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工粉丝 :学者: 陈会婷

  • A+
所属分类:精选散文

七八十年代的冬天,我们老家鲁西有手工做粉丝的习惯。

我看到村民用水冲洗大块的土豆,然后用铲子铲,用一米见方的白布袋子把土豆渣拿起来,挂在高高的架子上。汁液通过布被浸湿,然后流入一个锡桶,然后收集沉淀。

沉淀后,上面的清水可以挑回家煮,再加玉米糁,酸甜可口。印象中,快半个冬天了,村里的人都喝这种酸粥。马铃薯渣也可以带回家,放入一组,在锅里的多孔滤网上蒸。吃的时候倒点辣椒油或者蒜泥,香辣可口,开胃生津。

最后把湿淀粉放在屋顶晾干,天空开始结冰,可以漏粉丝了。村里的大叔大伯们把淀粉放在一个大锅里,加水和面粉就像馒头一样,只不过锅比较大,几个有力的拳头同时用力,直到没有挂面。然后搁久了就可以漏粉丝了。

房间中央有几个大铁锅。锅里全是水,最里面的一个烧得很旺。锅上面挂着一个大漏斗。水开了,挖好面条放入漏斗。几个壮汉喊着歌,轮流用拳头打漏斗里的面条。面条会从漏斗的眼睛向外翻涌,粗细均匀的圆形粉丝会被刷下来沥干水分,直到能垂到开水锅为止。蹲在锅旁的人赶紧抢过,切下来,放进开水锅里。粉丝很快变成无色透明,然后迅速用竹筷子夹起放在旁边的冷水锅里。还有的人把凉粉条拿起放在冷水锅里,挂在一米左右长的细木棍上,挂在外面的架子上。寒冷的冬天,水滴成冰,很快粉条就冻硬了。第二天太阳出来了,又干又冷,粉丝过几天就干了。

那时候漏粉丝的一系列流程都是手工的,互相配合,技术好,行为有条不紊。坐在爷爷怀里的时候忍不住看了一眼。这时,舅舅从锅里拿起一根热粉条递给我。我站起来,把粉条的一端放进嘴里,嗖嗖地一声,还没尝出什么味道就咽了下去。当大家问我粉条什么味道的时候,我后悔吃的太快了。仔细回头一看,滑滑的,软软的,甜甜的,隐隐的。但当时我什么也说不出来。大人们看着我摸不着头脑,都哈哈大笑起来。当我笑的时候,房间里充满了快乐的空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