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鹅 :文章来源: 吕学敏

  • A+
所属分类:名人故事

我教书的时候有两只鹅,和我学生一样。

我教了两年,教小学。那时候我十九岁,或者说是个娃娃。我不知道我当时教的是一种多么可笑的方式。这一定有点傻。模特毕业去教书,我们的路大致是这样的。的确,我的同学大多在中学教书,而我在小学,因为没有人帮助他们。农村小学也差不多,白墙,操场,中间一根高杆,飘着国旗。周一照常升旗唱国歌。站直,双手背抄,嘴巴大张。我们老师站在一边看着,唱着。我的小学条件很好。它面向主干道,可以看到过往的汽车。不是边缘的地方,已经在互相关爱了。我和父亲对教育组感恩已久。每次见到戴眼镜的教育组主任,我都笑得腰缠万贯,伸出感激之手。看到这里有车,到头来心里不会太寂寞。学校是两层楼,很像城市里老式的生活走廊。二楼楼道里的墙砖,形象很差,都是孩子们的手流畅地画出来的。从二楼,你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弯曲的河流,绿色的山丘和天空中兔子般的云。我在这里教书。

我班上有一个男孩。我姐姐因为家里的困难结婚了。剩下的他,他妈妈只是想让他成为一个人才。他是班上最矮的。我可以记下他,因为他有鹅。那天我在二楼上课,楼下两只鹅哭着唱着同一个游戏,声音像落下的碎花瓣。鹅叫的时候,班里的同学都笑着看着我。我想,怎么会有鹅呢?从哪里来的?我从孩子们的笑声中知道,他们其实知道鹅。我一起哄,矮个子男生就站起来说错了,说是他家的,跟着。后来才知道,男孩家离学校很远,家里的大人也不放心,想像两只鹅一样护送孩子上学。只跟了一次,两只鹅就意识到自己懂事如本分,以后尽职尽责,勤快。每天一起来,一起回来。过了马路,经过旁边的村子,涉过小溪,过了桥,再往回走。大家都觉得是三兄弟。后来发现上课的时候,有两只像雪球一样的大雁在树荫下或者树下的角落里玩耍,它们听话又安静,像两个循规蹈矩的可爱学生。

后来发生了两起鹅在脖子上叫的事件。校长很生气,想把鹅赶走。我也向校长陈述了我们班那个学生的情况,校长也仁至义尽,不再调查鹅了。那两只鹅真的护送了孩子快一个学期了。途中因为学生家境贫寒,不得不卖鹅来提高学费。那个学生过去常常跺脚嚎啕大哭,但他仍然没有阻止他的父亲。他把这只鹅捆起来,带到收藏处,交给其他人。我为学生赎了款,也为他付了学费。他养了那只鹅,非常高兴。他特别吻了我。我遇到了两只鹅,特别吻了它们。两个小家伙,眼睛滴溜溜的,脖子弯弯的,身体摇摆的,两个小兄弟出来又出来。

我不明白。虽然我教书的地方有一条河,但是没有鹅的家庭。那里,河大,宽浅,但窄,水深,还有一部分人怕人。怎么会养鹅?但是他家只有鹅,因为他家门前有个池塘,所以他养鹅。当我离开学校和那个地方的时候,我不知道学生和鹅的未来会是什么,但我永远记得学生和他的鹅。无意中得知那个养鹅的学生原来是那所学校的校长。从年龄来说,那个学生早就应该有个初中的孩子了。

我问,他们不会再养鹅了吧?我记得那两个可爱的小家伙——学生鹅有当保镖的优势。

我对鹅的喜爱,大概是因为当时我也是鹅一样的娃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