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文章 葵实野理

  • A+
所属分类:随笔日志

家乡情结

文/四年华

很长一段时间,为了看病,为了生活,我早早辍学,和父母四处漂泊!每当举办那些传统节日的时候,我就觉得人生少了点什么,觉得自己永远是个无根的浮萍,没有安心!虽然离开家乡很多年了,家乡已经失去了我的关心,但是有一种依恋是我无法割舍的!清明节再不方便,回去祭祖总是要走很长一段路。除了缅怀逝去的亲人,我总想多回去看看!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更加紧迫和激烈!

一有机会就总想回去,可是回去的计划总是拖拖拉拉。当我踏上回家的路时,热血沸腾带来的兴奋溢于言表。越是映入眼帘的场景,越是体现出害怕农村的感觉,节奏就开始变慢!一路尘累,历经半辈子沧桑才回来。不是荣誉,也不是逃避,是老怀念!好像有眼泪掉下来,这几年的辛酸也许只能在这里迁就了!不管一个人是兴高采烈还是狼狈不堪,不管走多远多远,回到家乡总会接受,就像看着长大的老人给你一个拥抱然后说回来!

你看那十几年来遮风挡雨的倒塌房屋,你看那被草木覆盖的祖坟!沿着你走过的路再走一遍。虽然布满荆棘,但当你找到成长的足迹时,许多被遗忘的童年片段也被唤醒!最后,独自坐在长满杂草的院子里,带着安静或者踏实的心情离开!

我的家位于偏远山区的深处。历代都生活在陆地上,扎根于山坡上的不毛之地,头顶的天空,清澈而平凡!即便如此,我也曾经有过荣耀。小时候听爷爷说,爷爷家有十几个兄弟。除了种田,还有一部分死在部队,教书,做生意,嫉妒人才英年早逝,没有留下后人。爷爷只剩下一个儿子,小哥哥只有一个儿子,小哥哥的双胞胎哥哥在70年代教高中文化。后来我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发了疯,四处游荡,几年只走过十几个省市偶然遇见他或者听到他从哪里来的消息!有谣言说他掉进水里失去了生命。我顺流而下千里寻尸,却带着衣服一个个回老家办丧事。当它几乎被遗忘的时候,四年后他回到了家,悲痛无法言表!他快60岁的时候,父亲把他送到养老院,但他还是经常跑出来。他父亲每次去看他,他每次都不能见他。三年前春节前夕在养老院去世,这次真的回不来了!

这些一辈子在土地上打滚的祖先留给我最珍贵的就是骨子里的正直!我没有能力像他们一样,也没有他们那种土一样的感觉!虽然我不能为家人发扬光大,但我决心无辜地过平凡的生活!

这几年,我越来越多的听到父亲说,如果我老了,不能工作了,我就要回老家去,回那个山沟。刚开始的时候没搞懂那个想法和情节,想着现在哪里家庭少,水电交通不便怎么生活!但随着病情加重,感觉身体像沙子一样堆积起来,似乎随时会消散在天地间!这几年,我经历了北上,离开家乡后的很多沧桑。可能我和父母一样大,有落叶归根的想法。我越来越想起过去。那时候的村子好热闹,邻居多!

如果我的身体真的忍受不了,我一定要带着气息回去!因为有我最深的依恋,任何时候都不能放弃!只有那里才能给我安宁,安静,只有累了才能得到安心!哪怕残缺的身体化为尘土,如果有灵魂,也一定要漂回来!

家乡竹笋

正文/游刚

当布谷鸟开始满山鸣叫时,竹笋开始发芽。竹笋像土壤中的小犄角,一个个伸出来,一个个朝天空射去。

这时,邀请家乡最幸福的姑娘和媳妇上山收竹笋。他们三人一组,两人一组,提着篮子,拿着小锄头,挽着袖子,露出竹笋一样的嫩臂,笑着往山上爬。绿竹叶下,野笋早出,立于绿草中。有的像是刺向空中的剑,厚重有力,有的像是脱了壳的婷婷玉女,想脱还羞,细腻温软。女人们叽叽喳喳地叫着,手脚利索地挖着竹笋。

