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游戏一个梦想 本文作家: 雨君

  • A+
所属分类:名人故事

我的邻居小果很高兴有一个儿子。我去医院看望她。我看到我的母亲和儿子都戴着一顶用粉色布料缝制的斗笠,这让我觉得很好笑。

在我的家乡,桶帽经常戴在老人的头上。产妇戴方形围巾,婴儿头上戴手帕四角打结。

想来,我老家的人真是别出心裁,别出心裁!不仅能想到用手帕叠帽子,还能叠老鼠。将方形手帕对折,将长边的两个角平向内折,沿着折好的边向上卷,将卷好的手帕依次向内折,将剩余的角向内折,然后抽出两个角,一个以结为头,另一个为尾。一只奇特的老鼠成功了。

那时候我妈总是把“鼠标”拿在手里,头朝着大拇指的方向,尾巴朝着小拇指的方向。用另一只手摸摸小老鼠,告诉我:这只小老鼠很有趣,它会从手掌里跳出来。然后妈妈用小手指一推,小老鼠就跳了出来。那时候的孩子很容易满足。这样的小游戏,可以让孩子破涕为笑,也可以看得津津有味。那时候手绢的种类很多,家里比较富裕的小姑娘总喜欢收集手绢折成各种各样的小老鼠,比别人好看。但是因为家境不好,手帕早就褪色了,藏在裤兜里,不敢拿出来。我只是默默羡慕的看着别人。

我喜欢玩我的手帕。很多人都很富裕。一群人围着一个大圈唱着:“扔,扔,扔手绢,轻轻放在孩子身后。不要告诉他,快抓住他,快抓住他”。一个被选为扔手帕的人跑到圈外找机会,一个人没注意就把手帕扔在身后。当他再次跑在孩子后面时,他仍然没有被发现。即使孩子输了,他也必须和扔手帕的人交换角色,给他们一个节目,或者唱歌或者跳舞。不会唱歌跳舞就要学猫狗。而如果孩子发现了,他就要赶紧站起来追那个丢了丝绸的人。如果他赶上了,就不会输,角色不变;如果追不上,就让扔丝的人跑到他以前坐的地方,那他就输了。他必须与扔丝绸的人交换角色,并表演节目。我天生害羞内向,不擅长唱歌跳舞,最怕放节目。所以,失去手帕的整个过程,不仅让我感到兴奋,也让我恐慌,总希望自己不会失去。可是,世界上的一切怎么可能得到人们想要的呢?肯定有失去的时候。没办法。我只能脸红,像狗一样叫。

也有不玩手帕的时候,玩“鬼”的时候,就是玩沙袋的时候。沙袋由四个不同颜色的小布头组成,切成四个正方形,缝成一个正方形的口袋,用玉米、豆子和细沙密封。妈妈是裁缝,有很多小布头,我自然会缝很多颜色好看的沙袋。这是其他孩子羡慕的东西,所以我一直以此为荣。

打沙袋有两种方法:一种是三个人就能打。三个人首先通过猜测或谈判来分配角色。然后,两个人面对面站在五米左右的距离,另一个站在他们之间。站在两边的人依次向中间那个人扔沙袋,中间那个人脸朝这边那边,跑来跑去,来回躲闪。如果其中一个不幸被沙袋击中,那么即使你输了,你也要和打她的那个换角色。如果她之前抓过孩子的沙袋,那就多一分多一条命“ ”,可以抵消“的投篮”,还能继续扮演原来的角色,直到再次被击中。

另一种是多方参与。那种戏很热闹。人数越多,两队人数越多,抓的沙袋越多,赚的命就越多“ ”,持续的时间就越长。

打沙袋需要眼力快,身体灵活。尤其是中间的人,躲、跳、跑、转……要快,反应要快。对于投手来说,沙袋的投篮要快、准、狠,完全依靠手臂的力量和身体瞬间的爆发力。我是一个慢性的人,反应不是很敏感。我被打的时候总是被打“致死”,我打别人的时候被捡“。尽管如此,朋友们从来没有嫌弃过我,依然让我参与其中,自得其乐。为了感谢大家,我经常给他们漂亮的沙袋。达成共识,不是很快吗?

那时候女生上学,书包里不仅有沙袋,还有一条长长的橡皮筋。商店买的弹力带是最好的家庭条件,废内胎是最好的家庭条件。把废内胎切成细条,扎起来,做成橡皮筋。把橡皮筋绑在两棵树上,或者两个人绑起来。橡皮筋离地的脚或高度因肩而异,这是孩子玩的时候决定的,一个、两个甚至几个人玩的时候跳。最常见的动作有跳、跳、转、绕、大步、咔嗒、挖、踩、勾、压。一根普通的橡皮筋,往往能在几个女生的脚下跳出无尽的图案。孩子们一边玩,一边唱着:“……马立安开花21、256、257、2829311…”“”马”连贯的动作、伸展的姿势、动感的音乐节奏,以及与之相关或无关的奇怪童谣,给人一种别样的童趣。

即使没有手帕、沙袋和橡皮筋,我们也会找到一根线,解开钩子。一根线,在一个人的心里打结,可以产生几十种图案。即使我们两手空空,也可以把游戏扔出去。人多的时候玩狼吃羊,两岁的时候打手背抓中指。一个人的时候翻个身,腰就软了。总之,孩子能玩的比今天多得多。

每次回忆起小时候的各种游戏,总是感慨万千。一个游戏,一个梦,等你醒来,你就有了味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