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张记忆事件】三平农民武装斗争的始末 |网络写手: 茶乡组织(向卫华)

  • A+
所属分类:精选散文

一个

1927年冬天,三平异常寒冷,创下了100多年来的最低气温纪录。立冬后,接连下了几场大雪,整个山野变成了一个粉玉世界。树枝上挂满了银杠,草坪上披着银衣,屋檐上挂着冰。

这是一个寒冷、无情、残酷的冬天。

有一天,雪还在原地不动,天空飘着晶莹蓬松的雪花,承载着天使的痛苦,蹒跚而下。酉水河上的寒风如刀割骨,江面上波涛翻滚,推搡追逐,岸上的树木如赤裸的孩童,在寒风中摇晃。

今天早上,一艘只能载30多人的木帆船从沅陵县码头出发,逆流而上。下午结束时,一艘木帆船在古丈、永顺、沅陵三县交界处的枫溪口登陆。从走路的姿势来看,一个年轻人走下了船,显然是在接受严格的军事训练;从身上散发出一股气味来闻,明显带有烟味的余味。不用说,这是军人。

一座座连绵起伏的雪山矗立在年轻的士兵面前,一条山路沿着山脉向上延伸,直到抑郁的雄辩消失。年轻的士兵说“到家了”。他没有任何犹豫,半英尺后踩着雪,爬上了山顶。这时,一只老鹰在天空中飞来飞去,时而振翅在天空中盘旋,时而睁着锐利的眼睛向年轻士兵俯冲下来。年轻士兵的内心突然充满了强烈的渴望,他想成为一只鹰,在广阔的天空中翱翔……

在山脚下,一个穿着开花棉袄的年轻农民左肩扛着一支火枪。枪的枪托、枪身、枪管都是黑亮的,他的右手还拎着几只血淋淋的兔子。一串深红色的血滴落在雪地上。年轻的农民按了一下头,在雪地里艰难地行走。雪花不时地落进他的脖子里,他不时地颤抖几下,仿佛要把雪花从脖子里抖出来。随着这个晃动,兔子把血滴了一地,开出了红花。

“好熟悉的人物啊!一定是他!”年轻的士兵看着面前的年轻农民,迅速加快了脚步。雪有语言。年轻士兵的脚落地时,有时会“喀嚓”“喀嚓”,有时会变成“嘎吱”嘎吱当年轻士兵正要走到年轻农民后面时,他们喊道,“祁鸣!”

名叫祁鸣的年轻农民转过身,把步枪和兔子扔在地上,拥抱了年轻士兵。“七宝!你为什么回来?”然后松开手,看着那个叫七宝的年轻士兵。

“一言难尽。”那个叫七宝的年轻士兵拍了拍祁鸣的肩膀说,“我回家后再跟你细说。”

这名年轻的士兵名叫七宝,姓赵,名叫秦川,来自三平。祁鸣姓项,赵秦川是穿着开裆裤长大的。

项赶忙从地上捡起火枪和兔子说,“好!今晚我们就用这个喝酒。”说着,右手摇着手中的兔子,“叫来了贾茜等人,我们兄弟喝了一顿。”

三坪位于酉水下游东南岸,古丈县东北部。是古丈、永顺、沅陵三县交界处,距沅陵县40公里,距古丈县60公里。三坪由三个“田组成,延平、马平、四平,与”相邻的自然村接壤。因为三个自然村地势平坦,所以取名三坪。海拔531米,姓以项为主。三坪原属沅陵县黎平乡,1943年6月行政区划调整时划归古丈县管辖。它属于永宁镇(今高枫镇)。

赵秦川,1903年3月出生于四平一个相对富裕的农民家庭,排行第七,外号赵七宝。他在家乡读书三年,从小就厌恶邪恶。他喜欢听大人讲梁山好汉和太平天国的故事,他感兴趣,也吸收了,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道理。1921年9月,年满18岁的赵秦川因殴打被称为“恶霸”的刘周被政府通缉。他逃到了泸西县普市镇。他以贺龙为支队领导参加了湘西巡逻军第二支队(后改为川东边防旅、川军暂编第九混编旅、川贼战斗军)1924年9月,他随贺龙从铜仁前往常德,参加了进士、益州、石门的围攻。由于赵秦川战斗勇敢,屡立战功,逐步晋升为班长、副排长、排长、副连长、连长。