没过几天,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在晒白嫩嫩的竹笋。竹笋的壳褪了色,竹笋就嫩了,像姑娘的白皮肤,像小媳妇的细腰。最吸引人的是桌上的竹笋,炒、炖、蒸、整根、细碎、香满桌。吃一口竹笋,嘴唇和牙齿就会生出液体。啃一口竹笋,就会脆脆的,发出碎玉般的声音。山中竹笋软如美舌,香如蓝麝,让人回味无穷,放不下。

我是吃竹笋长大的。经常被摘上桌的是山里的野竹笋,而自己竹林里的竹笋一般不摘。一个竹笋就是一片森林,在接下来的一年里,会有很多新的竹笋从这个竹笋中脱颖而出。我们家的竹林就靠这些竹笋。只要门前种上一棵竹子,春天的时候,竹笋就会围着竹子一棵接一棵地往上跳,从前到后,到墙脚,到屋檐,不出几年,房子的前后都是绿色的。

我家周围有一大片蓝色的竹林。碗口粗的竹子高耸入云,枝叶随风旋转。春天,竹笋默默地长出来。蓝笋厚如碗,尖如锥子。我和哥哥都很调皮。当我们看着顶部竹笋出土的地方,我们举起一块大石头压在上面,看看它有多坚固。几天后,竹笋歪着头,从石头边上跳了出来,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当竹笋长高,从壳上掉下来的时候,我妈正忙着一个个捡壳,把屋子里的刷子收拾干净。晴天,她晒竹笋,用布条把竹笋切成一对对的鞋帮。竹笋是她妈妈做布鞋不可缺少的材料。那些可爱的竹笋,出土的时候都是美食。长高了,壳就褪了,让妈妈做鞋。长大了就是顶天立地的竹林。

几天前,我的客户给我带来了一个包裹。打开一看,是一双布鞋和一小包老家的笋干。我在一个小镇上找到一个画家,让他给我画一幅画。图中,几个勤劳的山女隐藏在绿色的竹林里。图片旁边有一句话是这样的:山里的竹笋是山里的女人,坚韧,朴实,无私。

家乡舞狮

正文/曹汉卿1

说起舞狮,恐怕很多老家的亲戚朋友都忘了,但我总会想起。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卢湾每到元宵节都是热闹非凡。白天村里的歌舞队跳秧歌,踩高跷,在干船上划水,晚上也很忙。月亮悄悄地揭开夜的面纱,露出一张明亮的圆脸。一阵爆竹声过后,舞狮的锣鼓响得很响。孩子们提着灯笼,蹦蹦跳跳地穿过村庄的小巷,像远处闪亮的星星一样漂浮在街道上。大大小小的人群聚集在街道上,很快街道就聚集成了人山人海。

街上舞狮的场地非常开放明亮。有两张红色的桌子叠放在场地中央。街道旁边的老榆树上挂着一盏100瓦的白炽灯。白花花的光撒得到处都是,照在鼓手有力的手臂上,照在灿烂的狮子皮上,照在老乡的笑脸上。

我和我的朋友们挤在拿着彩色灯笼的舞狮者旁边。趁人们不注意,我们用手拂去狮子的金毛,摸摸狮子身上的青铜铃铛。舞狮的人弯腰钻到狮子的皮下,一个是狮子的头,一个是狮子的尾巴。两只狮子光着牙齿大摇大摆地跑到街道中央。人们的目光聚焦在狮子身上。我看见两只狮子在街上抓耳挠腮,翻来覆去,到处乱跑。狮子身上的青铜铃铛发出一串急促的旋律,在月亮点亮的夜晚漂浮。

大多数舞狮者都是朝气蓬勃、勇敢无畏的年轻人。那时候舞狮的人在我们孩子心中都是英雄。他身材魁梧,胳膊宽,腰圆,胳膊上肌肉鼓鼓的。他看起来像一座宏伟的铁塔。据说少年时在嵩山名寺习武,会表演气功、舞拳、踢腿,还会舞剑、舞枪。他在地上翻筋斗像滚动的轮子,连续翻了十几下,让我们眼花缭乱。他最后一个筋斗落地很快,快如闪电,地面摇晃起来。当我们再看他的时候,我看到他站在那里,脸上带着微笑,喘着气。我们在他身边大声叫好,有人调侃他说:“大满,孙悟空一个筋斗10.8万里,翻了十几个筋斗你怎么还在我们卢湾街!”他笑着说:“我刚翻了个跟头先去北京,再去南京,再去海边,然后去日本东京,一刀砍了几个日本鬼子。我动作太快,你没看清楚。”他的话音刚落,全场哄堂大笑。

