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晔 :编辑: 张轶敏

  • A+
所属分类:爱情短文

我第一次见到邓晔是在北京香山饭店,当时电影《1942年的温暖往事》正在拍摄。邓晔的样子很像评书里的桥段,只看到眉毛分八色,眼睛是马太星,裙子小,裙子短,手腕上挂着一串珠子。虽然他很矮,但是全身都是肌腱,非常强壮。

光爷梳着平头,一脸憨笑。他对我很有礼貌。第一顿饭带我去吃了北京烤鸭。我从鄢陵县来到北京,是为了让刘震云先生指导剧本《鄢陵往事》。邓晔是介绍人。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没问题,刘先生,我们没事。”

邓晔有什么资格推荐我去见刘震云老师?因为在中国影视行业,80%的灯光工程师来自中原某小县城——炎陵。鄢陵县张桥乡的很多人,从90年代开始就被分批运送到影视行业的灯光。在过去的30年里,许多人在北京站稳了脚跟,许多“邓晔”出现在影视村。有人开玩笑说,张桥人罢工,中国电影就得停吃。

灯爷坐在对面,咕咚咕咚喝着红星二锅头。喝了三轮,话多了。时间也回到了1991年的夏天。

邓晔的家庭很穷,他在五个兄弟姐妹中排名第三。那年夏天,他是全校第一。邓晔的父亲常年患有糖尿病。他躺在床上,看着县高中的录取通知书。他对邓晔说,你是供应的终点。如果你不是太矮太贪心,早就请你出去打工了。邓晔扑通一声倒在床上。爸爸,我明天就走。第二天一早,邓晔拎着被子,口袋里揣着从姐姐家借的50元钱,上路了。

当我到达火车站时,邓晔翻了翻口袋,丢了钱。在竭尽全力赶到北京后,邓晔又累又饿又渴,四处张望,但他一个人也不认识。邓主心里说,我要活下去,我只能靠我自己。想着一路走,一直走到北影厂附近才走。路边有个馄饨摊。邓晔想,先吃,然后再吃,所以他连吃了两碗。当我结账的时候,邓晔的眼皮垂了下来。老板,我口袋里没有钱。老板说,你这个吃白食的。光爷说,我不白吃,你给我找个工作,挣来的工资都是你的。老板看到这种情况,就算了。让我给你介绍一份工作。明天你要去北京电影厂提灯。邓晔点点头,说,我晚上没地方住。你得给我一块钱,我去买个座位。于是在深夜,邓晔找了个座位,躺在了北京的地下通道里。风吹着口哨,邓晔想,在这样一个大北京,终于有一个地方可以让我坐下了。

在片场扛灯不需要全部体力,强壮的身体是基础。当时,邓晔发展了一种强肉。后来,在影视行业,人们给邓晔起了个外号叫“绝望的三郎太”,因为他能连续工作三天三夜,还算灵活。有一次导演拿着对讲机,刚要喊,砰的一声,灯就亮了。邓晔能读懂导演的眼睛。导演递给邓晔一瓶矿泉水,说照明集团入行容易,做好难。灯光大师可以利用光线的变化来改变拍摄对象,夸大或缩小一些特征,营造一种“意境”。听了这话,邓晔每天都在脑子里思考着如何用光把衰变变成魔法。

邓晔的第一部戏剧是黄健中的电影《中国新年》。邓晔一拿到工资,就把它租到了地下室,吃了白面。从那以后,我开始带着家乡的人来北京。当初去的人没钱吃饭。北京电影厂对面的街上有八家餐馆。他们开始在八家餐馆赊账吃饭。最后八家餐厅的老板见了炎陵的人,直接说:“吃吧,不要付钱,不要还以前的账,只求你下次不要再来了。”。当邓晔去吃饭时,他刚刚听到这句话。他啪地一拍桌子。你什么意思?多少钱?你可以告诉我。老板看到这一幕,脾气真的大了,声音立马就低了。找到导演老冯,先借了10万,挨家挨户还清了贷款。八家餐馆的老板对着灯笼笑得合不拢嘴。你总是受到影响。以后免费来吃饭。光爷一笑而过。

“有事找邓师傅。”去北京的炎陵人越来越多,包括干灯光、干道具、干唱片、干胶片制作。邓晔看人,总是说“做人”。炎陵人参与的大电影电视剧越来越多,名气越来越大。

那一次,邓晔尝了尝酒,告诉我,老乡们出来打拼,吃了不少苦头。有空回去写我们炎陵影视人。

几年过去了,一个春雨绵绵的下午,我突然想起张艺谋的《归来》,顾长卫的《孔雀》,陈凯歌的《承诺》……曾经和炎陵的影视人一起闪光的电影制片厂。我不禁又想起了邓晔的傻乎乎的笑容,想起了他从没有温饱的北方长途跋涉,争取邓晔的尊重。我郑重地给邓晔打电话,祝他老人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