1925年3月,在贺龙的命令下,赵秦川回到家乡,在三平地区征兵。不料,原沅陵县自卫队二中队副队长刘在沅陵县与死敌相遇。刘竭力想破赵秦川的招兵买马,赵秦川又当众训话这个死敌。在赵钦川的宣传动员下,招募了三坪、镇西、铅厂、李家栋等60余人,编入沅陵贺龙为首的京国军;1926年春,赵钦川任国民革命军北伐军第九军第一师炮兵团第三营连长(褚林淑团长);那年夏天,贺龙率军在铜仁进行北伐,随部从铜仁出发。途经沅陵、桃园、常德、理州、公安后,突破北洋军阀的长江防线,攻克了重镇宜昌。1927年春,他东迁到武汉,他的部队驻扎在孙艺程。任命赵钦川为国民革命军第十五独立师炮兵连连长(贺龙老师)。蒋介石发动“四& middot12 ”反革命政变后,赵秦川随贺龙参加第二次北伐,迁居河南,屡立战功。1927年8月1日,包括赵秦川、古丈战士在内的200多人,以贺龙为司令员,参加了国民革命军第20军。“八一南昌起义”震惊中外。“8月1日南昌起义”胜利后,赵秦川随军队撤出南昌,南下广东。一路上被国民党反动军队追杀拦截,一路上与敌人浴血奋战多次;不幸的是,在三合坝战役中,赵秦川被炮弹打昏了。当他醒来的时候,部队已经撤退了,所以他和部队失去了联系。

赵秦川藏在西藏,正在普通人家中养伤。从伤病中告别后,他走了很长一段路。虽然他不能说他在风中睡觉,但食物真的很差,他每天只能吃红条和玉米,勉强挨饿。就这样,他日夜奔波,于1927年冬回到三平。然后就是故事开头的那一幕。

“误杀一千人胜过放一个人走”。此时,三坪地区和全国各地一样,正处于白色恐怖之下。往往,“铲老百姓的队伍”和“青香的队伍”来这里逮捕无辜的人,残害革命人民,清除革命势力。

“绝不能让敌人如此嚣张!”面对农民运动的崩溃和革命形势的低潮,回到村里的赵秦川,不灰心,不灰心,继续高举革命的旗帜,与项一起马不停蹄地走遍各村,利用走亲访友的机会,互相秘密联络,通过广泛宣传发动群众,秘密进行登记,决定成立农民组织。

1928年1月的一天,夜幕降临,北风呼啸,雪花飘动。向明琪家的院子外面,左边三棵高大的枫香树,树枝摇曳,发出冰叮当声。冷风穿过大厅,很冷。在这种鬼天气里,“3949年在冰上行走,南风送来了严寒,第一个月没有把狗赶出来”。

项的家位于赵秦川家的右下方,是一座三层平房,与右边的吊脚楼相连。它的前面是一个大约200平方米的院子。院子外面,左边是三棵枫香树,右边是竹林。竹林里有一条小道通向赵秦川的家。那一年,当赵秦川回到家乡招募时,项祁鸣是一个积极的响应者,然后他和赵秦川一起加入了和龙队。“南昌起义”失败后,赵秦川先回国。

项点着了桐油灯,主屋内顿时亮了起来。十几个脸被照成暗红色的年轻人坐在火坑周围,一边看着火,一边抽着长长的香烟。在这些人中,除了项,还有项、项、松、项静安等人。这些人在赵秦川的影响下,走出三平,跟随贺龙进行革命。经过“大革命”的洗礼和熏陶,有了一定的进步思想,脱离部队后陆续回到三平。