舞狮似乎只是达曼的一项小技能。我看见他的头裹在一条彩色毛巾里,他的青铜手臂露在外面。他在灯光下展示了一套拳脚功夫,然后拿起彩球逗狮子,领着两只狮子直奔球场中央的桌子。这时鼓手敲着鼓,摇着地,却看到满是搓着手磨着拳头,跃上桌面,摇着彩球。两只狮子围了过来,跳起来争夺彩球。人群爆发出掌声。满月看起来像一个巨人的眼睛,俯瞰着一个活泼宁静的村庄。当舞狮如火如荼的时候。舞狮的脱下了厚重的狮子皮,额头上豆汗,脸上挂着笑容。人们纷纷散去,在回家的路上,他们谈论着今晚哪只狮子强大,哪只舞狮者敏捷。那时,舞狮为我们的夜晚增添了许多美丽的色彩和声音。

我们睡觉的时候,城市化像飓风一样咆哮着掠过村庄,唤醒并掠夺许多人进城;城市化就像一个大浪,把很多人卷进了城市的漩涡;城市化也像一场战争,聚集了很多人在城市肮脏的底层为生死搏斗。卢湾的很多人在城市的建筑工地周围游荡筑墙,掀泥,扛钢筋,在城市里扫街,在城市里摆摊卖瓜果蔬菜,卖鸡蛋煎饼……每到春节,他们都会回村与亲人短暂团聚,然后匆匆回城。农村劳动力涌入城市后,村庄就像失血过多的人。他们已经失去了以前的活力和精神。元宵节期间,村里剩下的大多是老人、妇女和儿童。元宵节不再像以前那样热闹了,舞狮也消失了。

很多年过去了,舞狮的锣鼓经常在我耳边回响,跳跃的狮子经常出现在我眼前。当我用童心触摸狮子身上的青铜铃铛时,眼前美好的画面突然破碎,只留下满地回忆的碎片。

家里的月光多明亮啊!

文字/独自享受冬天的雪

小时不知道天上的明月,它被称为白玉盘。

我搬了一个小板凳,坐在我家门前,和奶奶聊天,看着晚风,想溜开,却被地上的小石头绊倒,摔倒在地,大叫。我不扶晚风,捂嘴笑它笨拙。奶奶总是问我傻笑什么,我转头不回答,右手举在眼前围成一个圈。“我绕着月亮转!”我高兴地左右摇晃奶奶的袖子。奶奶摸着我的头对我说;“只能圈出家乡的月份,不能圈出……”

老家的那个月好像一直没变。但是奶奶说月亮以前是弯的,像农夫肩上的镰刀。我不解的问她:“现在月亮是弯的,只有十五分之一的月亮是圆的!”奶奶眯起眼睛陷入沉思。她的眼睛像一座桥。后来我花了一个童年才想起来是卢沟桥,被折磨,被残酷蹂躏,也拉开了甲午战争的序幕。七十年前,中国是一条垂死的巨龙。它的手掌牙齿被折断,鳞片被撕裂。当它落入浅滩时,中国人民遭受了家乡大屠杀的灾难。血淋淋的历史没有穿任何可以遮住他们身体的衣服。于是70年前他们赤身裸体站在十字路口,被帝国主义来来往往的嘲笑。

看月亮看久了,就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了。

奶奶慢慢张开无声的嘴,枯萎的字一个个跳了出来:“过去的人在家乡绕不了月亮,因为世界太黑,没人能看到光明,也没人会认为月亮是圆的……”对,流离失所的“那里花瓣已经像眼泪一样流下,孤独的鸟儿唱出了他们的哀思。”此时此刻,我也明白了杜甫满腹粟的悲哀。山河依旧,国倒了,草长势大,树荒了。在曾经繁华的长安,游客都走了,留下一堵破败的墙让诗人落泪。

