瞰整个村庄,具有徽州建筑的魅力。下雨就下,外面下雨,里面下雨。水滴撞击脸盆的声音时而清脆,时而沉闷。水溅得到处都是,形容为“就像把大大小小的珍珠倒进一盘玉石”也不过分。雨天是赤脚最好的时候,你穿着凉鞋莽撞踩水也不怕被父母批评。村里所有的路都是泥泞的路,但为了保持干净,鞋子都脱了。鞋子比脚更珍贵。于是屋内屋外都有脚印,这是无法抹去的喜悦,也是水泥沥青路面感受不到的愉悦。

天气晴朗的时候,燕子会回到它的巢里,但它的巢是一座建在房子中央横梁上的精致的小房子。村民说是福,会有好运气。所以在选择别人的时候,燕子也是在空中绞尽脑汁选择最和谐的吗?每次燕子归来,除了窝里饥饿的幼兽,家里所有的大朋友和孩子都欢呼雀跃,热烈欢迎它回家,这不仅是最幸福的仪式,也是最衷心的祝福。毕竟我们的愿望那么小,除了世间的烦恼。当我再次看到“力劝你不要用树枝打鸟,在巢中寻找回归的母亲”的时候,我已经见证了大自然中那种深深的产仔之情,可惜再也没见过飞入寻常百姓家的。

在我们村,院子基本上是每家每户必不可少的。它是孩子们的天堂。起初,离我叔叔家有一堵墙。随着孩子数量的增加,墙干脆拆了,院子合并成一个。不仅孩子们的活动扩大了,两家的关系也更密切了。从那以后,这个领域就像一块磁铁,吸引着附近所有的孩子。每个周末,我们都在这个大院子里堆飞机,比较谁飞得高。所以那些试着踮起脚尖的孩子,会想尽办法让纸飞机飞上天,然后抬起袖子,熟练地擦掉正在往下滴的鼻泡。可爱中透露出一种恶毒的力量,就像毫不犹豫地在心里树立自己的理想:科学家、医生或者老师,坚信自己能行。在晚霞的映照下,脸颊带着一丝高原红的孩子们是那么的自信和清澈。

当天的颜色有点灰暗,家家户户的烟囱都冒着白烟一个接一个。小时候没有圣诞老人,也没想到12月24日晚上会有什么东西从烟囱里进来送礼物。烟囱只是宣布回家时间的标志。然后,巷子里各种妈妈的叫声一个接一个响了起来。“只是晚饭,快回来!”,即使他们说的是纯正的方言,也能准确说出是谁的妈妈。被耽误的孩子会抢着书包跑回家,直到妈妈拿着棍子赶到,留下一群孩子捧着碗笑。往水里扔一块石头,水纹会到处蔓延,孩子们会朝不同的方向回家。我一直觉得那一代的孩子,自己做的玩具,补过的衣服,泥地里打滚的时间,都可以算是野蛮的成长。

最有意思的应该是夏夜,除了讨厌的蚊子,很好玩。女生会在院子里一起看星空,听父母讲牛郎织女的故事,然后试着找出有杆子的牛郎星。小女孩天真的脸曾经问过“为什么他们不能一直在一起”“因为诸神不能和凡人在一起”“,但是他们从一开始就在一起了。”这个无法解决的对话每年夏天都会重复,而男孩子们则拿起手电筒成群结队地去稻田里抓青蛙。在绿色的稻田里,有了手电筒的光和精确的直觉,他们总能带回一点收获,让女孩们欢呼和钦佩。月光如水,静静地洒在骄傲的少年脸上,洒在他们湿漉漉的背上。

除了家乡的燕子,家乡的孩子,家乡的夏天,家乡的田野,家乡的老师,家乡的电影,很多曾经在家乡存在,现在已经记不清的东西,都在我成长的道路上无情地消失在时间里。伸出手想挽留,却从手指间溜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