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爱情越来越深 ,发表人: rengaili [文集]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五一假期后,早上睡觉后一个人出去逛金凤山。

金凤山位于商州市北部,是近年新建的休闲公园。清晨,郊区空气清新,凉爽,阳光明媚。我沿着文薇路向北走到金凤山。当我踏上金凤山西侧的环山路时,思绪突然回到了十二年前。

当时在金凤山公园筹备处工作。听说城北这座山要变成休闲娱乐公园了。我很好奇,也很期待。一个冬天的下午,我和几个同事一起爬山。这是我第一次爬这座山。他们带我沿着和平小学东边旁边的小路上山。村庄之间的道路泥泞、弯曲、狭窄,难以行走。一条一英尺宽的土路悬挂在几英尺高的斧头悬崖边上,靠近下面房子的屋檐。路边下是深沟,房子后面是小便池,堆满杂物,每一步都吓人。

在第一个土坡上,有一个小平原,沿原东侧建有廊亭。同事跟我说这是望江亭,画廊叫望江亭长廊,是山上最低的画廊。画廊西北侧的开放空间将被建成一个名为望江阁广场的广场。在检查工程进度的同时,他们与在脚手架上工作和油漆的工人亲切交谈,询问他们的生活条件。我认出建廊亭的师傅是湖南人,负责画廊柱。他姓胡,又矮又胖,说说唱南方方言。后来因为工作原因,经常看到这位大师精湛的绘画技巧。

站在画廊边往外看,丹江真的一览无余,汹涌的河水似乎在我耳边响起。不时奔跑的火车呼啸着穿过群山。当时的红军广场、老年大学和附近的儿童游乐场都还没有建在陵园东侧,而北坡则是一排排坟墓的梯田。田野里种着桃树和杏树。春天,来自其他城市的人们聚集在这里玩耍和赏花。我沿着凌源路走了好几次,但是从来没有想过爬山,而是去山顶。

织耕馆就像一颗璀璨的宝石镶嵌在金凤山的腰上。从它到奇峰顶端的岩石小路又细又白,蜿蜒盘踞在坚硬贫瘠的山梁上。很多地方被坚硬的岩石阻隔,路边长满了荆棘、酸枣刺、槐树顶。我小心翼翼地走在他们身后,不时弯腰怯生生地爬着。

感觉在山路上走了很久十几分钟。站在山顶一个世纪,感觉山很高。眺望远方,这座山的北侧是白龙山,南侧是龟山。俯瞰我们的城市和家园,商州市很小,东西走向,依山傍水,东临龙山,西接狗鱼,位于南北群山之间的腹地。丹江穿过城市,像城市的脊梁,明亮的河水像血液一样流淌。城市的主要建筑和街道位于河北,靠近金凤山,金凤山耸立,像半座天然城堡。河南省沿河有梯田,冬天勤劳的农民修剪整齐,非常漂亮。在南山脚下,有许多村庄和私人住宅。那时候的城市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美丽清新的花瓣和幽香隐藏在低矮老旧的建筑里,含蓄、朴素、静谧。夕阳淡淡的橙光和阴影,漂浮在凹凸不平的屋顶上,悬挂在每一个同事的家中,一切都是那么的宁静美好。

第一次觉得我的城市很美。同事一直跟我说山顶和公园的总体规划,说以后这里要建一个大广场和一个高塔。他还带我参观了山顶的廊亭,指着不远处的斜坡上正在修建的亭子,说远处的那个叫温韬亭,是公园里的第四个亭子,是以山阴面茂密的松林命名的。他还说我们刚才上山走的路会修成山路,当然是走的路。从山顶到西关下坡的路是另一条上山的步行路。因为经过丛林,所以也叫商场。这些山路基本都是水泥台阶路,会镶嵌漂亮的鹅卵石、片岩等。和平村将是公园的东入口,文薇路将是西入口。有一条绕山公路从文薇路进来,沿着西关砖窑厂绕过山的阴面,到达山顶,然后转到织布馆,下到和平村,打开东西入口,连接各个景点,与各个步行道相通,实现了网通在园区路上的愿景,改变了山上居民难以进入的困境。指着远处,我说那里要建高端住宅,那里要建活动花园,那里要建度假村,那里要举办赛马场……。听了他们激昂的解说,我激动的思绪已经挣脱了身体的枷锁,像幽灵一样在山坡上游荡,然后我去了采摘园,然后闯进了赛马场…/。