70多年前,中国贫穷落后,全国人民都在担心今天能否吃饱饭。没有人会喜欢烛光之夜,更不用说赏月了。瘦骨嶙峋的瓷器跪在贫瘠的黄土地上,破碎的胸膛勉强起伏,吐出几口污浊的空气。然而就在大家都认为中国会萧条的时候。无数有远大理想的人站出来。他们可能身无分文,但他们担心这个世界。星星之火照亮了黑暗的社会,驱散了国人的困惑和不安。

中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有5000年的文明和90000英里的历史。在过去的70年里,祖国越来越繁荣。70年来,中国儿女见证了中国“沧桑巨变”,从梦想工程到创新科技。70年后,在时代的洪流中,中国发生了变化,成长为一棵挺立的红树林。红色是它的根,深埋在数千英尺、数百英里的表面。一棵树有新的叶子,丰硕的成果,理想和信念,正直的精神和力量,无言的美丽和无尽的光明。它不仅能震撼中国儿童的心灵和激情,还能激励中华民族以博大的胸怀和伟大的气魄开创一个新的时代。

老了就愿意当月亮,低头报国。

学习,不必局限在一个房间;好吧,你不必追求一个漫长的旅程。历史的车轮不断向前奔跑,穿过岁月的长廊。在回顾过去的同时,也要弘扬祖国70周年的奋斗精神。如果有一天我要去很远的地方,那我就折了家乡的月,放在枕头上睡一个冬天。家乡的瓦房已经长成高楼,冰冷的玻璃层层叠叠,呈现出城市的倒影。家乡的崎岖小路蜿蜒出油白路,车流在夜晚橘黄色的火光中晃出家乡的活泼身影。家乡不是改革开放的唯一宠儿。无数人的故乡在改革开放的火焰中变得温暖嘈杂,贫穷的家乡开始了她的动荡。

现在是九月,接下来是中秋节。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我从小不懂月亮的孩子成长为新时代的大学生。我把对蓝图的希望插在了接下来70年的时间空档里。我把对祖国的祝福揉进家乡的明月里,震动了天空。

岁月流过我的家乡

正文/李伟

在上海众多景点中,我最看重的不是东方明珠,不是东海大桥……而是松江广场塔。

松江是上海的根。我也是这样:我奶奶以前住在西大巷斜桥头13号。因为她的父亲,我的曾祖父早逝,我的曾祖母生病了,我的祖母作为长女,承担起照顾弟弟陈的责任,然后和我的祖父一起生活在上海,而我的父亲在祖母和姐姐的照顾下在松江上幼儿园,留下了美好的童年记忆。20世纪30年代,上海的家被抢了,他爷爷的生意受挫,这要归功于农村几亩地的租金。陈从事电影剪辑工作后,艺名陈,代表作《一江东流》及后来新中国第一部史诗长片《南征北战》,获奖并一时成名。爷爷奶奶现在葬在松江,墓地离方塔只有一刻钟的路程。在那些日子里,他们是用银子买来的,托付给王兴人照管。我小的时候,哥哥姐姐和爸爸一起去上坟,为坟培新土。但直到今天,父亲还是开着吊车往西走,爷爷奶奶墓地的具体地址也不得而知。但我记得它离方塔很近,所以每次来方塔公园爬方塔,我都把它当成看望爷爷奶奶,向他们致以深深的敬意。

我曾经在方塔周围寻找墓地,但是因为童年记忆很模糊,那里的地形变化太大,我失望的回来了。

之后为了纪念爷爷奶奶,我有时候会寻找他们所有的回忆。我和我爷爷有一张照片。我第一次来上海是在1961年秋天,当时我只有10个月大。我去了趟我爷爷家,在紫忠路23号吉屋坊一楼。我爷爷带我去顺昌路上的鸿华照相馆拍照。我拍了一个单身人士的半身像,和我爷爷合影。照片有“上海鸿华照相馆”凹凸章。之后不久,因为严重消化不良,被妈妈从外地送到上海。我爷爷带我去找著名的中医儿科医生张少棠看病。这位名医确实医术高超,很快就熟练地应用草药使自己恢复了活力,让我白白胖胖的。这张照片让我想起了我的爷爷,让我“ ”想起了我和上海最初的关系,让我想起了上海。世事变迁,高岸为谷。2012年,时隔50多年,我带儿子去顺昌路找鸿华影楼重游。很遗憾这个照相馆因为拆迁刚刚关门。只看到了照相馆的旧墙,但还是让我觉得亲切。因为这么多年来关闭了这么多照相馆,鸿华照相馆活的够久了。