“大家都在吗?”赵秦川的脚还没有跨过门槛,但他的声音已经飞入了屋内。

“七宝,你是掌门。俗话说,开马没龙头,大家都在等你。”项回答。

“好的!那我们开个正式会议吧。”赵秦川拉过一把椅子坐下,点燃了香烟递给祁鸣,并吸了一口。

“七宝,虽然我们都在贺龙手下干过,但你当过炮兵连长,知道的比我们多得多。你说什么就做什么!反正大家都听你的。”项对说:

“可以!”每个人都应该讲和。

赵秦川站起来说:“既然大家都可以信任我,我就说说我的想法。”赵秦川清了清嗓子继续说:“我们要组织起来,团结起来,共同做好组织三平农民武装的工作。然后我们都去找贺龙将军,继续和他一起搞革命。听说贺龙现在正在组织湖北长江工农革命军,他要回来了!”

问明军:“俗话说得好,名好言好。我们组织叫什么?”

赵钦川说:“叫‘为富济贫,践行共产主义’!”

“俗话说得好,肯斩,就敢打倒皇帝。”香溪佳站起来,挥了挥拳头,坚定的说,“就这么定了!”

枪杆子里出政权!参加一切政治斗争,首先要武装自己。跟随贺龙多年的赵秦川很清楚这个道理。

一天深夜。项的房子里灯火通明。昏暗的灯光下,赵秦川和香相对而坐,抽着烟,房间里弥漫着香烟的味道。两个人抽了一包烟,然后又抽了一包烟。他们抽完包,在厚实的棉鞋底上用力敲两下,敲掉里面快要燃尽的烟灰,然后灌满烟斗锅,用铁钳从火盆里夹起一块炭火,慢慢点着,然后再咬一口。

明军问:“七宝,现在还有人,但是枪从哪里来?”

赵秦川琢磨了一下说:“我们明天去龙隐寺,找主持尼姑,动员她给点钱,然后去沅陵县找熟人弄点枪。”

向祁鸣轻声问:“这样可以吗?”眼神有些疑惑。

赵秦川斩钉截铁的说:“你怎么能忘了我是主审尼姑的熟人?这个肯定管用。”

我对着祁鸣“呵呵”笑了笑,说,“我怎么能忘记这些呢?你们两个一起长大的。要不要续婚?”

“唉!”赵秦川长叹了一口气。“她的生活已经够艰难了。续订?那已经不可能了。”赵秦川看着香,“现在我这样了,还在谈续约。”

第二天,赵秦川带着项和项到了寺。

至此,赛季被蛰了。春寒加剧。刚开始材料比较陡,后来雨季开始,时而点子淋漓,时而涓涓细流,天湿漉漉的。在山边,草地上已经开出了零星的花朵,嫩黄的叶子从树枝上发芽了。散落在林中的桃树,被枝头的嫩芽唤醒,一个在东,一个在西。那些微笑的花朵喷出醉人的香味,看起来很好闻。

龙隐寺位于四平南部,距四平十余里。在龙隐山,你只能抬头看到绿色的竹林,而看不到古老的寺庙,所以它被命名为“龙隐寺”。该地区最大的寺庙龙隐寺建于清初。相传大明王朝大厦倒塌后,一位据说是岳飞后裔的反清将军,拒绝臣服于清朝,带领仅存的幼子一路逃亡。看到这里的美景,他隐居起来,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建了一座寺庙;之后一批约300人的当地反清人士聚集,却被汉奸打小报告。朝廷派出大批人马围剿,遭到反清人士的顽强抵抗。愤怒的清军放火烧了寺庙。但此时雨下得很大,寺庙幸免于难,但没有一个反清人士及其家属幸免于难。

主持人修女田明·倪明也来自三平。她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她父亲英年早逝,和母亲相依为命。因为田长得帅,在私塾读了两年书,沅陵县国民党“铲志愿队”副县长,沅陵县精卫团副团长刘本周已经觊觎她了。她想娶她做小妻子,但遭到了倪田的强烈抵制。一天深夜,心情不好的刘周带人放火烧了田的小屋,逼死了她的母亲,而绝望的田出家为僧,剪了她的头发。

田看到青梅竹马的她,自然显得热情,却又有些羞涩,脸如三月落雨的桃花,暗藏风情。一番寒暄之后,得知赵秦川要组织农民武装去对抗国民党反动当局,他们非常支持。田问::“你需要买几把枪?”

