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山村杀念珠 ,学者: 王贵宏

  • A+
所属分类:随笔日志

那时候我住的村子很穷,穷到平日菜饭里肉少,但是谁过年及时杀猪杀邻居都能“满足他们的渴望”。杀猪那天,气氛像是婚宴,亲朋好友都来帮忙吃肉。

记忆中的场景是这样的,一大早,几十户人家,只有屠夫裹着一身冷走进屋子,主人家热情地给自己让座抽烟,女人恭敬地捧着茶。屠夫嘶嘶的抽着烟,眯着眼,仔细的看着一些有帮助的后生。看着他们粗壮的手臂和强壮的双腿,他们的脸上露出了一些满足。命令他们分别烧开水,准备绳子和脱毛案板等。,然后问主人家昨晚有没有喂猪,请了多少客人,留了多少肉卖了多少肉,水怎么分。

师傅一一回应,说昨天吃的不好,连猪肠都干干净净,连一片叶子都不剩种粮了。他知道如果猪吃了食物,肠子会肿起来,挑肠子外面凉的屠夫会骂娘,留下太多水吃他会小声抱怨不高兴。

厨房里热气腾腾,帮忙的女人们忙不迭地洗碗、切酸菜、切葱花,争着挑起父母的短板。对婆婆冷门又嗜酒的老公有很多抱怨,怨气都倾泻在她手里的中心菜刀上。刀在菜墩上特别脆弱。好像不是酸菜,是她心里怨恨的东西。

腊月,户外人呼出的气息挂在他嘴唇上的胡须上,很快就变成了霜花,皮帽的上沿覆盖着霜花,在活动中不断落下。圈里的猪不知道时间在哭着要吃的,也不知道自己的时间到了。直到被太多的厨子绑在地上,被横拖竖拖到院子里的案板上,才意识到事情不妙,也没有断断续续的喊叫。猪的尖叫声吓坏了他主人家的狗。他躲在离院子很远的地方,但发现这种惩罚对自己没有威胁,很快就在他附近跳来跳去。

“猪哇,猪哇,不怪你。你是死者中的一道菜。今明两年来。……”这就像是在安慰一头猪,又像是屠夫在为自己杀人开脱。刀还没红,从盆子里拿血的女主人就红了。当刀扎在猪脖子下面,快要拔出来的时候,她还站着不动,一个机智的后生抓起脸盆,飞快地拿在猪脖子下面。血汩汩流出,女人的眼泪也汩汩流出。最后,她忍不住了。她俯下身子,撞进了热气腾腾的房间。

脱毛,割头,割肠,挑肠,挑油,这些屠夫都做的很干净。肉在锅里煮,冻仓里冻仓,卖肉多的老板都被派去帮中青年送回家,下一步就是等猪肉为主的杀猪菜了。

当时东北轰轰烈烈的女人都不在台面上,山里不成文的规矩让她们永远为男人服务。当所有的切割和油炸完成后,鼻子和喉咙发热的小发烧被带到桌子上,他们和孩子们和老人在另一个房间里打开座位。吃的也一样,就是很少有人喝。像往常一样,有很多话,像外面叽叽喳喳的屋鸟的争吵。和往常一样,内容没完没了。

第一个房间里的屠夫是主人和客人,旁边是一桌男女老少。他情绪很高,放开喝酒,一副不醉不归的架势。后生的人吃得满嘴油,会来事的人很有礼貌的给长辈倒酒,敬烟,说话也很和谐。菜咸咸的,吃肉吃菜,直到日落西山,屋鸟归巢,众人簇拥的醉醺醺的屠夫被主人送出屋外。

那些年,腊月很冷,但杀猪的日子很温暖,成了村民的节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