1906年,圣旨禁烟,但执行不力,民间吸食鸦片的习惯持续多年。我的祖父李朝彦离开家乡来到上海,在他的民族兄弟李朝彦经营的卖鸦片的烟草农场担任财务经理。生意淡了,少数民族散了。原来我爷爷在客厅里说的是地道的上海话,带着一股挥之不去的口音,但是我爸爸李大秦和我们听不懂,更别提说客家话了。我爷爷来自大埔胡里奥镇(山子峡村)的马迪人。他的祠堂建于庆干隆仁绪七年(1742年),1885年第二次重建。今年春天,哥哥去那里寻根,遇到了家乡的祠堂和老房子。在那里,因为侨民反哺,建设成果显著,实现了城市化。祖屋和老房子就像城市里的村庄,但终究还是客观存在。我姥姥家,松江西塔里斜桥头13号,早就不见了,很难找到她和我姥爷睡觉的地方。对不起,但我要默默的纪念她,为她祈祷。

在异乡看家乡

文本/王雄

我在家乡度过了童年。我的家乡有着水墨画般朴素的意境,香喷喷的稻浪,炊烟袅袅,红墙绿瓦,青山如黛,田园风光。家乡的每一株植物,每一座山,每一片水,都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16岁那年春天,父亲带着我们全家搬到广东。当时父亲是吃国家粮食的工人。我在朋友羡慕的目光中告别了家乡。我当时很激动,因为我可以离开那个叫故乡的小山村去看外面的世界。那年我才16岁,还不明白离开家乡意味着什么。想不到这个,却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从此,我脱离家乡,来到广东读书、工作、结婚、生子、定居。家乡成了我人生中的一个驿站。

说来也怪,虽然离开家乡很多年了,但对家乡的思念却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长。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岁月的波澜没有抹杀我对青春的记忆。为什么时间的流逝不能让我忘记对家乡的深深思念?当我在城市的某个角落睡着的时候,家乡会不经意间进入我的梦境。多少次梦见家乡的老房子、田野、山川?毕竟中年的幻想梦想是无法战胜时间的侵蚀的。只有住在家乡山水间的人,才悄悄坠入梦境,随着岁月的变迁而变得清晰。

虽然很想念家乡,但是没有时间去顾及家乡的感受。像一个叛逆的少年,默默的看着异乡的家乡,想着家乡,却不敢靠近。我只把家乡放在胸前,让它更贴近我的心。是外面美好的世界让我排斥家乡吗?还是从家乡长久温暖的怀抱中找不到回家的路?我不这么认为。家乡的血在我的骨子里流淌,我的精神世界充满了乡愁。怎么才能忘记生我养我老家?这些年来,我碌碌无为,没有取得任何成绩,也没有实现村民们期望的承诺。感觉没有脸回老家了。只能偷偷回到梦里的故乡,梦里的故乡就像昨天一样。

其实我知道我的家乡并不在乎我有没有野心,我也不拒绝一个流浪者回到家乡的热情。无论是异乡成功还是落魄成功,家乡都会敞开温暖的胸膛欢迎我。老家的亲戚多次邀请我去老家做客,他们都在热切地盼望着我的归来。我知道,我有亲人的地方,就是我灵魂留根的故乡。无论离开家乡多久,家乡总是在呼唤。

我家乡的夏天

文本/章雷

我小的时候总是在老家过暑假。那时候爷爷奶奶刚退休,两个人在乡下,期待暑假能多陪陪他们。所以暑假往往只有一个星期左右就开始了,我就带着暑假作业,从县城坐公交去老家开始农村生活。