赵钦川说:“可能你已经听说了,祁鸣和明军各有一把短枪,是南昌起义部队分散在广东三河坝后带回家的。没有枪,就像农民没有农具一样,要等死。现在需要一打长枪,又没钱买,只好找你了。”

田说:“你也知道,我是个爽快人。如果我拿不到足够的钱,我会给你能买十支枪的银元,即使我借给你。”

中午,离开田去赵秦川吃饭。虽然是寺庙,但是有酒有肉。赵秦川有点惊讶,于是田说,“姐姐出家是假的,这周瞒着刘是真的。我只恨自己是女的,不然哼!”

赵秦川说,“等我们队被拉上来,我们总会给你报仇的。”

就这样,赵秦川用十多支枪,三十多支枪,拉起了农民武装,“用革命武装对付反革命武装”。他们经常进行军事演习。每天早上,农民武装成员在上山种地之前,来到项的院子里,赵秦川给大家讲解军事演习。

赵秦川为了满足武装斗争的需要,打出了“为富济贫” ”“战胜不公,享受和平”;提出“拿起武器,打倒土豪,组织队伍,然后找贺龙去”;同时还要唱“农会,不交税。杀贪官,解民怨!& amp#160;”,“三平有个赵秦川,是贺龙的连长。拖起队伍武装,专门对付田华堂”等民谣,提振民心士气。发起联系后,沅陵县延排溪、镇西、铅厂等农民和黄羊坪、拉恰溪、慕童湖、雪水滩等村陆续加入。同时,赵钦川带着祁鸣等人到沅陵县高骑头,与龚雄取得联系,龚雄组织当地人“为富济贫反政府”,准备发动联合起义。成功后,他一起去贺龙参加革命队伍。所以团队不断壮大,活动范围以三平为中心,范围逐渐扩大。

赵秦川领导的农民武装越来越兴盛,遭到了黎平乡大土豪、原沅陵、永顺、古丈边匪总司令田华堂的羡慕和恐慌。

田华堂四十出头,可能是放荡放纵的缘故,身材瘦弱,马脸,鹰钩鼻,一双鸢眼。民间有句话“看相”,“脸上无肉,做事有毒”;“鼻子是钩状的,对人有害”;“眼睛就像鹞子,什么都需要”……才能把田华堂丑陋的行为一扫而光。

田华堂有近百名义务警员,六十多支枪。这些义务警员经常到全国各地的青香为三平地区制造麻烦。有的大人吓唬不听话的孩子,“又哭了,田华堂来了!”孩子一下子不哭了,躲在大人怀里。

为了把赵秦川领导的三平农民武装扼杀在摇篮里,田华堂从锅底来掏。第一,他威胁租借他土地的贫苦农民,说谁加入赵秦川农民组织,就收回租借的土地。就这样,被田华堂的嚣张气焰牵着走,有些人别无选择,只能退出农民组织。同时,田华堂破坏农民组织,制造谣言,收买团丁流氓殴打农会成员,制造事端。

有一次,沅陵县靖卫团趁赵钦川等人在高骑头与龚雄商议,派了二十多个团丁到青香三平。入村前,20多名团丁开了枪。贫困家庭听到枪声,跑到山里躲起来。村里只有田华堂等几户大户。田华堂在家里举行宴会,感谢京卫团一行。警卫团吵了一夜,躲在山里的人都不敢回家。半夜里,田华堂秘密地制定了一个计划,叫他的一个仆人去烧项祁鸣的房子。然后又放出谣言说田倪明恨赵秦川玩弄她的感情,绑架了她的钱,所以她怀恨在心,回来放火。

当赵秦川等人回到村里时,项祁鸣的家人早已化为灰烬。听到谣言后,赵秦川等人咬牙切齿,立即聚集在赵秦川家。经过公开讨论,他们为项重修了房子,并决定找机会严厉打击田华堂的嚣张气焰。

