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的妹妹 水菜丽

  • A+
所属分类:随笔日志

那一幕在我的记忆里定格了将近60年,但最近它一直在我眼前闪过:五岁的妹妹穿着妈妈的碎花长衫,在房子后面的空地上载歌载舞,一双小手大袖向前奔跑,仿佛在学着飞翔。她看到我放学回来,拉着我的手,仰起小脸说,“哥哥,今天幼儿园老师教我的。我跳得好吗?”

命运不会让燕子飞出故乡。我16岁的时候,姐姐连初中都没读完,就跟着我去农村当农民。她很快就和老队长的女儿成了朋友,一起出去务农、种花。在她能够吃苦,愿意放弃自己的力量,不愿意接受别人之后,她在插秧的时候没有失去一切。不到两年,她就赚到了和比她高半个头的妹妹一样的工作分。

大姐在农村度过了整整八个冬夏,年年分红。她永远是全公社第一个女知青。

大姐升任供销社,第一次进小吃店,每天三点出门,从不迟到一分钟;用油条烤面包做馒头,一学就上手;很快就换了指挥。一个棉纺店的老工人退休了,营业部主任让我大姐按名字转给社领导。她没有达到她的期望。不到半年,她就因为“ ”——而受到大家的称赞。她把顾客挑好的布放在柜台上,抖了几下,拿出尺子量了量,打开剪刀,啪地一声收了起来,把剪好的布段叠好,难道我有一次不声不响地去看她“表演”了吗,我不禁被姐姐折服了。

后来她被调到县百货公司上班,大姐管理的柜台经营着上百种商品,直到公司转型退休,她再也没有犯过错误。她作为指标的兼职也是每个月都很受欢迎。

大姐是公司实际工作的骨干,是家里全能的支柱。她为家庭努力工作,孜孜不倦地学习新知识。她会修家用电器的小毛病,会用锤子、纺纱机、电笔等工具,甚至会修厕所。有一个暑假,我去了我姐姐家附近的一个学生家。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我急忙跑到姐姐家避雨,但门开着,却没人。十分钟后,我姐姐像落汤鸡一样跑进了房子。她说她刚刚更换了屋顶有裂缝的平瓦。我大声骂她:“你不想死!去洗澡换衣服!”就是在那一天,她做出了一个重建新房子的大胆决定。因此,她下班回家,加紧编织体力劳动,以增加收入。后来为了还债,她退休后第二天就去了装修市场工作,干了十年。

经过长时间的疲劳,我妹妹终于生病了。2013年2月,她在华山医院接受胰腺癌手术。两年多来,姐姐与病魔英勇抗争,胰腺癌手术后平均存活5个月。医生说她创造了一个奇迹。最近病情急剧恶化,病灶大面积转移,命悬一线。我当时大腿骨折躺在床上,只好让老婆每天煮一碗凤豆虫草汤。令我惊讶的是,我姐姐坐在轮椅上,由我二姐和护士推着来看我。我妹妹病得很重,佝偻着身子蜷缩在轮椅上。短短5分钟的兄妹见面,就像是生死离别,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得到的消息越来越令人担忧。一天三剂吗啡不管用,她却拼命坚持。她断断续续跟走亲访友说,坚持到孙女期末考试结束。

姐姐,我希望我能回到过去,让你穿着花衣服为我们唱《小燕子》,像个孩子一样跳舞。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