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酒街 笔者: 梁惠娣

  • A+
所属分类:随笔日志

在我家乡的小镇上有一条带骑楼的老街。他像一个睿智沧桑的老人,见证了小镇百年风雨后的繁华与变迁。

七八十年代,街机街是小镇最繁华的街道。街道两旁有欧式拱廊,有弧形门和中空的窗户。两个方形的门柱立在门口,门柱与长长的回廊相连。每家的回廊都是相通的。雨天旅行或参观时没有必要打伞。街道中间的道路铺着红砖,古朴而古老。街道两边的人在门口摆摊做生意,卖各种独特的东西,这就成了街机街的特色。

街角有两家陶瓷店,卖各种陶瓷碗、瓷盘、砂锅瓦,有的简单,有的精致,又不贵。每个瓷器里,烟花里都有汤、有饭、有菜、有菜,充满了生活的各种味道。

进去,有个热铁店。铁匠是一位戴眼镜的老人。他就像一个有着特殊技能的江湖老艺人。他一生都在和铁块打交道。在他的叮叮当当下,一块铁块成了各种精致的物件,如铁桶、铁盒、铁锅、铁锹、铁锁、铁链、铁钉、鼠笼、捕鼠器等。小时候家里有老鼠,爸爸让我在这里买鼠笼和捕鼠器。

有一个旧书摊,摆满了旧书,有一股浓浓的旧书香味。小时候一有时间就去旧书摊,坐在地上,埋头看旧书,翻翻自己喜欢的漫画书、连环画、童话。长大了一点,我看席慕容、鲁迅、苏童,也学会啃《西游记》、《红楼梦》等大书。当时我的小心思沉浸在旧书香里,埋下了热爱文学的种子。老书摊的老板是个心地善良的中年人。他经常抱着一个大大的紫砂茶缸,坐在门口的太师椅上,慢慢喝茶,看着我们这些只看书不买书的孩子。他并不懊恼,一直用他的包容来接纳我们的童心。那时候我觉得骑楼街的旧书摊就像一个大花园,而我们就像饥饿的蜜蜂和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吸取着知识的滋养。

在骑楼街的尽头,有一家糖果店,卖各种特制糖水。有糯米糖浆、绿豆薏米糖浆、红豆黑米糖浆、红薯粉丝糖浆、芋头糖浆、木瓜银耳糖浆、芝麻酱和最有特色最正宗的红薯汤。甜软的红薯汤,令人难忘。红薯汤是骑楼街特有的糖水,其他街道吃不到。

糖果店对面是一家老字号的点心店,店主当场做出各种糕点,点心的香味飘满整条街。有各种各样的蛋糕和面包,还有田艾的小镇特色,豆沙和芝麻圆饼,菱角饼,红枣饼,沙琪玛,葱油饼,绿豆饼,肉松饼……。小城镇的人喜欢叫三五个知己,坐在糖果店里,点一碗糖水,然后对着对面的小吃店喊”对着“啊”应了一声,小吃一会儿就端上来了。人们在一碗糖水和一盘小吃中甜蜜地度过他们的悠闲时光。

家乡小镇街机老街就像一张古老的明信片,记录着小镇的足迹,蕴含着小镇人民最深刻、最简单的记忆。多年的骑行老街,像一条河,还在静静地流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