“大米熟一天。”1928年立秋后,三平地区遭遇秋旱,一个多月没有一滴雨。岩头着火,土化为灰,酉水薄为狗肠。这时候水稻要灌浆了,所以都成了瘪壳。冬天农民生活很艰苦,田华堂却积粮酿酒,引起极大公愤。同时,驻扎在沅陵县的部队的伙食、工资和杂费由当地人民负担。“铲志愿队”经常去粮摊发工资。谁说几句话,轻的挨揍,重的抓到沅陵县城关,关进监狱。这给三平地区的人民带来了沉重的灾难。三平地区的人民早就不堪忍受这样残酷的压迫和剥削,纷纷要求赵秦川赶快行动。

这一天,也就是1929年农历正月十三日,大家聚集在项家的“室”里,全村和邻近的村子里有200多人激动地摩拳擦掌。

“七宝,动手!”项说,“你再不动手,田华堂这个狗娘养的就骑在我们头上拉屎撒尿!”

“干!”赵秦川捶桌子,茶碗里的茶洒了一桌子。

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赵秦川见时机成熟,决定打击反动派的嚣张气焰。正月十六日,赵钦川在项家的院子里集合队伍,作了短暂的动员,然后率领农民武装队员用大刀、长矛、钢锥、土枪等武器包围了田华堂家。田华堂哪里加了这样的场合?他已经吓得屁滚尿流,双脚瘫痪了。他带领家人跪在地上,为赵秦川等人美言几句。“为了村里的村民,这次请饶了我吧,以后再也不敢做任何有害的事情了。”

“哼!”对祁鸣说,“我知道有一天,你以前做了什么?”

“和这种人无话可说!”项说完,挥挥手命令:“大家打开自己的粮仓!”

于是,农民武装成员抄田华堂的房子,给贫农分发粮食和财物,当众焚烧地契和账册,显示了农民武装的力量和声势。贫农分到了粮食和财产后,兴奋不已,都称赞农民在军队里干得好。

抗旱斗争成功后,田华堂怀恨在心,连夜逃往沅陵县,向沅陵巡防军主任陈斗南、沅陵县令罗恒渠哭诉;之后跑到凤凰县,向贺龙率领的诉苦,说赵秦川是共匪“ ”,求陈出兵清剿。这样,赵钦川的革命活动和三平农民武装引起了国民党驻军和地方官员的震惊、恐慌和仇恨,斗争环境开始恶化。

赵秦川得知田华堂的阴谋和犯罪活动后,义愤填膺的拍了拍桌子:“这狗娘养的!”第二天,他冲进田华堂家里,当众数了田华堂的九条罪状,然后抓住田华堂的儿子田,当场击毙。因为田华堂还在凤凰县游说,救了一条命。

至此,革命高潮迅速到来。湖南省经历了“秋收起义”“湘南起义”“桑植起义” “平江起义” “昆洪”等一系列事件,而国民党反动派则是四处出击。“怨声载道”,他们行色匆匆,心惊胆战。因此,沅陵县国民党当局和驻军不敢轻举妄动,怕被工农革命武装占领,只好派沅陵县国民党“铲志愿队”,沅陵县精卫团副团长,刘率领一个排的兵力进攻三坪。

反派复仇可以用“吃猪血去红屎——当场生效”来形容。此前,刘听说赵秦川已经回到家乡,幸灾乐祸地幸灾乐祸。他感叹真是“河西三十年,河东四十年”;之后才知道赵秦川拉队是为了做好事,很讨厌。我想死很久,然后很快。接到上峰的命令后,迅速集结了田华堂的民兵,有“铲志愿军”和“青香兵团”等200多人

革命和反革命相持不下。得知这一消息后,赵秦川与项、等人商议。为了避免三平百姓遭受狼、虎、豹的蹂躏,他派兵把守通往三平的各种关口,做好了准备,随时准备歼灭入侵的敌人;同时,每个人的左臂上都绑着红布条,以示区别。队员们都兴高采烈,摩拳擦掌。