次年3月,我和他们一起随交通局的道路测量队进山。我们不知道从西关砖厂上山多少次(当时坡上有一条不到三尺宽的土路),去山涧丛林量路,走访家家户户,勘测路线,测绘路面,登记道路边界。协商修路涉及到相应住户的破坏、树木和土地,甚至房子、鸡笼、坟墓等。并对其进行登记和估价,一遍又一遍地与他们讨论赔偿问题。我们经常去山里的很多家庭,知道谁当农民,谁养鸡养猪,谁种葡萄樱桃桃子,谁善良真诚,谁做饭好吃,谁生活艰苦,谁的子孙学得不好……。时间久了,这里的人好像都活在心里了。

从文薇路的斜坡上,有一个砖厂,在斜坡附近有十多英亩的土地。经常可以看到整齐的砖块,烟雾缭绕的洞穴,穿着皮围裙的师傅。如今,有夷为平地,美丽的高楼和别墅矗立。

离砖厂100多米远的山坡上有一排破旧的公房,是一户人家住的地方。这个家有一个三十五六岁的儿子,瘦瘦的,能干的,能说会道的,热情的。每次上山,他都热情地迎接他。水果熟了,他家大方的摘了,让我们趁早尝尝。同事喜欢和他开玩笑,喜欢向他家借东西。当时他们在这里租房养猪,种植葡萄和樱桃为生,很受欢迎。我们工作中许多信息的收集和困难的解决都归功于他的帮助。北环路开通了,房子拆了。现在有一个简单的棚子,里面有一个养蜂家庭。我想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好吗?山顶的居民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住着一对非常普通的五十多岁的大叔大妈,四栋老房子也不是故意收拾的。他们又脏又善良,每次去都有回家的感觉。同事们进屋舀水洗手,倒水喝,随便找个叉子或者坐在田边或者门边,或者树下石场的木块坐在那里,踏实地休息。这位男主人中等身材,长着一张中国人的脸,身材粗壮,话不多,但他很善良。如果他很忙,当他看到我们时,他不会立即停下工作来迎接我们,而只会开心地微笑。和我们父母一样,他为人随和,做事也很自然的会说话。女主人又矮又快。看到我们已经走了,她知道这个时候我们最想要的就是一顿好吃的,于是她悄悄的进了厨房干活。我们就坐着喝水,追到男主。遇到果蔬成熟期,经常去的同事也不把自己当外人,挑桃子或者黄瓜西红柿给早采纳者。把它从树枝上摘下来,用手掌揉搓,擦去水果上的浮毛,放进嘴里咀嚼。交谈中我认出这个大叔是这个村的干部,他在忙着搞一个桃园。他的孩子在外面很活跃,有的上学,有的工作。因为条件差,他从来没有盖过房子。男主经常笑着说:“路是不通的吗?下雨的时候,山上的人下不去,城里的人上不去。动动腿泥?”

后来每次上山到他家后面都会停下来看看四周。他家前后的树蜜多了,桃树杏树还在,越来越大。遮阳棚里的房子已经装修好了,还是几栋砖木结构的矮房子,有小院子,有花有狗。柴堆旁的黄狗不时探出头来,对着四周张望的游客尖叫两声,亲热地打着招呼。我经常有进去坐下的冲动。每次有这种感觉,我都会忍不住问自己,他们没事吧?

那时候我刚进城,参加公园建设是我在城市的第一份工作。对工作认真,三伏天烈日下去工地监督工作,站在施工队旁边,用学过的一点监理知识瞎指点。有一段时间我怀疑他们的片石铺地太高,两块距离太大。有一段时间,我指责他们没有把破碎的路边石头拼在一起,说沙料里的土太重……经常被那些大佬攻击,也是在那个时候,我了解了碎石、大理石、鹅温石、路缘石等筑路材料,学会了如何检查石头的比例。也见证了先进、快捷、万能的现代筑路工具。据我记忆所及,人工开挖路基,至少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在山的周围修建一条7米宽,几十里长的公路。但是筑路队的挖掘机和铲子凑在一起,一个上午就生产出了路基。树木、岩石、陡坡,在这些先进的机器面前,都是渺小而脆弱的。