大概是因为爷爷奶奶都是退休的小学老师,不可能早上睡懒觉。七点半左右要起床洗漱吃饭,然后开始做暑假作业。但是爷爷奶奶一般不太关心我作业的进度,所以我很乐意一个人在房间里写东西玩。早上经常写不了几页,满脑子想的都是玩。那时候我总觉得整个上午很长,直到我在脑海里想象了三张下午和朋友去哪里玩的图,才过了一个小时。但是早上是不可能偷偷溜走的。如果奶奶抓到我,她会被罚整天呆在家里。于是我只好坐在凳子上,带着不耐烦和希望,一点一点等待时间的流逝。

到下午,我该和朋友们一起玩了。在炎热的夏天,在小河里游泳和摸螃蟹是我们最喜欢的——。记得那时候河水还是很干净的,没有藻类,也没有塑料垃圾。一群人顺流而下,翻着石头在西边挖洞就像混世魔王一样,一个下午我的小缸里总有十几只螃蟹。而小河里的螃蟹,无论是炒的还是用辣椒炒的,都很难入味,也很难作为餐桌上的食物。所以我们抓到的螃蟹大部分都是扔到我们的池塘里,有时候绑在螃蟹的腿上,或者用绳子绑在岸上,以为秋天池塘里的鱼开始上钩,我们就能收获电视上看到的那么大的螃蟹。……让我们失望的是鱼开始上钩了。但是,这丝毫不影响我们触摸螃蟹的快感。当我们感兴趣的时候,我们甚至要带一个农活用的粪筐去钓鱼。相对于摸螃蟹,钓鱼是一项技术性的工作,需要大家团队合作。——首先用石头堵住上下游水流,然后混水,用粪筐捕鱼。运气好的时候,瞎猫遇到死老鼠真的能抓到两只。然而,更多的时候,水搅浑了鱼,你不知道它去了哪里。做的不好,洗澡的时候会踩到牛拉的粪便。然而,我们并不在乎。我们笑着去了下一个坑……

晚上还有一个有趣的活动,就是在有笼子的地里抓泥鳅。我们把剩下的芝麻油的碎片放在笼子里,然后把笼子压在土壤里的流水上。晚上泥鳅会跟着香油的味道钻进笼子,等着第二天早上被我们抓住。当初我没有自己的笼子,只能借朋友的笼子。借的那个很小,只能抓黄鳝,抓不到泥鳅。我还是想不通为什么。后来奶奶让村里的竹匠给了我四个新笼子。从此以后,每天太阳下山的时候,总能看到我的小身影在山脊上忙碌。有意思的是,有一次抓到一条蛇,大概是半夜觅食的时候,误进了笼子,吃了喝了才发现没有出路。第二天开始关笼子的时候,我以为今天会大丰收,打开一看惊呆了,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蛇叔肚子鼓鼓的走掉……泥鳅和螃蟹比起来,可以说是美味极了

吃完饭,外婆负责收拾桌子,我和外公负责搬出凉凳和躺椅。除了享受外面的凉爽和聊天,我的家人应该给来参观的人留几把凳子。那时候电视还不是很普及,家家户户都在外面乘凉或者吃完饭到处溜达,下班回家晚的乡亲们也愿意休息一下,在我们家凉凳上聊聊天再走。在没有电视,没有互联网的时代,会讲轶事的人总是受到大家的欢迎。一个故事讲完,孩子总会讲另一个故事。听完Sec的话。大叔说村里最会讲故事的村民会让想听故事的孩子提前凑两支烟作为“ ”的出场费,然后给他们讲《封神演义》……里哪个麻烦大海的故事没有故事我洗澡后经常被奶奶汗湿骂。我只能吐舌头说不会再发生了,然后我再拿毛巾擦身,然后明天继续去山上抓萤火虫……

晚上和朋友分手后,躺在凉凳上,喜欢看天上的星星。那时候总觉得天上的星星又大又亮又多。不知道过几年上初中,然后上高中大学……。那我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暑假可以回来和朋友摸螃蟹抓泥鳅吗?但是我经常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才想出答案。在睡梦中,我梦见我们都长大了,但我们还在一起玩,大人们并没有变老。我们永远守护着这片土地,所以我们永远活着,没有烦恼,没有离别……

