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齐·程春 ;发文人: 梁凌

  • A+
所属分类:名人故事

春天回到老家,看到妈妈端着一个瓷盆,东有筷子,西有筷子,空气分成了春天。“吃柳絮菜,散热!”妈妈说。

我妈说的柳絮菜是刘雅儿,我老家叫柳叶儿“柳絮菜”,不过里面有点诗意。

除了拌柳芽,我妈还做了“柳芽玉米蒸饼”。玉米粉和柳芽混合在一起,一大块铺在笼子上蒸熟,然后切成块状蛋糕。金黄色玉米粉蘸深绿色柳叶儿蘸大蒜芝麻油,味道出奇的好。

柳叶的吃法有很多。

我有一些美食家朋友。有一年春天,我去别人家和他们一起玩。因为我是不请自来的客人,家里地处偏僻,吃喝就成了问题。朋友无奈,伸出魔杖般的手,指着青烟深处问,那是柳树吗?大师说好。朋友说,有杨柳,但恐怕没有我们该有的零食?去吧,抚摸柳叶儿!

那天中午,我们吃了一顿丰盛的六芽儿宴:蒜蓉柳叶儿、炒柳条、六芽儿炒鸡蛋、柳叶豆腐……。桌子上摆满了柳树色,充满了春天的气息。即使和我一样笨拙,似乎那个下午,也成了美好的时光。

我还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收到了一个快递,灞桥的一个诗人朋友寄来了一包新茶———柳茶。

诗人特别强调,是她一个个捏的,经过简单的杀青过程,用小包包起来分发给几个朋友,我就是其中一个。

我喜欢喝茶。我吃过很好的信阳毛尖茶,西湖龙井茶,黄山毛峰,太平猴魁……,但是比起那包柳茶,一下子就暗淡了。那包柳茶有蝉黄色,淡淡的苦味,清香味,更重要的是里面有一种叫“友谊”的味道,芽和叶都沾着朋友的手。

朋友们泡的茶,自有深意,但和我一样贪吃,一边喝茶,另一边却生出许多遗憾。

不知道该不该有一杯阳光雪来酿灞桥柳。可是,阳关下雪了,灞桥的柳树发芽了吗?或者,可以是老雪?

如果没有阳光和雪,潍城就会下雨,对吗?雨水落在客房的青瓦上,也能落在水晶杯上。

带着这样的思想,那杯茶突然变得高傲而深刻,因为它不仅是茶,更是一点春光,一点友情,一首唐诗,半首宋词……

可惜我坐在红尘书房深处,灞桥相知,没有杨官的道理。雾霾很深,潍城的雨也沾了三分春色,四分灰尘,剩下三分水。只有仍在春风盛开的灞桥柳芽,用诗人的指尖绿了我的杯,思念了千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