时间过得真快。十二年过去了。现在这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宽阔通畅的柏油路通向山顶,通向山上家家户户的院子,自来水也通家家户户。他们都建了漂亮的小楼房,房子好像也多了。房子前后都建有停车场,很多农民挂着农家乐的牌子。更让人欣慰的是,很多院落周围都是绿化带,有景观树,有鲜艳的花木。不知道有一个在坡顶盖了新房子,卖小吃,设茶室,棋牌室,院子里全是爬山的游客。

山顶转角处路边的石头上坐着几个老人。前面的竹笼和地上的袋子里有新鲜的蔬菜和杂粮:葱、韭菜、青菜、生菜、玉米皮、豆类和鸡蛋。两个孩子出现在那里,面前放着一篮樱桃,是老樱桃品种,橙黄色,颗粒小,皮薄,味甜汁多,颗粒饱满,晶莹剔透。女孩十一二岁,蹲着,不喊,不像个游客,脸红,害羞地勾着头,咬着下唇。男孩四五岁,站在他身边,手里拿着一沓钱,兴奋地甜甜地笑着,抖着小钞票。他们周围没有称它的重量,突然他们想知道他们是如何出售它的,数着颗粒。破堆?走了很长一段路,我忍不住回头看。

山顶的广场上聚集了许多人。有些人翻过栅栏四处看看。有些人用塔和画廊亭拍照。有些人骑行、躺着、靠在健身器材上锻炼。有些人闭着眼睛在长椅上悠闲地休息。塔后传来优美的音乐。有些人情绪很高。穿着白缎子的老人神清气爽,挥舞着手臂走着,迎着太阳打太极

当我第一次爬山时,我知道山顶的悬崖边是看城市的最佳地方。现在的城市比以前更繁华,更热闹,高楼林立,人山人海。河南省河北省所有影响市容或占用土地的建筑物、房屋全部拆除,可以开发的土地得到充分利用。道路、公园、高楼大厦充斥着南北群山之间的腹地和河床,东至龙山,西至狗鱼,使城市优雅而大腹便便,各种气味、色彩、声音交织在一起,笼罩着发展中的城市。可爱的丹江依然清澈饱满,像镜子一样耀眼。牛奶般的河流滋养着城市的孩子,不厌其烦地长途跋涉,无私地把甘甜的果汁送到祖国的心脏——北京。

五月的天空真的很高很蓝,好可爱,像一片一尘不染的大海,几朵白云和花朵灿烂地绽放,在天空的映衬下越来越高明。

突然后面有人在跟我说话,你来了?回头见。是交通局的一个小伙子,同事一起勘察修路的。他汗流浃背,外套系在腰上。我惊讶地回答,哦!你也过来看看?他笑着点点头走开了。我在那里站了很久,一动不动。因为金凤山的建设我认识了他,后来也经常见面。我不记得他的名字,也许他也不记得我的名字。当我遇到他时,我感到惊讶和惊喜。我站起来,慈祥地看着对方,打招呼。那一刻,我猜他想的是,哦!那是我们建金凤山公园的同事。至少我们打招呼的时候我是这么想的。金峰山首先会从我的记忆中脱颖而出。

下山的路上,一个小女孩从转角处的陡坡上跳了出来,一张安静的粉红色笑脸向我打招呼。她是如此的熟悉,在那里相遇。她提着一个精致的编织篮子,里面有半篮新鲜的桑叶。她刚要走下坡路,就被身后正在爬树枝摘桑叶的妈妈拦住了。她不得不停下来回去。斜着站在斜坡上就行了,画一样好看。

我路过的那一刻就认出了他们。那不是嘉年华公众平台的聂边和她女儿吗?他们?养蚕在我们身边很少见,小姑娘也不能把它当职业,顶多是爱好!是唯一一种很快就会被这个世界遗忘的美好的偏爱,就像突然出现在山涧的奇花异草,就像黑暗中亮起的强光。不管她最初是什么样的心,那一刻深深打动了我。我没有转身去打扰他们,而是在心里鼓励和表扬他们。因为我知道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来自内心。

十点钟,我走在林荫大道上,没有回头,没有留恋,没有赞美,但我把一切都记在心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