现在的我,依然怀念十几年前穷得几乎一无所有的时光。它丰富了我的童年,让我爱上了这片土地上的一切。每当夏天来临时,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天空中的星光,山上吹来的凉风,以及追逐萤火虫的无忧无虑的少年……

家乡月光美食

正文/张欣

秋雨缠绵时,正是扁豆成熟的季节。

在我的家乡,人们称扁豆为月亮菜。小时候不明白为什么叫月亮菜。妈妈把一个扁豆放在我手里。它又平又弯。不就跟月亮一样吗?月亮菜是我小时候最熟悉的菜。家乡的竹林旁边是我的花园,花园的篱笆旁立着一棵高大的杨树。母亲在篱笆边上种了月亮蔬菜。慢慢地,月亮盘的藤蔓缠绕在栅栏上,朝着杨树的树枝爬了上去。宽阔的绿叶上隐约可见紫色的花朵。秋风抚花散,幼月菜隔着高大的树干对人微笑。

当秋风挟着细雨,把秋天的凉意带到村里时,月亮盘长大了许多。我迫不及待地放上一个小篮子,踏上雨水滋润的土地,去花园里摘月亮菜。地面湿漉漉的,黄叶铺满小径,仿佛走在柔软的地毯上。秋雨中,月菜满荚微微摆动。低的可以直接用手摘,高的需要竹竿。把镰刀绑在竹竿上,轻轻一挥,高处的月亮菜就会像雨一样落下来。下一步是测试自己的视力。月亮菜淘气地藏在草丛里,菜地旁边,甚至路上。当我试图找到它时,小篮子已经满了。被泥土和雨水覆盖着,可爱的豆荚像玉片一样散发出一种安静的香味。

炊烟袅袅于乡间,秋雨中成一。中午,月亮菜一定是每个家庭餐桌上不可或缺的。妈妈喜欢把它切碎,然后和从花园里摘的青椒搭配。月亮菜淡淡的豆腥味,加上青椒的辣味,香气扑鼻。月亮菜也可以用来红烧。它们绵软细嫩,回味无穷。如果是陈年的月亮菜,豆荚会变得又硬又涩。这时候把里面的小豆子剥下来,蒸在米饭上或者用肉烧着吃,简直好吃。农村生活清贫祥和,白米月亮菜哺育了几代人。

“谷雨坊带了儿子,美天送了苗。树枝和托盘被用作盖子,树叶被它们遮住了。夏天风小,秋天早晨露水凉。连晁都落了好,挑筐牟利。”月菜的生活简单而充满活力,诠释了最原始的潇洒与自由的生活。“秋天满是细细的树篱,豆花被雨水斜开。”看惯了桃花柳绿,尝不出梅花的味道。谁能注意到,当秋风吹来,秋雨连绵时,这座竹篱小屋旁有一些舒适和浪漫的感觉?月菜给大地和乡村带来最简单的诗意。而且更多的时候,村里竹篱旁扎根的月亮盘,在家乡的深处,一点也不温暖。

秋天,细雨霏霏,菜市场湿漉漉的竹篮里全是月亮菜,鲜亮淋漓,我忍不住停下来。我问月食多少钱一斤,卖菜的阿姨突然问我是不是江北人。我才想起来扁豆,最简单最俗气的词,就是它的名字。还有月亮菜,那些诗是属于我的家乡或者心中充满诗的人的。离开家乡,离开大沙河边竹林环绕的村庄,已经很久了。听说村里家庭很少。为什么要离开家乡?当父母离开老家的土地,带我们去镇上的时候,他们决心做一个街头流浪的人;我带着包来到江南,就是想找一个能住的小镇。家乡的田野、竹林、池塘、房屋都在慢慢老去,炊烟在空中转了几圈就完全消散了。那些美好的回忆长满了野草,月亮盘成了我心中故乡的象征。在异乡,我忍不住回头看那些叫扁豆月亮菜的人,好像那是最熟悉的地方口音。

我买的月亮菜是青椒炒的。当熟悉的味道慢慢在唇齿间蔓延,家乡在我眼前渐渐清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