这周赶到乌苏后,狡猾狰狞的刘知道赵秦川等人跟随贺龙南征北上,看到的是“市场”,而不是“乌合之众”,不好对付。刘这个星期怕输,就派人打听虚实。看到赵秦川已经做好了埋伏,自然不敢轻举妄动。于是他想出了一个致命的陷阱,制造了一个和谈的骗局来引诱赵秦川去乌苏。于是,我写了一封信,信中把赵秦川哥哥和弟弟叫来,答应把队伍带回县城,诱导他们放松警惕,然后派人去三平。

第二天,一大早,雾升到酉水,缠绕在山林周围。刘带领他的队伍在本周大摇大摆地回到了城里。

因为赵秦川等人没有接受过马克思主义的教育,没有经历过阶级斗争的洗礼,所以完全丧失了革命的警惕性,大大咧咧,被敌人的花言巧语所欺骗,最后成为刘周的毒计的牺牲品。

收到信后,赵秦川仔细读了几遍。他见信写得诚恳,就把项、等人叫来商量,答应带人到乌苏和谈,并约定了和谈的时间。和谈地点定在乌苏镇公路寺。

在这里,当我得知赵秦川等人要来乌苏和谈时,刘周的牙齿差点笑掉大牙,于是他立即率领队伍悄悄返回乌苏,并命令铲志愿队“成员”三十余人在道寺公路沿线的树林中埋伏。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行动。

这一天,天气阴沉沉的,风刮得很厉害。树枝剧烈地摇晃着,被一遍又一遍地放着。树头好像矮了很多,发出呜呜的声音。

当赵钦川、项、项、项、项静安、、、田、李希桥等八人到达沅陵乌苏镇道寺门口时,看到四周静悄悄的,他们感到迷惑不解。项对说,“七宝,这一周我们是不是被刘骗了?”

赵秦川赶紧说,“大家都出去!”

不知道,赵秦川的“撤”话还没停。刘大手一挥,这周铲队的三十多名“成员”突然像一群狼一样冲出了树林,围住了赵秦川等人,还有三十多名黑衣人

“哈!哈!”刘这周轻车简从,拿枪指着赵秦川,冷笑道:“赵秦川,你也有今天!”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赵秦川很生气,睁大眼睛厉声质问:“刘这一周!你在做什么?我们是来和你和谈的。”

“和谈?谁和你说话?”刘把双手放在腰间。“哈!”“哈!”“哈!”冷笑几声,“别撒尿。你还想用几把破枪捅天空。”然后他大喊:“快把枪放下,老老实实跟着我们!”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局面,赵秦川后悔得太晚,但为了保证项、项、项的安全,保住革命火种,他说:“我们可以放下枪,我也可以跟你们走,但一定要让他们回家。我的事与他们无关。”

刘周怕赵秦川等人反抗,于是又设下了一个毒计。他笑了:“说啊说啊!只要你放下枪,我保证会放走一部分。”

于是赵秦川等人把枪卸了,放在地上。但赵秦川等人一放下枪,刘本周就做出了挥手示意。30多名“铲队成员”立刻如狼般蜂拥而至,蜂拥而至进行攻击,蜂拥而至,拳打脚踢,将赵秦川等人推倒在地,用粗麻绳捆住。赵秦川真是一错再错。

项正欲举枪还击,忽见“铲志愿队”人赶来,知中计,正欲举枪还击,却被目光锐利的刘在本周率先举枪,“时!”“当!”“当!”响了三声,其中一声打在香溪佳头上,白花花的人脑浆涌出,香溪佳当场毙命。

李希桥跑出包围圈,跳进酉水,但下落不明。

国民党士兵护送赵秦川到沅陵,把他绑起来游街示众。其余五人被暂时拘留在乌苏。所谓“五花大绑”分为“护卫型”和“执行型”。“陪护”,即穿小亚麻衬衫:从脖子到肩膀到大臂,大臂反绑,与脖子、肩膀、上身固定;不绑住他的胳膊和手,犯人几乎不能自理,比如吃饭喝水。“执行公式”,也就是除了手腕,手臂、胸部、背部、颈部等部位都是绑紧的。国民党士兵对赵秦川的所作所为属于“执行公式”。

这时,赵秦川知道,木已成舟,大局已定,无可挽回,沦落至此。所以,向也显得很平静,很平静,死亡。一路上我昂首阔步,高呼:“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打倒贪官污吏!”等标语。一路上大多数人都知道赵秦川,敬佩他的英气。

在狱中,刘周怕赵秦川继续宣传革命,于是下令“铲志愿队”的成员把大竹片塞进他的嘴里,割他的耳朵,烧他的皮肤,把他折磨到极点。

俗话说,大觉。鉴于赵秦川的威望和声誉,国民党沅陵县当局不敢公开审判。此外,为了防止三坪农民被武装抢劫,第二天早上,刘周奉命率领“铲志愿队”带赵秦川到沅陵县沅江滩。

“赵秦川,你有什么技能?再让老子看看你的手?”刘周背着他走了,歪着头,看着赵秦川,笑了。“既然落到我手里,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哈!“”哈!“”哈!“这一周,刘恐怖的冷笑声摇了摇头,眼睛一片漆黑。

”只怪你慈悲为怀,不杀你!“赵秦川的血衣早就挂啊挂啊,瑟瑟发抖像寒风中的树叶。这时,赵秦川怒目圆睁,大如桐油籽,气愤地说:”古人说,人是刀,我是鱼。现在,你想要什么由你决定!“声音有些沙哑,但话语却在冰冷的天空飘得很远。

”那就不客气了!“刘上前一步,拍了一脚,准备把赵秦川踹到地上。没想到赵秦川先下手了,对准刘的裤裆,狠狠的踢了一脚。刘手里拿着卵泡原地走来走去,苦”里“射我!“

”高级——待机!“30多”铲志愿队成员“出去了。” Cha!“” cha!“” cha!“……铲志愿队30多”成员“一起举枪,”平!“” Ping!“” Ping!“……30多名”铲志愿队成员“一起开火。一粒子弹飞出了枪管,直直地飞向赵秦川。”咚!“”董!“”董!“……突然,赵秦川头部和胸部中弹,鲜血如泉般流淌,散落一地。……赵秦川眼睛睁得大大的,像个树桩一样直直地倒在血泊里。

英雄死错了路,给后人带来了眼泪。

毒如蛇蝎的刘,这一周依旧没有摆脱仇恨,让”铲队队员“打开赵秦川的肚子,用心烹饪;他把头砍下来,挂在河边的一棵大柳树上。每天”铲志愿队“成员手持实弹强迫成群的人过来围观,就这样连续三天。

为了恫吓人民,制造恐怖气氛,实行野蛮政治,刘本周立即派人到处张贴告示,七天内不准任何人前来收尸,否则将以”同池土匪“的罪名将其击毙。

一周后的一个晚上,天地间一片漆黑。赵秦川的亲戚摸了一夜,来偷偷收尸。这时,赵秦川的身体已经开始腐烂,身体被一只磨鹰啄得面目全非。赵秦川的亲戚为了掩人耳目,黎明前把他葬在四平三岗天宝。

项等五人被捕,送进了大牢。在审判过程中,项、项静安始终坚持自己没有错,于是项、项静安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向明从出狱到1948年初去世,一直躺在床上;项出藏,数年后归三平;其他人也以匿名的名义躲藏起来,有些人仍然失踪,没有消息。

当田得知赵秦川和项被杀后,项、项静安等人逃狱,生怕被刘杀死,好让她在一个雄伟的雨夜,含泪悄悄离开寺,前往峨眉山。

就这样,三平农民的武装斗争失败了。

赵秦川领导的三坪农民武装斗争给国民党反动派以沉重打击,充分体现了古丈农民敢于反抗、敢于斗争、不怕牺牲的革命精神。同时也证明了没有共产党领导的农民运动只能以失败告终,教训是非常深刻的。

然而,”青山遮不住。毕竟向东流“。人民要革命,国家要重生。1950年3月,三平人民终于迎来了彻底解放。

地址:湖南省古丈县委员会组织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